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再回唐砖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在刚刚得知自己是来到变形金刚世界的时候,金烨也曾经想过,是不是要去那子弹横飞的战场,体验一下战斗的快感?感受一下那漫天飞舞的导弹的威力。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外国影视演化的位面之中,总是这样的暴力?

    只是随即,金烨他自己就否决了这一种想法,按着金烨的性格来说,他是偏向那种平和的人,而不是一个天生的战斗狂人,所以用不着哪里有战斗就往哪里跑,最多也就是兴致来了,打打秋风而已。

    至于变形金刚的科技,虽然有很多新奇的,独特的方面,但是对于金烨的修炼来说,几乎短时间内没有什么决定性作用,况且金烨自己也想要体验一下用天道之力兑换科技,冒充一下土豪的快感,用不着亲涉险境。

    反而是在这个科技世界过上几天平凡的生活,体会一下前世的生活,对现在的金烨有更大的吸引力,也算是了却了穿越后金烨心中的一桩憾事。

    由于已经得到了自己所需要的东西,变形金刚也已经在空间内制造了所以金烨现在是一点也不着急,来到相关部门,重新给自己补办了一张身份证件,摆脱了黑户的身份之后,就来到了县城。

    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金烨觉得城里的狗大户会比乡镇上的多一些,而且真正的巨富估计也只有在城里才可以看到吧?金烨这样想着。

    如此来说,想要坑钱,额,挣钱,在城里也要比在乡下也来得容易一些。

    自从有了荒古大磨之后,在金烨的观念中,石墨和钻石就已经没有了什么本质的区别了,都是一些碳而已,不同的只是内部结构罢了。

    但是这对荒古大磨来说,就完全不是问题了,转化制作同等微观粒子数量的钻石和石墨,甚至连耗费的灵气都没有太多的区别。

    所以当金烨拿着一个葡萄大小的钻石出现在县城的珠宝行的时候,整个县城的珠宝行业都轰动了。

    虽然金烨没有拿出什么鸽子蛋大小的钻石,但是就现在这样的就已经足够引起震动了。

    如果一个平常的人能够拿出一个拳头大小的钻石,那等待他的就绝对不会是什么发财,而是来自杀手的追杀,估计得要挖一个洞把自己埋起来祈祷,才有希望能够见到明天的太阳了。

    这些麻烦事儿,就根本不是金烨想要体验的,他只想安安静静地过上几天,然后等待变形金刚造好之后就离开这个位面,所以他倒也用不着太多的钱财,够用就行,一个葡萄大小的钻石足够金烨这些天败家的了。

    金烨从来就不是一个喜欢委屈自己的人,所以在卖了钻石,手头宽裕之后,就大手大脚起来,满世界狠狠地玩乐血拼了几天,赌场里没有用自己的法术,很大方地大把地撒了些钱,然后想着是不是要找两个场子里的漂亮小妞儿?反正是在现代社会,不像在古代社会只要摸了一下,或是看了一眼就要死要活地让你负责,只是一些钱财罢了,金烨最喜欢这样了。

    最终金烨还是放弃了这样的打算,想当年他自己还是什么丝的一员的时候,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了,还曾经在自己的空间内大声地鄙视过这样的行为,虽然多少有些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嫌疑,但是如果一个人做人做到让曾经的自己都瞧不起自己的地步,那就太过失败了。

    直到很不满金烨最近行为的婷婷,在空间中跳着脚通知金烨:空间中的变形金刚都已经转化完毕的时候,金烨这才想起,原来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土财主,而是一个追求强大的位面穿梭者。

    确实是到了应该要离开的时候了,虽然对于这个和自己前世有很多相似的世界有些不舍,但是毕竟这个世界不是自己原来的世界。

    犹豫了很久,金烨还是决定回到唐砖世界,那里有自己的亲人,祖母,姑姑还有妹妹,关键还有一个同样是穿越者,和自己在一定程度上有共同语言的小云子。而且唐砖相对平和的环境也正适合金烨的修炼,完成在时间上的积累。如果可以,显然唐砖位面要比修真界更适合做金烨的主世界。。。。。。。。

    一个闪身之后,金烨的身形就消失在了变形金刚位面,而在唐砖位面的一个山林之中,金烨突然间就凭空出现。

    金烨没有急着要离开,先是给自己换了一身衣服,在变形金刚位面犯的错误他可不会在唐砖位面再犯一遍了。

    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发现这里的植物和环境和关中里面的很像,每一次穿越,金烨都不能确定自己所在的位置会在什么地方,可能就在主角的旁边,也可能在很远的地方。

    心中暗自庆幸,这一次看样子离自己的目的地不是很远,就在关中,而不是穿越到北极,或者是现在到处都是野人的美洲大陆。

    知道了自己大概的位置之后,金烨就有些奸诈地笑了起来,想必在自己离开的这一段时间内,小云子,李二,还有其他一些怀着各种目的的勋贵和不知道什么势力的世外高人都会在寻找自己吧?。

    特别是小云子,他应该要找得发疯了才是,如果自己就这样大摇大摆地走出去,想来对他们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和交待是不行了。

    眼珠一转,计上心头,让空间里面根据自己的脸型,打印了一个硅胶做的人皮面具,贴和在脸上,仔细感受了一下,没有任何的不适,而且完全贴和,看不出一丝的破绽。

    满意地点了点头,颇为自恋地自语道:“还行,比起原来的那张脸,帅气未免有些不足。”

    换上一身道袍,这样也算是对小云子和李二有了一个合理的解释了,易容术而已嘛,不过是自己在你们面前,你们也没有发现罢了。

    至于其他人,自己一个侯爷还用得着向他们解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