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六个加五个是十个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登仙楼的决战一促即发,而在皇宫中的老皇帝已经接到了国师金烨派人呈送上来的不死神药。

    在得知了神药的使用方法过后,老皇帝沉默了,陷入了深深的犹豫之中。

    在古代,人们吃药从来都是从嘴里面吃下的,还从来没有听说过直接往自己身体里面注射的。这人体是何等精妙,是可以随意往里面注射东西的吗?中毒了怎么办?

    而且金烨送上来的药只有一份,连找个人示范的机会都没有。

    越是锦衣玉食,越是身居高位,对于生死就越是执着,他们舍不得放下,舍不得放下那满室的财宝,舍不得放下金屋中的娇妻美妾,老皇帝如何能够例外?。

    看着所谓的长生神药,老皇帝沉默了,这对于他来说,就是一场赌博,赌对了,拥有千年寿命,赌输了,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不过到底是经历过大世面的,享有无上权威的帝王,魄力自然不会是普通人能够比拟的,人生能有几次拼搏的机会?赌了!

    做事情永远都是怀着最好的希望,同时却做着最坏的打算,感觉自己身体一日不如一日的老皇帝,在给自己安排好身后事,同时派出了侍卫紧紧地盯着正在登仙楼宴饮的国师金烨,咬着牙,将药剂的纳米针头对准了自己的手臂。

    一阵酥麻过后,药剂就进入了皇帝的身体中,想象中的飘飘欲仙的感觉没有到来,到来的反而是那种骨子里的疼痛,老皇帝在尽力地忍受着疼痛,他不想让自己失去威严,哪怕是周围没有人也不行。他的内心却是一片冰凉,从来不了解基因改造痛苦的皇帝只以为金烨在欺骗自己,这根本就不是长生神药,而是要谋害自己的毒药。

    愤怒的皇帝两只眼睛通红,却什么事都做不了,连一个手指都没有办法动,痛彻骨髓的感觉让他没有办法移动一下手指,斗大的汗珠不停地从脑门滴落,终于老皇帝再也忍受不住了,发出了如同野兽般的嘶吼声。

    登仙楼内,霍小岚尽展自己一身所学,向着登仙楼掌柜旁边拿着扇子的天师护卫发动攻击,一根鞭子被她舞得就像自己手臂的延伸,精准地攻击持扇天师的周身,在空中发出“呼呼”的声响。

    可惜她始终都只是一个二钱天师而已,迅若闪电的鞭子被对方一根铁扇轻轻松松地挡住,更别说破防了。

    眼见对方潇洒轻松的手法,霍小岚知道自己不是持扇天师的对手,冲着已经就出胡巴的天荫说:“你快走啊!你在这里会拖累我的。”说着手里炸响了一枚烟雾弹,立刻浓烟就将整个宴席笼罩,根本无法视物。

    金烨只听得几声短暂的打斗之后,全场的浓烟就散了开去,而霍小岚被小龙卷风一样的风缚术给困在原地,不停地挣扎。

    “住手!”霸气十足的声音传来,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太双手叉腰,一脸自傲地站在桌子上。

    登仙楼掌柜烦躁地道:“又来一个捣乱的!”可是当他看清老太身上的铜钱数量时,立时变色,涩声说:“十钱天师!”

    私下里,有人问道:“什么是十钱天师?”

    “铜钱代表的是天师的等级,十钱是传说中至高无上的级别,百年来,只有三个人达到!”

    掌柜镇定下来,道:“敢问阁下是?”

    老太骄傲地道:“呵呵!我的夫君是前天师堂的都督宋镇江,我的儿子是御前带刀侍卫宋戴天,孙子天荫是,,是,,是闲人。唉!你先把我孙媳妇放下了再说。”

    掌柜此刻已经大概看出了老太的虚实,不过还是不能确定,试探道:“你不是说你是十钱天师吗?自己把她就下来呀!。。”

    老太大喝一声:“好!”然后闭上眼睛,跺脚,站马发功。金烨差点就有笑出声来,这个老太真行,论及装逼的功夫,自己果然还是差了一筹。

    满宴席的黄金杯碟摇摇晃晃地飞了起来,持扇天师一脸紧张,等待着所谓十钱天师的雷霆一击,右手将自己手中的玄铁折扇用力地紧了紧,仿佛折扇可以带给自己无穷的信心一般。

    然而让他担心的雷霆一击并没有到来,反而是被老太托起来的杯碟“哗”地一下,洒了一地。

    不理会满脸尴尬的老太,持扇天师微微地愣了一下,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结果居然会是现在这样,稍一思考,顿时就明白过来,自己这是上当受骗了,被一个蝼蚁给戏弄了,羞恼中带着愤怒,恼羞成怒的持扇天师扇了一扇子,一个风缚术,将老太也困在了半空。

    掌柜道:“原来铜钱不是你的。”

    老太嘴硬道:“谁说不是?我夫君有六个,儿子有五个,一共是十个。”

    掌柜回了一句:“六加五是十一。”

    老太犟嘴:“是十。”

    金烨感到在登仙楼的四周,已经布满了军卒,仿佛只等命令一下,就立刻冲进来,在周围的屋面上,已经藏满了弓箭手,看了一眼周围的修士,这些人单打独斗自然是毫无畏惧,但是面对那遮天蔽日的弓箭强弩,估计除了自己,每一个人能够幸存下来,这是这个世界修士的悲哀。

    冷笑一声,看来我们的皇帝陛下是不怎么友好。难道就想凭借这些个烂番薯,臭鸟蛋抓自己不成?

    皇宫中,老皇帝像烂泥一样躺倒在地上,大口地呼吸着,身上的疼痛已经像潮水一般退去。挣扎着起身,步路蹒跚地来到一面铜镜的前面,只见镜中是一个满天乌发,丰神俊朗,霸气十足的年轻人。

    难以置信地摸了摸自己的皮肤,那是一种久违的细滑的感觉,自己真的变年轻了,长生神药居然是真的,心情舒畅的皇帝陛下一路哈哈大笑离开了房间。

    正焦急万分地等在房外的老太监,见一个年轻人走出来,先是一愣,房间里可是没有其他人呀!见来人的眉目居然都是皇帝年轻的模样,哪里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立刻跪下恭贺:“恭喜皇帝陛下返老怀童,长生有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