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小云子哪里去了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道士打扮的正是一路施法从秦岭之中赶回来的金烨。

    听见张亮的几个义子往自己的头上扣什么造反的帽子,金烨却是一点也不着急,反而绕有兴趣地看着。

    对于李二的能力,金烨就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如果他手下的将军能够随便往别人的头上扣一个造反的帽子,然后就可以领大军来围剿,那么大唐早就四分五裂了。

    作为一个造反起家的帝王,他岂能不知道兵权的重要性?长安城里一位侯爷家中戴甲的家将不可以超过三百位,国公的不可以超过五百个,所以虽然张亮的义子叫嚣得厉害,但是不经过李二的同意,没有兵部的批文,让他去领一路大军来试试?这些话也只能吓唬一下乡农罢了。

    张亮这时候恢复了一些,走到人前,问道:“道长本是方外之人,何必理会这些俗事,再者说,云家的玉山书院过河拆桥,在用完道家高人帮助他玉山书院培养人才之后,就将一众道长赶出了书院,如此恩将仇报之人,道长还助他作甚?”

    金烨闻言就是一愣,原本的情节中可没有道家的高人来帮助教学这一说,还是他金烨为了更快地培养势力,才请来这些世外高人,帮助自己培养县一级的教育体系,输送教习,建立玉山书院下一级的基础书院,为玉山书院输送生源来的。

    现在看来,似乎这些道教的高人都被李刚,离石这些先生给赶了出去了,仔细一想,金烨大概也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多半是道教的人不安分,妄图侵蚀玉山书院,壮大道教势力,和佛家抗衡,金烨有些生气,看来是得给这些道家高人找点麻烦了。

    不过,现在这张亮在自己面前说这些,摆明了就是要挑拨离间啊!不愧是在,朝堂上混的,就是军伍中的大老粗都会弄这些下三滥的手段。

    看了云家的人一眼,见他们虽然都有些惴惴,却是没一个想要逃避的,而自己认识的辛月旁边,一个小伙子看着自己,眼中散发出强烈的光芒,这是一个战斗疯子。金烨满意地点了点头,转身看向张亮。

    不知道是不是越是奸诈,越是老狐狸级别的人总是越喜欢在说话之前就大笑,反正金烨是和他们学会了一些,仰起脖子,“哈哈!哈哈!”地先笑上一通。

    “郧国公,怎地你如此地贵人多忘事啊!我可当不起你高人的称呼,按道理说你是我的长辈,如今却来贪图晚辈的家产,这怎么也说不过去吧?”

    云家的人听后就愤怒了,这是怎么回事?云家破落了?是一个人就敢来占便宜,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道士,不但武艺超群,听他的口气,似乎已经将云家的产业当成是自己的了,委实太过狂妄,于是纷纷怒目而视。

    张亮“额”了一下,他也将金烨误会成是来抢食的了,呵呵笑到:“原来是遇到了同行的了,敢将主意打到国公的头上,看样子也是一位壮士,只是我张亮可不敢有你这么一位晚辈。”

    金烨这边嘴角一翘,他发现貌似易容术也很有趣,也是可以正大光明显露在人前的手段,要是在加上化妆之类的方法,首先疯狂的应该就是李二的后宫了吧!

    想想后世那些直播间内的宅男女神,卸下妆容那惨不忍睹的样子,金烨不由地打起了冷颤,要是李二后宫中都是这样的美人,李二会不会要拿横刀砍死自己?

    微微地分了一下神之后,金烨冲着张亮道:“你再看看我是谁?”金烨就把手在脸上一抹,硅胶人皮面具就已经被他收入到空间中去了,然后猛地一抬头,露出了本来面目。

    张亮被金烨的这一出变脸给吓了一跳,不过在认出来人是金烨之后,他就沉默不语了,打别人家产的主意被主人家抓了个正着,难免有些尴尬,看样子这回自己的打算是要落空了,张亮在心中长叹一声。

    张亮的几个义子就没有这样好说话了,虽然也被金烨的手段给惊了一下,但是他们和张慧不同,都是经历过军伍的人,心性坚定,自然不会失神,他们又根本没有见过金烨,于是纷纷指着金烨,大声喝到:“妖道!妖道在此光天化日之下,你焉敢害人!”

    得,要是旁边真有其他的道家高人在旁边,看见张家几个义子的动作,非得气得晕过去不成!这哪里是什么妖术,明明就是化身万千的道家妙法好吧!

    所以张亮上前一步,在叫得最欢的两人的脸上,一人给了一巴掌,恼羞成怒道:“丢人现眼的玩意儿!”既然计划已经失败,张亮也不停留,向着金烨拱拱手就要离开。

    云家的人这时候才反应过来,纷纷大声欢呼:“侯爷回来了!”

    “金侯爷回来了!”

    只是片刻功夫的时间,整个云家庄就沸腾起来了,要说最激动的就要输云家庄的庄户们了,整个大唐都找不到像云家这么好的庄主了,他们想着要在云家的庇护下过上万年,万万年的富裕日子,只是最近的气氛他们也感受到了,云家的两个侯爷都不见了,云家庄处在危险之中。

    现在云家的金侯爷回来了,那么就等于说所有的危险都过去了,一切都会和以前一样,没有人会来打他们家产的主意了,由不得他们不高兴。

    眼见张亮要溜走,金烨道:“站住。”

    张亮转过身来:“老夫再怎么说都是一个公爵,你一个侯爷也敢向老夫大声呼喝,还有没有上下尊卑,怎么,你们白玉京都是这样没有教养吗?”

    金烨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下张亮,很是惊奇的样子,道:“我到现在看到的都是你张亮在为老不尊,谋算晚辈的家产,只是不知你现在哪里来的面皮,好意思和我说上下尊卑?我白玉京自然是要讲上下尊卑的,只是也是对懂得上下尊卑的高士讲的,至于一些乡野小人,呵呵!”

    张亮指着金烨,气道:“你!”

    金烨却没有理会他,转头问向辛月道:“小云子呢?他去哪里了?怎么别人打上门来了,都不见他出来,还需要你一个女人出头,真是越活越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