第132章 倒霉的武元庆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在云家的大门前,围着一大群的人,有云家庄的庄户,也有在庄子里行商的商人。

    他们或是一脸愤慨,或是一脸好奇,当然也有打听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的。

    金烨不动声色地排开人群,走了进来。只见,在云府的大门前,小武一脸泫然欲泣的表情,小丫和莳莳两个人在不停地安慰她。而辛月就像一只护崽的老母鸡,虽然没有两手叉腰,但是在她的身上却爆发出一股强烈的气势,和来人进行对峙。

    可能是看见金烨走了进来,辛月的脸色缓和了很多,毕竟这些事情都是需要男人家来处理的。

    云家的衣服有些特别,当初穿越后的云烨不怎么习惯没有口袋的古装,于是就让人在衣服上缝了两个口袋,虽然看起来今不今,古不古的颇为怪异,却极为地方便实用。于是这种带口袋的衣服样式就在云家庄内流传了开来。

    金烨将手插在口袋里,来到小武的面前,伸手拍了拍小武的肩膀,小声安慰道:“不要伤心,不管发生了什么事,还有我这个侯爷顶着呢!”

    见场中的嘈杂声停息,众人都看着自己,金烨这才转过身道:“说吧,这次又是怎么回事?然道以为侯爷我好欺负不成,天天跑到府上来闹事!如果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哼!”金烨没有继续说下去,不过话中威胁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小武是我妹妹,她是我武家的人,我是他哥哥,给她找了一门好亲事,现在,你云家把人给我交出来。”来人大叫道。

    金烨转身,疑惑地问老庄道:“老庄,这人是谁呀?”

    原因很简单,长安里的人都知道,云家虽然是一个侯爵,但是云家的云侯爷极为受到皇家的信任,太子是他的朋友,皇帝皇后更是视他为子侄,就算是云家的外姓侯爷,也是被皇后视为弟子的存在,如果不能确定云家的两位侯爷已经死去,或是失去圣眷,是没有勋贵愿意直接和云家彻底翻脸的。

    原本或许因为两位侯爷的失踪,让人会起点小心思,但是现在金烨回来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想必会消停一段时间。

    可是,现在有人敢直接上门要人闹翻,这不由地让金烨有些惊讶。

    老庄道:“侯爷,这是小武小娘子的哥哥。”

    金烨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而一旁的蓝田县令已经在心里操翻了武元爽的祖宗十八代,本来自这个县令当得轻松愉快,大风大浪有云家给顶着,自己在背后舒舒坦坦的捞政绩,前任现在已经是五品官了,自己只要再舒坦两年,升迁一下不是难事,最难得的是云家还从不多事,家里跌死头牛都会上报县里,乖乖地缴纳罚款,也从来没有什么欺男霸女的事情发生,现在好好的从长安跑来几个夯货,非要说云家隐藏自己人口,需要自己这个县令做个见证。

    云家不欺负百姓,也不欺负小官员,但是对豪门却从来不手软,伸手剁手,伸腿砍腿,从不客气,也不知武家的这几个傻蛋犯了哪门子的病,非要从云家把云侯的徒弟拉走给卖掉,明面上说是出嫁,傻子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一想到云烨那个护犊子的毛病,就知道这几个傻娃娃,是在给自己找不自在。

    金烨道:“笑话,我云家何时抢人了?在云家,人人平等,没有人会强迫谁,当然也没有人可以强迫云家的人做不愿意做的事情。”转头问小武:“小武,你真的愿意听你哥哥的话回去成亲?然后给你哥哥换来大笔的财富,让他们到青楼当中挥霍?”

    武元庆看见小武,顿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就要上前扯小武的手,让她随自己出门,这件事情当着她的面处理比较好,可能是感到小武的抗拒,武元庆就指着小武大骂:“你这个贱婢,我来了你居然还不知道出来,有种你就死在云家,一辈子不出来。”。。。。

    管家老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出来,一脚踢在武元庆的身上,将武元庆踢开,大骂出声:“我家云侯爷就两个弟子,蒔莳小娘子,和小武小娘子,都是聪慧过人的大家闺秀,在府里拿的可是和本家小娘子一样的份例,那就是说,我家侯爷拿着两位小娘子当亲人看待,如今武家为了几个臭钱,想攀附永嘉公主,把自己的亲妹妹嫁给贺兰僧伽的表弟当填房,小武小娘子才十一岁,真是丧尽天良。”

    小武梗着脖子道,坚决地说:“从小你们就欺负我和我的两位姐姐以及娘亲,家中所有的活都是我们在干,你们居然还不让家丁给我们吃的,这一次我一定要掌握自己的命运,打死我也不会回去。”。

    金烨看着小武,居然从其中看出了几分女皇的风采,心念一动:小云子让小武失去了做一代女帝的机会,不如以后封神的时候,让她做玉皇上帝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武元庆叫嚣:“贱婢,等公主来了,我会把你卖进青楼,你和你母亲一样都是狐狸精,还是到青楼里当”

    话还没有说完,老钱就上前,一把把武元庆给架了起来,老庄更是大步流星,上来就对着武元庆的嘴巴,“啪啪啪”地扇了十几巴掌,中间更是有红色的血液夹杂着白色的牙齿,从嘴里飞了出来,立刻武元庆的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

    小武脸色苍白,寒声道:“你们想把我卖入青楼?”说完,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从老庄的手里夺过横刀,带着刀鞘就对着武元庆的耳根抽了过去。

    这次武元庆嘴里终于可以发出模糊的哀嚎声了,“呜呜”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