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再回云家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金烨在林中一直转了半天的时间,可是依旧没有出了林子,抬起手指掐算了一下,顿时就知道自己到底是在什么地方了,秦岭。

    秦岭离云家庄和书院,倒是说近不近,说远不远。

    既然已经知道了位置,而且周围没有人烟,金烨也微微放下了顾及,一步踏出,人就到了几丈之外,正是缩地成寸之法。要说这门功法在修真界中还是很常见的,几乎每一个修士都会一些。

    倒不是说缩地成寸这门功法烂大街,沦落到了供修士赶路用的地步。这门功法消耗低,而且自带回复法力的功能,用来赶路虽然是绝佳的选择,但最关键的还是因为缩地成寸这门功法易学难精,就和普通人练太极拳一样,摆出架子并不困难,但是想要运用到实战中去,就难了。

    缩地成寸也是同样的道理,它已经涉及到了空间法则的运用,空间法则作为最强大的几种法则之一,自然也是最难领悟的。

    在这方面金烨要容易得多了,有着空间天道的存在,他领悟法则几乎就没有瓶颈这一种说法,只要时间积累足够,这些东西他自然而然地就会明白了。

    不说金烨在这边飞快地赶路,云家庄此刻也是很热闹。

    至于原因也是很简单,早在一年前,云家的金侯爷不知道怎么回事,救回了一个歌妓之后,整个人就消失了,云家的家丁对外都是说,金侯爷因为师门长辈很是想念,于是就回了师门,侍奉长辈去了。

    原本这件事已经平息,可是在半年前,云家的云侯爷不知怎么地,也突然就失踪了,留下来的话,同样也是要去侍奉师门长辈。

    云侯爷原本在云家的时候,其他的事没有多做,反而搞出了一些水泥,玻璃之类的东西,整出了几个新的产业,给云家带来了不小的财富,让原本只剩下一些妇孺老幼的云家迅速地发展起来,可是现在,云府的两个侯爷居然都消失不见了,短时间内原本没有什么,可是时间一长,难免有人会起了不该有的心思。。

    草原上云家的产业也传来了消息,有人将手伸向了云家的产业。在一些人看来,失踪了就和死亡了没有少的区别,军伍里这样的事多了,说是失踪了,最后也没见谁能活着回来过。

    而云侯爷失踪,他刚刚娶了一房妻子给他生的儿子又委实太小,与其将云家的这些产业留给别人,倒不如便宜了自己,毕竟大家都是军伍上的人,有同袍之义,所谓肥死不流外人田,正该如此。

    一开始,程咬金还帮着杀了不少的人,可是人心的贪婪的确是可怕,在这些人的手段变得越来越隐晦之后,老程就再也管不了了,只能亲自跑到阴山下坐镇,希望能起些作用。

    老程的努力有没有用是不知道了,倒是云家庄这边也开始闹腾起来了。

    起因自然也是很简单,因为草原上有程咬金看着,动不了,于是就有人将主意打到了云家剩下的妇人身上,毕竟相比草原上的程咬金,这些妇人小孩还是很容易对付的,就是再厉害,说到底也就是一群女人罢了,还能反到天上去不成?

    最先忍不住的正是张亮,早些年的时候,他随着陛下征战,立下了赫赫战功,得以被封为国公,几年的富贵日子过了下来,张亮也早已失去了锐气,只想着能够多弄一些钱财回来,可惜的是,张亮又没有像小云子那样的朱陶公本事。

    这一次,云侯爷的失踪对他来说,自然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于是当云侯爷在草原上纳的牧羊女小妾,那日暮,在自家庄院后的草地上牧羊的时候,一个英俊潇洒的少年人,走了上来。

    来人正是张亮的一个干儿子,张慧。张亮有很多的干儿子,就和演义中,前隋的名将杨素收十三太保是一个道理,培养自己的心腹手下。张慧就是其中一个,偏偏张慧没有其他的本事,就是生得一副好皮像,混迹脂粉之中,如鱼得水。

    张慧一直听家丁说起,旁边云侯爷家纳的小妾如何如何地漂亮,原本云家的侯爷在庄里,他自然不敢动什么心思,现在,金侯爷不见了,云侯爷也不知生死,胆子顿时就大了起来。

    不知是不是出于张亮的隐晦暗示,张慧守在云家侯爷小妾那日暮放羊的必经之路,一遍一遍地在那日暮面前路过,妄图引起那日暮的注意,谁知这放在平时早有大把美女上前搭讪的方法居然失去了作用。

    于是张慧大胆上前道:“这位小娘子,为何愁眉不展?美丽的人儿本就该多受到上苍的眷顾,这里有草,有花,还有桃花雨,而小生这里有萧,就让我为你吹上一曲凤求凰,但愿它可以稍解你的愁颜。”

    谁知他这番动作吓到了在给小羊讲述自己和云烨往事的那日暮,惊得大呼:“江叔!江叔!”

    撒了一泡尿回来的老江早就对张慧看不过眼了,只不过夫人没有发话,他发作不得,云家的人几时候受过这样的气,早就在心中憋着一团火了,现在听到夫人在叫自己,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手在腰里一抹,拳头大的链子锤就飞了出去,正中张慧的脸颊。八瓣的金瓜锤,不但击碎了张慧的脸,牙齿掉的满地,就连一只眼珠子都被震得耷拉在眼眶上,样子非常的吓人,那日暮的小侍女惨叫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裤子立刻就湿了。

    抬手将已经半死不活的张慧给扔了出去,老江就连忙护卫着那日暮回家了,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他们离开后,树林子里就窜出一个锦衣汉子,在胸口还有轻微起伏的张慧身上,又一连捅了七八刀,手法利索,身上一滴血都没有沾到,再看看四周,没有发现外人,又悄然退回树林子里。

    于是,不知道是早有预谋还是出于意外,张亮家的家丁很快就发现了已经没有气息的张慧,张亮的几个干儿子就令人抬着张慧的尸体,打上云府的大门,说是要讨一个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