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背后的阴谋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对于市集上的议论,金烨是不知道的,自从决定大开义诊之后,他就没有多少闲暇的时间了。

    没有多少钱看病的苦哈哈来看病了,没有生病的也来让传说中的神医瞧瞧,虽然这个神医比传说中的要年轻很多,更让老胡皱眉的是,很多付得起药费的人也过来蹭药。

    这怎么可以,于是老胡就像一个门神一样,站在药铺的门口,都是一个城里的人,谁家有多少钱,老胡心里还是有点数的,接连点出了七八个打算蹭药的无赖,人群中蹭药的才少了很多。

    至于集市中说到那个,帮助断腿天师断腿重生,其实也没有那么玄乎,只不过是天师的腿骨断了,金烨忍痛喂了天师一颗从墟市中买来的伤药,只过了一顿饭的功夫,断腿天师的腿骨就续接好了。。。

    还有那什么街头帮助老王媳妇怀孕,给老王带绿帽这件事,金烨就更是冤枉了,只不过是老王媳妇怀孕之后,过来让金烨瞧一瞧,顺便开一副安胎的药罢了,哪里像其他人传的那样。

    不过平民百姓就是这样,只要是有趣的事情,他们就相信,至于事情合不合理?是不是真的?这不是他们关心的问题。

    如果把帮老王媳妇安胎和摸一下老王媳妇,老王媳妇就怀孕这两件事放在一起,然后询问百姓更相信哪一个?

    不用想了,这些百姓肯定会选择后者,没有什么道理,只是因为后者听起来更带劲,更合乎他们的胃口而已。

    义诊带来的不光是没有钱看病的苦哈哈们,还有金烨个人的名声,连带着居然还有一些官吏前来看病。

    不过这些官吏可不是来看义诊的,金烨必须要收他们钱,收少了还不行,这些官吏还会冲你发火,他们会觉得,如果金烨收钱收少了,就会将他们和那些免费看病的苦哈哈放在一起,是一样的人。这怎么可以?他们可是官吏好不好?这必须要将自己和那些老百姓给区分开来,得给药钱,而且得给的多多的。

    不过,于庞大的苦哈哈群体而言,这些官吏的人数实在是太少了,所以总体上,药馆的钱财还是出的多,入的少。。

    然而金烨不知道,此刻就在离他这里不远的地方,正有一群人策划着一场针对金烨,或者说是针对长生堂的阴谋。

    在顺天府中,一套不起眼的院落里却是别有洞天,一步一景,亭台水榭,镂窗画屏是应有尽有。

    几个锦衣人聚在一起,主宾分坐,为首的是一个锦衣胖子,胖子很胖,宛如一座肉山,他脸上的肉都堆在一起,甚至连胖子的眼睛眉毛都分不清楚了,就更不要说胖子脸上的表情了。

    胖子坐在太师椅上,将椅子压得发出“吱吱”的声响,不由地让人担心,仿佛在下一刻,胖子屁股底下的椅子就会被他压塌了似的。

    胖子轻咳一声,清了清嗓子,道:“今天我把诸位掌柜给召集过来,也没有其他的什么事,只是最近的生意是越来越难做了,唉!”

    一个尖嘴猴腮的掌柜拍马道:“枫烨,枫掌柜确实是明察,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药馆的生意直接就降了五层,就快连自己的嘴都养不活了,我的铺子都是在闹市区,就更不用说其他的掌柜了。”

    肉山一样的枫掌柜哼了一声,怒气冲冲地道:“还能有什么原因?最近城里不知道谁开了一家叫做长生堂的药铺,居然还大肆地开义诊,现在病人都跑他那边去了,哪里还有我们的生意可以做?哼!”

    一个坐在枫掌柜旁边的老者,摸了一把自己长长的花白胡子,伸手在自己已经空了的茶杯上点了点,老者身后的护卫打扮的人立马上前,将老者的茶杯填满,然后才退了下去,仔细一看,这两个护卫的腰间都挂着三枚铜钱,居然还是两位三钱天师,这不得不说是这个世界修士的悲哀了,为了几个银子,甘心供凡人驱使。

    老者没有理会其他,见其他人讨论的热烈,绕有兴趣地看着,不时将茶杯端起喝上一口,似乎眼前几个人讨论的事和自己无关,自己的药铺收入没有下降一样。

    过了一会儿,枫掌柜见其他掌柜也只是抱怨生意难做,长生堂不和道上规矩之类的话,没有什么建设性的建议,于是转过了身,对老者道:“不知三叔如何看长生堂这件事?”

    老者点了点头,又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见其他人将目光都对着自己,这才说道:“现在的年轻人是越来越不懂事了,那长生堂的掌柜我也见过,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居然不声不响地就开了一间铺子,都没有前来拜访过我们这些老前辈,真是太没有规矩了!”

    其他的掌柜是连连点头,就是枫掌柜也是将他那肉球一样的脑袋给点了点,显然非常同意三叔的话。

    被称作三叔的老者继续道:“原本我见他年轻,想来也没有什么真材实料,而且药馆的位置也偏僻,料想他也做不了多久,便没有打算和他一般见识,谁成想,这个年轻人还真有两下子,看他最近给不少的人看过病,想来还是有点本事的。”

    枫掌柜担心三叔给长生堂掌柜开脱,于是叫了声:“三叔。”

    老者一摆手,接着道:“只是他现在开这个什么劳什子义诊,他想必也赚不到什么钱,我们也跟着没有生意,这损人不利己的事,他是如何做得?看样子必须得要给他点厉害瞧瞧,不然如何让他知道要尊重我们这些长辈?”

    在座的掌柜头点得就像正在吃米的小鸡一样,那叫一个整齐。

    尖嘴猴腮的掌柜建议道:“三叔,我铺子里有一个快要老死的病人,不如让人给他送去,一路上的颠簸,想必病人也坚持不了多久,只待病人一死,我们就安排好人手,大闹一通,顺便将他的药铺给砸烂。”

    枫掌柜抹了一把自己油腻的大嘴,嘿嘿笑道:“还是让我去找一个乞丐来,给他的饭食中下点剧毒,然后将人送到他药铺,等到人一死,嘿嘿嘿!先说好,你们要多找点人来旁观才是,看我将他长生堂的名声给弄得臭大街。”

    老者摸了一把自己的胡子,点头同意,枯瘦的嘴角泛起笑意,似乎已经不将长生堂的事放在心上了。

    众掌柜也齐齐地发出嘿嘿的奸笑声,让院外路过的野猫听得毛骨悚然,加快两步,逃了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