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我是来除妖的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老太监跪下恭贺:“恭喜皇帝陛下返老还童,长生有望。”

    皇帝哈哈大笑,一摆手道:“大伴请起,朕能够长生有望,自然是不会亏待大伴你的。”

    老太监拜谢了皇帝的赏赐之后,小心地问道:“陛下,国师的赏赐应该如何封赏?”

    皇帝陛下顿时止住了笑声,脸色阴晴不定,眼睛不自觉地眯起,良久这才不带丝毫情感地道:“国师昼夜劳神,献上不死神药有功,特赐鸩酒一杯,聊表朕的心意。”

    老太监听了皇帝的话,顿时就愣住了,这给别人的赏赐哪里有赏赐毒酒的?微微抬起身,见皇帝脸色严肃,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只能躬身应“是”,然后就下去下旨了。

    登仙楼中,金烨见霍小岚和老太都被抓住了,知道现在是自己露脸的时候了,否则等天荫大发神威,自己还怎么开口收养胡巴呢?

    一边拍手,一边起身,哈哈大笑着说:“没有想到今天居然能看到如此一幕出彩的戏,不错,不错!”

    霍小岚大大的眼睛此刻正一眨不眨地看着金烨,不明白他要干嘛?其他人也是一头雾水。

    看着不明所以的掌柜,金烨一字一顿地说:“可是,今天,我是来除妖的。”

    霍小岚和老太脸色大变,而登仙楼掌柜却是露出了笑脸,霍小岚更是道:“胡巴没有害人,你不能滥杀无辜。”

    眼见金烨身后的天师已经刀剑出鞘,天荫连忙将胡巴藏在自己的身后,金烨继续说道:“在下是朝廷的国师,也许以后可能就不是了。但是现在有一个妖,披着人皮,为祸人间,在下看见了,自然要管上一管,也好还人间一个太平。”

    众人现在听出来了,金烨要除的这个妖就不是胡巴,于是纷纷脸上大变,难道还有妖藏在自己的旁边不成?

    登仙楼掌柜脸色难看,赔笑着道:“国师,这里都是富甲一方的巨商,哪里会有什么妖呢?”

    金烨玩味地看着登仙楼掌柜道:“怎么会没有妖呢?你不就是吗?”

    掌柜的保镖,持扇天师此刻一脸狐疑地看着自己的东家,就听东家道:“国师,你可不要信口雌黄,诬陷好人,我是登仙楼的掌柜,更是富甲天下,和朝中的勋贵也是多有来往,你诬陷我,可曾想过后果?”

    掌柜刚开口的时候还有些底气不足,可是后来,越说越是激动,最后声色俱厉,向着金烨问起罪来。

    金烨冷哼一声:“你是不是妖,本座试一下自然就知道了。”说着伸出手,手指轻松写意地对着登仙楼掌柜的面颊空弹一下。

    金烨出手的速度很快,快到可以把空气压缩起来,而他弹出去的也不是其他的东西,正是被金烨压缩起来的空气。只听“噼啪”一声脆响,一股劲风就从掌柜的面颊划过。

    快若奔雷,无色无相的指风还不是登仙楼的掌柜可以抵挡的。

    在众人还不明所以的时候,就见登仙楼掌柜的脸上被划开了一个小口子,然后一张人皮就退了下来。

    掌柜见自己好像没有暴露,于是嚣张地叫嚣:“我喜欢戴一个面具,难道不可以吗?你堂堂国师,诬陷好人,我发誓,定然让你生不如死。”

    金烨没有解释,就像看着一个死人一样看着登仙楼掌柜,然而没有等掌柜继续叫嚣,又一张人皮从他的身上滑落,接着,又是一张。

    这下子掌柜立刻就慌张起来,拼命地想要遮挡掩饰着什么,可是人皮依旧一张张地从他的身上滑落,在接连掉落了十几张人皮过后,一个长相丑陋的癞皮妖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它缓缓站起身,环视众人,愤怒地说道:“我只是奉命追杀妖王后裔,都是你们自找的,逼我大开杀戒。”

    不等金烨吩咐,连同持扇天师和金烨手下在内的所以天师都向着癞皮妖发动了攻击。

    没有任何道理可讲,人和妖天生就是对立的,人吃妖,妖吃人,更何况是以捉妖为己任的天师呢?

    一时间,就看见剑气纵横,刀光闪烁,有拿着乐器的天师发动了音攻之术,有拿着伞的天师,抛在空中不停地旋转,妄图眩晕癞皮妖,刀枪剑戟只是平常,各种平时难得一见的奇门兵刃也是层出不穷,让金烨大开眼界。

    可惜的是癞皮妖非但皮实得紧,一般的兵器对它不起作用,关键它还力大无穷,灵活无比,片刻之后,一众天师躺了一地。癞皮妖站在场中,发出难听至极的笑声。

    “圣旨到!”一个不阴不阳的声音响起,将癞皮妖的笑声打断,也将众人的注意力引了过去。

    太监来到场中,对于登仙楼中的一片狼藉没有感到丝毫的意外,打开圣旨就用那不阴不阳的声音读到:“旨诣国师金烨,尔志虑忠纯,博学多才,精通奇术,夙心夜寐,忠于王事,今献神药,除朕顽疾,然朕思虑甚然,不能自已。今特旨赐尔美酒一杯,以表朕心。望国师不以薄酒粗陋,尽忠职守,再建功勋。钦此!”

    毒酒的把戏自然瞒不过金烨,这就是鸠杀功臣了?只是如今霍小岚在这里,外面军队又那么多,不宜立刻翻脸,在拱手谢过之后,端起酒杯,倒入口中。

    一般的毒酒自然是伤害不到金烨的,可是没有人喜欢说,今天高兴,喝一杯毒酒庆祝一下吧,金烨也不是变态,那些毒酒自然都到空间中去了,一滴都没有进入嘴里。

    看着场中的癞皮妖,金烨上前一步,不等它反应过来,抓住癞皮妖的脚踝,在地上就是一顿猛砸。

    癞皮妖不会一点法术,就只有结实的皮肉和一身的巨力而已,这在金烨面前就不够看的了。

    只连续几个血腥的运着暗劲的大拳,立刻就让癞皮妖失去了反抗,最后不理会它的求饶,对着癞皮妖的脑门就是一拳。

    顿时就像是打破了染缸一样,红的,白的洒了一地。

    几个不堪的富商已经扶着栏杆大吐了起来。

    而站在一旁的小太监则狐疑起来,怎么国师喝了毒酒,到现在还没有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