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穷山恶水出刁民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在那日暮回到了云家之后,老江就找到了辛月,为了防止事情找上门,家里失去了应对,老江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给辛月讲了一遍。

    老江前脚说完,那边张亮的十八位义子已经拖着张慧的尸体,气势汹汹的登门问罪,个个身披甲胄,手持利刃,围在云府大门前鼓噪不休,虽然被云家的护卫围住,仗着人多,也丝毫不惧,口口声声的要求云家说的上话的人出来答话,否则就会攻进云家,找云家老祖母问话,这已经是嚣张到了极点。

    那日暮早就有了生孕,见她一副知道错了,低头认错的样子,辛月也没有批评这个小妞。

    吩咐家丁打开大门,辛月站在门前,没有施礼,也没有惊慌之意,淡淡的对为的张甚几说:“死人的尸体在那?”

    “云夫人,我敬你四品诰命之身,又是女流之辈,张慧的尸体惨不忍睹,面目全非,又身中七八刀,夫人还是不看为好。“

    辛月的眉毛一挑,又说:“你随便带着具尸体到云家就说是我家杀了人,不看清楚怎么行,要是明天我也带着具尸体去张公府上问罪,是不是也不用给你看?“

    张甚几闻言大笑起来,对辛月说:“既然夫人想看,我有什么不愿意的,“说完摆摆手,立刻就有仆役掀开马车上的麻布,张慧凄惨的尸体就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脸上的血泪都没有拭去,他们专门留着用来恶心人。

    辛月强忍着看了几眼,又见老江冲她点点头。就知道这是正主。遂抬头问高踞马上的张甚几:“不知道张公什么意见。“

    “我义父怜悯你家没有成年男人,只要你给张慧的家人一些补偿,再到他的灵前磕头上香,这件事就算了啦,这还是看在都是军方一脉的份上,要不然今日就会踏平你云家。“

    辛月点点头,吩咐管家端来五十两金子,放在张甚几的马前。然后说:“五十两金子已经足够赔偿,你这就回去吧,念在你不知道云家的规矩,这次就放你一马。“

    张甚几还没说话,其他的太保们不干了,指着辛月七嘴八舌的开始嚷嚷,兵刃也抽了出来,似乎只要一声令下,就要立刻冲杀。

    张甚几回头吆喝了一句,先让自己的兄弟安静下来。笑着说:“你我两家都是勋贵之家,也都在军中执役。找寻文官判对错,有失颜面,我们就以军中的规矩来决断,强者为王,只要你们家能找出把我们兄弟还要强大的家将,我们认栽,灰溜溜的带这张慧的尸体回去。从此不再提这件事,如果我们胜利,你云家需要立刻让出阴山牧场如何?“

    张甚说完,正想要看云家老幼脸上露出惊慌的神色,只是却意外地现辛月的脸色如常,没用丝毫的慌张,难不成云家还要底牌不成?不过事已至此,箭在弦上,不得不,却是管不了那么多了。

    辛月确实有底牌,在金烨离开的这一段时间生了很多的事情,其中就包括他的几个妹妹中的大丫,居然恋爱了,对方叫单鹰,是一个杀猪的出身,提着一副猪下水就敢向云烨小云子提亲,把好好的一个云侯爷给气的。

    养了这么多年的一棵好白菜就要被猪给拱了,只是细细地一调查,云侯就吃惊地现,单鹰的老爹居然是单雄信,乖乖,这可不得了了。

    不过这单鹰虽然性格豪侠,不通俗事,但是却有一身的好武艺,曾经为了给自己兄弟报仇,更是在洛阳城从城东骑一骑快马,杀了百十个游侠,自城西飘然而过,而这正是辛月的信心源泉所在。。

    可是这次没有等到辛月开口威,就见人群中突然飞出一个人,以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摔在场中,出一声“碰”的闷响。来人的嘴角流出了鲜血,受了内伤,却是强忍着没有哀嚎出声。

    辛月这边的云家人还没有反应过来,那边张家的十八位义子就跪着哀嚎着爬到来人的身旁,呼嚎着:“义父!义父!。”

    没错,这摔出来的一位正是张亮,不过,相比起他身边的义子,张亮的反应却是要镇定很多,见自己是没有办法继续躲在旁边了,就艰难地站起身,让人掸去了身上的灰尘,又理了理身上的麻布粗衣,这才抱拳,涩声说道:“不知是何方高人?为何要袭击老夫?还请当面一见!”

    原本张亮也不指望有人能够回答自己,再怎么说,自己都是一位堂堂的国公,谁打了自己还敢大大方方地承认?脑子没有病吧?有道是双拳难敌四手,众家将合围之下,就算是绝世高手,也得要饮恨。

    张亮之所以这么说,一方面是要保存自己的面子,表现出自己并不害怕对方,否则要是自己连一个游侠都搞不定的名声传了出去,作为一个凭借勇力吃饭的大将军,以后还怎么能够指挥三军呢?另一方面,则是对对方的警告了,警告对方不要参与自己和云家的争斗之间。至于自己被踹了一脚,想要找回场子,只要自己回去,什么时候不可以呢?。。

    原本张亮以为没有人会接口出声,可是偏偏这回,所谓的高人却接口了:“高人不敢当,正是区区在下。”

    抬眼望去,说话的是一个身穿道袍的道士,年纪不大,偏偏身上有那么一股出尘的气质,一把拂尘随意地拿在手里,搭在肩上。

    张亮的眼睛一缩,最近长安里面佛家和道家争锋,那是相当的厉害,许多多年不出世的高人都出现了,那种种匪夷所思的手段,虽然不至于让勋贵们提心吊胆地害怕,但是这个时候没有人会愿意惹上一群宗教的狂信徒。

    然而不等张亮说话,他的几个急于表功的义子就喝骂开了,一顶造反的大帽子就扣了上去:“哪里来得牛鼻子,老杂毛,居然敢攻击国公,你们这是要造反了呀!”

    “果然是穷山恶水出刁民,得要领大军来围剿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