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捉妖尾声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小太监接到的旨意是亲眼看到国师毒发身亡。

    只是如今的情况出乎了他的预料,国师喝下了毒酒已经有了一顿饭的功夫了,按说早就应该毒发了才是。

    可是现在国师依旧是活蹦乱跳的,没有一点中毒的迹象。这是见鬼了?可惜小太监不会吐槽,否则一定会问,这是什么鬼?

    更让小太监惊讶的则是国师的武力,皇宫中的供奉小太监也是见识过的,更是有着一位十钱天师的存在,可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现在发现似乎国师身上的威势一点也不比十钱天师供奉差劲,甚至要更甚一筹。

    难道这个世界上有超越十钱天师的存在吗?

    摇头将这个可笑的念头从脑海中驱离,十钱天师是天师中至高无上的存在,不可能有比十钱天师更厉害的修士,这是修士的常识。

    随即,小太监就在心中骂起娘来。来之前,总管可是告诉他,国师并不会什么功夫,有的只是治病救人和炼制神药的本领,并且向自己保证,这一趟的任务是手到擒来,哪怕国师不喝毒酒,也只要遣上两个甲士,将毒酒给国师灌下去就是。

    小太监现在想要一口唾沫呸在总管的脸上,哪怕他再傻也知道,自己这是遇到高人了。还什么两个甲士就可以解决,我给你十个甲士,你来试试。小太监不停地腹诽。

    不过当他想起登仙楼外埋伏着数千将士和弓弩手的时候,不自觉地底气又多了一点,只要对方不是八钱,九钱十钱这样的高阶天师,面对大军也只有跪的份。

    金烨将癞皮妖砸成了肉泥,场面确实是有点血腥,不过再怎么说都是经历过战阵的人了,见过战场上满是残肢断臂,血流成河的景象,这点血腥也只能让金烨皱了一下眉头。

    环视一周,大厅内已经不见了天荫的祖母的身影,这个老太整天疯疯癫癫的,跑路的本领确实是一流。

    小太监此刻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用他那不阴不阳的声音问道:“国师一番苦战,可有感到不适?”

    呵!态度这么恶劣?就差再问,你怎么还不死啊!我等的都不耐烦了。

    冷冷地看了太监一眼,自己还是国师,还没有被罢官呢,居然就如此的无理。运上暗劲在小太监的身上轻拍几下,确定他无法活过三日,这才忽悠道:“劳烦内侍挂心了,只是炼制神药殊为不易,长生不老,更是逆天而行,还请内侍转告陛下,为了给陛下炼制神药,在下损耗颇多,如今正要寻找一个山野所在,尽心修养,也好将来继续为陛下尽忠。”

    说着金烨对着小太监微微放出了自己的精神威压,小太监只觉得自己脑袋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就点头同意。

    金烨见此,哈哈大笑,一手拎着天荫和胡巴,一手环抱霍小岚,他们可是这个世界的气运之子,如果可以,金烨还是不希望他们陨落在这里的。

    接连几个起落就出了一众军士的包围,短距离内还是不适合在低空中爬云飞走的,否则一旦箭雨袭来,地面上有房屋可以遮挡,而在空中却只能是一个靶子,躲都没有地方躲。

    一般将士可以将箭射到一百五十步之外,可是在修炼有神通的世界,金烨就不敢确认了,于是在距离军士五百步之后,金烨这才一跃身,飞了起来。

    而登仙楼中的小太监这才回过神来,慌忙跑向阑干,冲着外面的军士大叫道:“国师私通妖族,祸乱人间,杀无赦。”果然不愧是宫中出身的,一顶大帽子扣得极为顺畅。

    立刻下面的军卒就向着金烨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而弓弩手也纷纷对着依稀可以看见人影的金烨拉弓开箭,只听整齐划一的“嘣”的一声放开弓弦的声音。

    就看见,箭雨遮空蔽日,就如同漫天的飞蝗,嗖嗖着就要飞向远方。

    幸好,集市中的百姓在之前有大队人马到来的时候就已经纷纷躲了起来,否则就这一下,就会伤到无数的百姓。

    金烨回身看了一下在自己身后百步左右,纷纷落下的箭矢,心中暗暗地震惊了一下,这些弓箭手居然可以将箭射到三百步开外,这要是在唐砖位面,一个个弓箭手就都是神射了。

    没有理会这些,手中提着两个累赘,想飞也飞不快,而且还特别的费力,飞快地出了顺天府,就近找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落了下来。

    没有等脸色红红的霍小岚和猪脚天荫开口,金烨道:“我要离开了,找一个没有人可以找到的地方,建一件茅屋,过着隐居世外的生活。”

    天荫疑惑道:“为什么?之前不是还要封赏你呢吗?”他在空中的时候太过激动,没有注意到身后的箭雨。

    金烨道:“朝堂上蝇营狗苟,不是你可以明白的,至于封赏,呵呵!”金烨冷笑一声:“如果赐一杯毒酒也算是封赏的话,那么这个封赏我还是无福消受了。”说着将收入到空间中的毒酒洒到地上,顿时被淋上了毒酒的花草立刻就枯萎了。

    天荫目瞪口呆,讷讷的不能自语。而霍小岚则是在想着心事,心不在焉。

    金烨抱起了胡巴,提议:“胡巴放在你们身边也是不安全,不如跟着我吧!也好为我消遣寂寞。”

    天荫听见了金烨要带走胡巴,很是不舍,他对金烨的话倒是没有怀疑,毕竟曾经也从霍小岚的口中知道了金烨的本事和为人,强者是不屑于说谎的,于是问道:“我们以后去探望你和胡巴?”

    金烨哈哈笑着道:“缘聚缘散,缘起缘灭,一切随缘而已,何必做此小儿女姿态。”随后笑着抱起胡巴离开了。

    在不见了众人的身影之后,金烨才停下脚步,道:“出来吧。”

    短暂的沉默过后,一个银须白发的小老头走了出来。

    金烨眯缝着眼:“阁下是十钱天师?是朝廷的供奉吧?老皇帝为了杀我也是费尽了苦心。”语气却是极为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