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先把腿给卸了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辛月对于金烨自然是认识的,当初她和小云子勾搭的时候,金烨就没少在旁边捣乱。

    又是偷听,又是打趣,比那些夏天围着饭食打转的苍蝇还要讨厌。用辛月自己丈夫的话来说,就是没有一点做师兄的样子。

    要是小云子在这边就知道了,后世那些损友基本都这德行。

    辛月对金烨的问话并不感到意外,反而对金烨说自己的丈夫越活越回去了感到很生气,毕竟小云子是她的丈夫,岂能容别人这么说,关中的女子都是这幅剽悍的样子,感到不爽了,顿时就给金烨摆起了脸色,想要告知金烨她丈夫的现状,不过这里有很多外人,却不是说话的地方,只能用原来的说辞:“夫君说是去侍奉门中长辈去了,怎么叔叔不知道吗?”

    金烨知道剧情,所以大概想到是怎么一回事了,肯定是当初自己离开后,得知窦家想要将人做成人蜡消息的小云子肯定受不了,在皇帝的挑拨示意下,与窦家争斗,想来定是手脚不干净,走脱了像窦燕山这样的枭雄人物,现在人家回来寻仇报复了,估计小云子多半是被这股人给绑架带走了,只是这也与理不合呀,自己当初离开的时候可没有带走钢铁战甲呀!在有着钢铁战甲作为底牌,又有国术防身,怎么小云子还是被绑架了呢?

    听到辛月推脱的说辞,金烨只能随意地点了点头,道:“我大概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余光扫视到一旁的张亮也将耳朵竖起,听着金烨的话,金烨微微一笑,对辛月说道:“放心吧,都说白玉京是神仙之地,神仙之地出来的人又怎么会没有几样保命的本事?”

    说完就看向一旁的老庄,这家伙当初在草原夜陀那里,可是和许敬宗一起见识过小云子列装钢铁战甲杀人的,然道就没有安定一下家里?于是就问道:“你就没有安慰一下女主人?”

    其他人都是一头雾水,不知道金烨讲的是什么,可是老庄心里清楚啊,知道金烨在问自己怎么没有把侯爷拥有仙器的事情说出来安定人心。

    要知道,当初云侯那如神似魔的手段还时常出现在他的梦里,神仙啊!想不到自己追随的主人竟然是神仙!都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自己追随这神仙侯爷,是不是也可以成为仙人呢?

    老庄讪讪地笑了一下,对金烨小声地低语道:“当初侯爷没有让老汉说,老汉自然晓得这种侯爷用来保命的手段不能到处乱说。”

    金烨点了点头表示认同,算是同意了老庄的说法。这是应有之义,做部下的确实应该多做事,少说话,不该说的就打死也不能说,这是规矩。

    转过身来,面对着张亮,却在问辛月:“这一次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与我详细讲来。”

    张亮虽然是国公,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觉得自己的气场好像压不住金烨,他居然从金烨的身上感觉到了只有李二才能够带给他的压力,惊疑不定间听到金烨的问话,狠狠地“哼”了一声,便转过头去。

    而辛月只能将事情给金烨讲一遍,从那日暮到庄后放羊说起,讲到张亮的义子张慧上来调戏却被老江打死,然后就是张亮义子上门讨说法这一幕了,之后的事情金烨就全部都知道了,至于什么张亮觊觎云家产业的事却是没有讲,虽然张家的这种打算已经算是路人皆知的,但是这毕竟也只是推测而已,上不得台面。

    金烨听了一半就差不多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毕竟剧情中张亮也曾经来找过云家的麻烦,后来被小云子给推出来挡灾,给坑得不轻,这次事情基本没有多少变化,唯一让金烨惊疑不定的是小云子居然也不在云家庄,难不成剧情的推动力真的这么大吗?这件事必须要仔细地查一查。

    金烨看着张亮,道:“怎么,难道国公不应该给晚辈一个交代吗?”

    张亮这时却是丝毫不退让,人活着可不就是为了挣一口气吗?为了面皮,张亮只能硬起头皮道:“到底要怎么做,划下道来就是,我张亮也是将脑袋拴在腰带上,在军伍中混饭吃的,刀里来,箭里去的,又怕过谁来?”

    金烨笑眯眯道:“我也不准备和你到御前分说,都是军伍中的汉子,这样做了,平白让文官看了笑话,你打云家产业的主意,以后云家会在产业上和你张家较一个高低,至于你让你义子调戏小云子的小妾,这一口气我得给小云子留着,是男人,这种仇必须要亲自报才是。云家打死了你的一个义子,我们就按照大唐律,赔给你五十两金子就是。今天我就和你说说你们堵上云家大门这件事,将你这十八为义子的一条腿留下,否则这事传出去,别人还当我云家好欺负不成!”

    张亮怒极反笑:“金侯,做人还是留下一线,以后也好在相见不是,如果我今天按你说的做了,我张家还如何在这世上立足,别人又如何看我张亮?”

    张亮的义子们也适时开口道:“义父,我们不能答应!”张亮虽然号称有假子五百,但是武太保只有不到百人,其他的都是些文太保,屁用不顶,顶着张亮的头衔四处招摇撞骗,已经快成长安的公害了,如果这十几个人失去了一条腿,不用想,只会被张亮抛弃,以后的日子会过的凄惨无比,张亮从来都不养废人,哪怕这个人管他叫爹。

    金烨绕有兴趣地看着张亮,不知道这位老将会不会上来和自己硬钢,谁知张亮突然突出一口血,却是之前被金烨含怒踢出来的时候受的伤,又发了。

    张亮知道自己不是金烨的对手,那种无力感他不久前是刚刚体验过了,正好趁此机会下台,抱拳道:“这一次我张家认栽。”说完立刻就转身离去。

    一旁的老兵立刻高兴地就将张亮的十八个心若死灰的义子拿了下来,把铡刀按了下去,一边的医护兵早就准备好了烧红的烙铁,腿才掉下来,就把烙铁按了上去,一声惊天动地的嘶吼过后,一股烤肉的味道弥漫在人群里,不少的人立刻就呕吐了出来。

    这样就可以了?跑得这么快!这老狐狸居然这么不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