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再次闹事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神修的法诀是金烨从玄真那里找到的法诀之一。

    金烨自己就从来都没有想过要修炼信仰之力,原因其实也很简单,修炼信仰之力虽然起初进展神速,可是越到后面,进展就越慢,一方面是由于信众人口的限制,另一方面,则是由于神修本身的缺陷,就是越到后面突破的瓶颈越是牢固,到了最后,只能寻求通过无尽的时间来度过瓶颈了。

    当然,对于目前的云家众人来说,他们资质不一,有很多都过了修炼的年龄,再加上金烨自己心中也没有底,不知道绝境改良试剂对修真有没有影响,所以信仰之力这种近乎普适的修炼方法算是最适合目前云家众人的修炼方法了。

    很快早饭时间就到了,由于金烨和小云子都是穿越者,不怎么适应唐朝时的那种主次分明的座位,所以云家吃饭的桌子是那种圆形的大桌,也不分主次,一家人都围在一起吃饭就是了。

    金烨来到大厅内落座的时候,整个桌子上也就老祖宗等寥寥几人。

    金烨心中比较奇怪,在他的映像中,云家的人除了小云子和小丫之外,其他的人起得都是比较早的那种,怎么今天到现在都还没有来?这比较反常!金烨兀自琢磨道。

    没过一会儿,辛月,那日暮,小武以及金烨的一众姑姑婶婶妹妹,都拖拖拉拉地从后院走了出来,一个个的眼圈都黑着,活像一只只大熊猫。向老祖母问过好后这才一个个地落座。

    金烨有些奇怪,怎么全都好像一整晚都没有睡觉的样子?全去做贼了?可是自己在屋顶上,也没有看见谁穿着一身夜行衣出去呀!

    当金烨看见自己昨天后来留下的一堆手表都出现在众人的手腕上的时候,就忍不住嘴角弯了起来,不用问,金烨已经猜得**不离十了。

    多半是昨天金烨带她们去见了钢铁战甲,对她们的世界观造成了冲击,一时间难以平复心绪,自然就无法安稳入睡了。

    不过,也有例外的,就说小丫这个丫头片子,神经向来很是大条,就算是天塌下来也惊不到她,估计是不会被一件战甲给左右心绪的。金烨觉得,可能是昨天自己给了她手表,让她给高兴坏了。自己以前得到了梦寐以求的东西的时候,不也是长长激动得睡不着觉吗!

    三口两口将碗里的粥给喝完,然后将碗往外一推,作为一个修仙者,虽然已经可以做到辟谷的地步,但是金烨却从来没有少吃过一顿饭,人生的乐趣,无非就是吃喝玩乐,如果选择不吃不喝地辟谷,那么就会少了一半的乐趣,这是一件多么可悲的事!

    右手习惯性地在自己一片光滑的下巴上不停地摩挲,思绪却已经飞了起来,已经离开唐砖位面快有一年了,如今回来,事情就比较多了。

    玉山书院得要去看一看,给里面的学子上上一节课,毕竟那将会是培养自己影响力的源泉。

    和自己比较和睦的勋贵家也要去一一拜访,特别是老程家,程咬金在草原帮了自家不少忙,去拜访一下也是应有之义。而且自己身为一个侯爷,虽然没有职衔,但是一消失就是一年时间,李二要是不为难自己,就怪了。看样子皇家那里也要给个说法才是。

    尤其是在昨日将张亮赶走后,金烨又觉得就这么放过打自家主意的张亮,心中有些不怎么痛快,再怎么说,这次都得要带上几个人闹上一闹,给那朝中打着和张亮同样主意的鼠雀们一点颜色看看。

    最重要的,当然还是从云家的家臣中,找两个人来试验绝境改良试剂的作用,方便给老祖母她们使用。

    而且既然决定要让云家的人修炼信仰之力,那么说不得还要在地球轨道上炼制一个空间法宝,当作天庭来用,到时候还要像封神一样,来一个分封神位。。

    到了那个时候,自己是不是也要在里面参上一笔呢?虽然自己不用吸收信仰之力,但是被人膜拜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那么新的问题来了,到底应该给自己留下一个什么样的位置呢?

    是那无上的昊天金阙无上至尊自然妙有弥罗至真玉皇上帝?还是紫微北极大帝、南极长生大帝、勾陈上宫天皇大帝、亦或者是承天效法后土皇地祗?这还真是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啊!

    不过从心底来说金烨还是比较偏向紫微大帝的。身为众星之主,决定人间帝王的更替,拥有无上的权利,相对玉皇上帝来说,还比较清闲,算得上是一个不错的位置了。

    吃完早饭,金烨就决定去云家庄的集市上转上一转,这里由于云家的故意放纵引导,已经渐渐变成了除了长安城外,关中第二大商品交易中心了。

    云家庄的庄户中更是卧虎藏龙,哪怕就是路边上,蹲在地里刨着饭的老农,说不得都是长安城里面的大掌柜。

    可能是时间还早的缘故,集市上只是零

    零散散地开了几家铺面,金烨随意地走着,不断打量两边出现的店铺,虽然他才离开了一年的时间,但是庄子里已经多了将近一半的店铺了,这种像雨后春笋的速度,由不得金烨不惊讶。

    谢绝了卖稠酒的小贩端送过来的稠酒,笑话,真以为侯爷我不知道你给旺财那匹马送稠酒的时候也是这样的表情和动作吗?更可气的是,你在给旺财送稠酒拿的是盆子,里面加上了果干和桂花,到自己这里,除了一碗冰凉的稠酒,其他的什么都没有,这是什么个意思咩?看不起侯爷我?连一匹马都不如?

    狠狠地在卖稠酒小贩的屁股上踹了几脚,直到小贩嬉皮笑脸地离开,这才觉得解气。

    当金烨溜溜达达转回云家大门的时候,顿时火气上涌,却是又有人将云家的大门给堵住了,这是什么个意思,看侯爷我好欺负?成天跑过来堵门不成?我倒要看看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难不成还是张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