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修真界琐事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金烨猜测的没有错,这个银须白发的小老头正是皇宫大内中的供奉,极有可能是捉妖位面仅存的一位十钱天师。

    不过小老头却不是皇帝派过来的,帝都顺天府出现了大规模的军队调度,能够瞒得住别人,却瞒不住护卫帝都安全的小老头供奉。

    小老头正在感慨最近帝都里面的怪事太多,有人开店治病不要钱,男人怀孕生小孩,皇帝陛下更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从一个老人变成了一个少年人,如今出现军队调动,自然兴致起来,就过来看看。

    这一看,顿时就把他给吓住了,眼见被人称为国师的金烨,从大军合围之中,带着两个人飞走了,连忙跟在后面,他心中有疑问,不问清楚定会睡不安寝,食不甘味。

    已经是多少年了?自从成为了十钱天师之后,小老头就失去了前进的方向和动力,因为十钱已经是修炼的终点了,前面的道路已经断绝,几经尝试,突破无望之后,小老头就把自己的注意力转向了人间的富贵和权势,成为了大内供奉。

    可是现在,小老头似乎发现了一个极有可能超越十钱天师的存在,小老头才觉得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

    听到金烨的问话,心情激荡之下,舌头似乎都打上了结,呜呜着说不出声,只能飞快地点着头,将手摇得飞起。

    这是什么姿势,一边点头,一边摆手,这到底是对的还是不对的呢?

    终于等小老头恢复了,这才答话:“小老头是大内的供奉不假,却不是皇帝派来追杀国师的,敢问国师可是超越了十钱天师的境界,十钱天师是修炼的终点吗?”

    看小老头恭恭敬敬地问话,金烨对他多了几分好感,摇头道:“我确实超越了十钱境界,修炼之途,永无止境,区区十钱有怎会是终点呢?”

    小老头急忙追问:“敢问国师,如何可以突破?”问完又觉得不妥,这种突破十钱的秘法,定是无上的绝学,哪有可以直接询问的?

    金烨却没有恼怒小老头的无理,如果可以,他倒是乐意指点一下,至于结果如何,只能看个人的机缘了,拿出玄真的口头禅道:“修炼之途,唯心而已,运用之妙,在乎一心。”

    说完一个闪身,抱着胡巴消失不见。只留下一个似乎傻掉了的小老头。

    修真界水月天墟市,一个无人的角落,金烨突然凭空出现,至于胡巴,则是被他留在了空间中。

    抬头看了看满天的星辰,自己离开的时候是在晚上,如今回来还是在晚上,却不知过了几天。

    整理一下自己在捉妖位面的收获,除了得到无数的炼器秘法,将自己需要的通讯终端和中继卫星给炼制完成,更是见识了很多修炼的法门。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和国术方面相关的了,虽然还是不成体系,没有直接的境界划分,但是在与国术相关的精神修炼上却得到了完善。

    当然,修真也是修炼精神的,不过和国术相比却又有所不同,修真是将一滴水变成两滴水,最终变成汪洋大海,了不起把水变成铁水,金水什么的,它注重的精神的量。

    而国术则是通过在艰苦条件下的磨砺,不断地挑战自我的极限,将水变成冰,铁水变成铁石,坚不可摧,不可动摇,国术在精神的质上面更甚一筹。

    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寻常人修炼都是专精一途,因为他们的生命有限,不能分出过多的经历关注其它,金烨则是不同,首先,他已经没有了寿命的限制,其次,金烨也不缺少时间,利用不同位面,时间流速不对等的规律,金烨比修真界其他人要平白多出很多的时间。干脆一点,量,我也要,质,我也要。也别废话了,全部都修炼吧。

    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将双手背在自己的身后,悠闲自得地向着墟市中间的客栈走去。

    站在客栈门前,看着没有什么变化的客栈大门,和微笑着对自己打招呼的伙计,金烨突然感觉到时间和空间的错乱,只觉得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变得模糊,然后旋转着,天地就好像一个巨大的漩涡。

    定了定神,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时间流速的不同,总是会让人觉得茫然无措,你离开了很久,对这里已然有点陌生了,可是当你回来的时候,发现这里的人却对你依旧很熟悉,就像你刚刚离开了一下,然后又回来了似的。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感受这种落差了,但是这种感觉总是存在,而且随着穿越的次数越多,就越发清晰。

    夜已经是很深了,深夜里的风总是带着一股冰凉,直往衣服里面钻。小月儿没有睡觉,而是俏生生地立在窗台,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很大,很圆,很漂亮。

    金烨从身后将她抱住,小月儿刚要挣扎着要叫出声,突然就闻到了他公子身上特有的类似于阳光一样的气息,于是也不叫了,只是有慌忙地想要掰开金烨的手臂,转过身给金烨行礼。

    虽然知道公子金烨没有很强的等级观念,也特别地宠着自己,但是说到底侍女的身份是改变不了的,主仆之间的规矩也是要遵守的。

    不过小月儿的打算落空了,被金烨粗暴地打断了:“你怎么还没有睡?站在窗前看月亮?”

    小月儿道:“公子没有回来。我得守着。”

    金烨失笑,在小月儿的耳边吹了一口气,就看见她的耳垂迅速地变得粉红,然后才道:“怎么?怕我跑了不成。。?”

    小月儿低着脑袋,心情有点低落:“月儿只是公子的一个侍女,只会一些以色事人的本事,帮不了公子什么忙。以后公子还会有主母,就更不需要月儿了。

    ”

    金烨在小月儿的翘臀上拍了一记,他算是听出来了,这丫头还是怕自己不要她了,自己长得就这么不可靠吗?安慰了一会儿小月儿,见她恢复了一些往日的活泼,金烨这才抬头看着月亮。

    修真界的布局也应该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