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心血来潮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长生堂药铺中,金烨正在帮一个老妇人看病。

    老妇人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似乎连微弱的风都不能抵挡,她脸上满是皱纹,就如同满是沟壑的大地,老妇人的手上也满是老茧,这是一个经常干活的苦力人。

    其实到了金烨真种顶峰的修为,只是看一眼,老妇人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他心中基本已经有底了,只是为了不表现得太过惊世骇俗,金烨依旧帮助老妇人把了一下脉。

    接过老妇人颤颤巍巍伸过来的手,看着她脸上痛苦的神色以及满是希翼的目光,金烨再把目光转向立在妇人一旁的小孩童身上,小孩童七八岁的年纪,似乎什么都不懂,小脸上满是天真的表情,正左右打量。

    金烨也不急着说老妇人身体上怎么回事,反而有一句没一句和老妇人说着话:“那是你孙子?”

    老妇顿时满是骄傲的神色,拉过一旁的孙儿,道:“这正是老妇我的孙儿,前几个月被一个先生给看中了,被先生收入门下,在学习认字呢!听孙儿说,他先生昨天还夸奖他聪明呢!”

    金烨笑呵呵的,似乎也为老妇人高兴,随口道:“老人家现在还要干活吗?”。。

    老妇有点伤心,随即又恢复过来:“不干活不行啊,孙儿他父母去年在外面行商,遭了妖兽袭击,都已经没有了,如今老妇我只有帮助大户人家洗洗衣服,赚些钱糊口,顺便将我的孙儿给养大了,我孙儿可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可不能因为老妇我将他给耽误了,那老妇我的罪过可就大了,死了也没有面目去见孙儿他们家的列祖列宗了。”

    金烨安慰道:“没什么,你不是还有你孙儿呢吗?只要他成才了,也不算枉费你这么辛苦。我粗通一点看相,你的孙儿以后必然有大出息。”

    老妇人嘿嘿干笑了下,就是眼中的笑意也是一闪而过:“这不是全身都疼的厉害,手更是动弹不得,没有办法帮别人洗衣服了,老妇我这是断了生计了,人老了,也是越来越不中用,也不知道能不能将孙儿给拉扯大了。这不是听说这里有神医在开义诊,我就过来看看,我也不想要别的,只要神医您帮我治一下,能干活就可以了。”。。。。。。。

    金烨的内心被触动了一下,思绪早就飘到了其他地方,这对祖母和孙儿之间的感情让他不自觉地想到自己刚刚穿越的时候,老刘头对自己似乎也是这样照顾入微。

    整理一下情绪,金烨对老妇说道:“你这是体内正气不足,又不注意保暖,双手经常在冬天下冷水,久居湿寒的住所,导致风,寒,湿邪合邪,以寒邪为主侵袭关节肢体,闭塞经络,气血运行不畅,引起肌肉,筋骨,关节疼痛,行动不畅。我倒是可以给你开上几副方子,只是这半年中,你的手却不能下冷水了。”

    接着金烨似乎想起了什么,看着老妇破烂的衣服,和老妇孙儿身上单薄的长衫,冲老胡喊了一声:“老胡,去找上几件保暖的衣服来,给老妇人和他孙儿穿上。”金烨没有刻意要新的,因为如果衣服是新的,老妇可能会舍不得穿上,而把衣服像珍宝一样给收藏起来。。

    而旁边的老妇注意力却根本不在衣服上,,而是问道:“神医,可还有其他的法子呀?老妇我祖孙两人都靠着老妇我洗衣服才能够过活呢!要是没有其他办法,我不治了总行了吧!都是十几年的老毛病了,不治也没有关系,死不了人的。”

    说着老妇就要拉着孙儿的手离开,金烨却是一把将老妇给拉住。

    其他的办法金烨当然也是有的,只是那是修士吃的灵丹妙药,普通人吃了一点,就像吃了一整根千年人参一样,补过头了,不流鼻血就已经值得庆祝了,更何况是一个身体上到处是亏空的老妇?这要是把丹药给老妇吃,那不是在救人,而是在要命!

    得,事情还得看自己来解决,正在金烨像办法的时候,金烨突然心血来潮,打了一个冷颤,由于最近一直在研究术数,金烨下意识就要抬起右手推算,只是手刚举一半,金烨就放下了,所有的术数都有一个缺点,那就是没有办法给自己推算。

    既然没有办法推算,金烨便不再推算了,现在不用想也知道,这是有人在暗算自己,金烨的修为在这个世界可是顶尖的,他现在只管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怕得谁来?

    仔细地回想了一下,金烨发觉自己才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没有多久,似乎并没有得罪谁呀?谁会来暗算自己呢?要说自己唯一做的一件事就是开义诊了,难道是因为这个碍着其他人了?

    要说事情的发生都是有因果的关联,金烨的猜测实际上已经是**不离十了。。

    稍作一下思考,金烨便将这件事放在旁边,他倒要等着看看,到底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来暗算自己?不要命了?。。

    回过神来,金烨对老妇说道:“大娘不妨在我这里做一个扫地的活计,正好我这里缺一个扫地的,这样也好既照顾了大娘你的生计,也方便我每日查看你的病情,两全其美,大娘怎么看?”

    老妇人活到这么大,人老成精,什么事不知道?顿时明白这是金烨在照顾自己,拉过一旁的孙儿就要给金烨跪下磕头感谢。

    金烨又怎么会让两人跪下呢,他可不是纯正的古代人,自然对于古人动不动跪拜这样的礼节很是接受不了,连忙拉着就要下跪的两人,事情就算是定下来了。

    看着祖孙两人高兴样子,金烨感觉似乎刚才有人要暗算自己的阴霾也消失了不少。金烨现在基本可以肯定了,收小孩作为弟子的先生多半也是因为被老妇人的行为触动。

    做了一件让自己舒心的事,心情畅快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一晃儿,一天很快过去,夜晚很快就降临了。

    睡觉这种事情,对于如今的金烨来说,有点可有可无,翻身跃上房顶,金烨躺在瓦片上,熟练地从空间中取出明月珏,仔细端详,到现在,金烨都没有发觉明月珏的秘密所在,无奈之下,只好重新收起明月珏,看着天上的月牙儿,在不自觉间,金烨竟然就这样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