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世上真有长生吗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食指上的毒血已经渐渐变淡,消失了,鲜红色的血液重新从伤口处流了出来,这是血液中的毒素将要排尽的标志。。。

    金烨在病者的手上轻轻点了一下,顿时,伤口处的血液就止住了,不再继续流淌。

    枯瘦病者脸上,病态的青黑色已经退了下去,重新变得蜡黄,看不出一丝的血色,很是虚弱的样子,不过却是依旧没有清醒过来。

    金烨也不知道他还能不能再醒过来了,要是在其他的时候,这会儿就应该要听天由命了,要是运气好,那么病者还有可能醒来,要是运气不好,那可就难说了。

    想要将一个只剩一口气的人给救过来当然不会这么简单,这几乎就是在起死回生了,金烨自问可没有太上老君那样的手段,有着可以逆转生死的丹药,至于给快要死的乞丐注射绝境病毒?这是在搞笑吗?金烨从来都没有这么想过。稍稍犹豫了一下,从怀中取出一个玉石小瓶。。。。。

    玉石小瓶中没有其他的东西,有的只是三颗疗伤复元的丹药,这原本是金烨从玄真老头那里顺过来的。

    玄真老头子修为那么高,身边的东西自然也差不了多少,就是睡觉枕的石枕都是难得一见的灵宝!

    本着劫富济贫的想法,金烨丝毫不知道客气地将这小瓶丹药揣进了自己的怀里。此次金烨出来历练,可是打算将这三颗丹药用作保命的东西。

    但是现在,看样子,丹药是保不住了,面部有点抽动,很是心疼地从玉瓶中倒出一颗丹药,顿时一股让人神清气爽的药香就充满了整个药铺。

    就连威严老者也抽动了两下鼻子,很是意外地看着金烨手中的丹药,见多识广的他已经肯定了,这是珍贵无比的灵丹,就是自己也只是听过传闻而已,谁知如今才算是见到了。

    再次在自己的心中计算了一下,用自己的宝贝丹药救活这么一个很有可能是乞丐的家伙,到底是不是值得?

    不过每当想到捉妖位面那些奇妙的法门的时候,金烨最终还是一闭眼,一咬牙。做了!做任何事情,想要得到,就必须要付出,这个丹药就应该是自己要付出的代价了吧!

    金烨抬手就要把丹药给枯瘦病者给喂了下去,只是当送到病者嘴边的时候,金烨的手顿住了,重新拿回了丹药,将药丸掰成两瓣,然后将半颗送入了病者的嘴里。

    不理会已经被病者吃下的,入口即化消失不见的丹药,也不理会威严老者,霍小岚和其他旁观者诧异的表情,金烨肉疼地自语道:“半颗丹药,应该已经可以了吧!”

    只等了一顿饭的功夫,担架上的病人就微微颤动手指,眼睛也能够稍稍地睁了开来,醒过来了。

    账房先生老胡在捕快到来的时候就已经没了主意,直到现在病人醒来,老胡才如梦初醒。

    顿时,老胡就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咪一般,跳着脚就冲出了医馆,向着围观的吃瓜群众大声地通报了这个喜讯。

    金烨赶走了想要上前把人给抬走的几个挑夫,现在这个病人可金贵着呢!要是在外面被你们这些挑夫给弄死了,回来败坏自己的名声事浪费了自己的半颗丹药可就是大事了!

    既然病人已经脱离了危险,醒了过来,那自然就用不到金烨来亲自处理了,早就有等在一旁的伙计,快步上来照顾起病人来。

    而金烨则是在医馆的后堂,摆下了宴席,自己空间中最寻常的灵果,在这个捉妖位面可是无上的珍品,用空间中的灵果酿制的果酒,经过了空间的加速过后,更是千年难道遇到的绝世佳酿。

    金烨和威严老者,以及霍小岚主宾落座,金烨举起酒杯敬两人道:“今日多谢两位仗义执言,否则我小小的医馆可禁受不住众人的怒火。”

    霍小岚没有见识过这种场面,见金烨向自己敬酒,便慌忙端起酒杯给自己灌了下去,只一杯下肚,脸颊就已经泛起了红晕。得,这是一个菜鸟,还好这里是在古代,人心还算淳朴,要是在现代,这个小妞估计没过一会儿就会让人给灌醉,彻底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倒是威严老者哈哈大笑,道:“刚才大伴告诉我,先生竟然还是一个不出世的高手,想必是用不着我等前来解围的。”

    金烨见霍小岚也疑惑地打量这自己,笑道:“哪里是什么不出世的高手,那一手飞针走穴的功夫,不过是熟能生巧罢了,要说功夫,我也只是略通一些测字算命,治病救人的假把式而已,上不了台面。”

    威严老者“噢”了一声,反而很感兴趣的样子:“先生会测字,不妨帮我测上一测怎么样?”

    金烨伸出右手,示意老者写来。

    老者在茶碗里用手指沾了一下,然后在茶几上划了一横,边写边说:“先生就不妨用这个字测一下,我是做什么买卖的。”

    金烨看着老者写的一字,半晌才开口出声:“易经曰:一生二,二生四,四生万物,一,乃万物之主,所谓九九归一,先生出的是一字,不成想我小小的药铺之中居然来了天下最尊贵的人。”金烨一副很是感慨,既惊且喜的样子,其实老者问的问题哪里需要测字?不过这样子架势,金烨还是要做足的。

    老者的笑容就没有停止过:“先生大贤,何不进入朝堂,也好为国效力。。”

    这个问题可就尴尬了,虽然金烨真的很想要当国师一流的人物,但是这里可是类似华夏古代的世界,不能太过直接,哪怕是再想要做,也得要保持矜持,要有风度,表示其实自己并不是很想这样做,只是推脱不过而已,哪怕是诸葛亮出山,不是还有一个三顾茅庐呢吗?

    金烨摇头:“我是一届乡野闲人,所知所学甚少,效力朝廷,怕是资质愚钝,反而误国误民,那就是我的罪过了。”

    威压老者呵呵地笑了一下,再次喝了一杯酒,问道:“我听人说先生有长生不老之法,敢问先生这世上果然有长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