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少年天师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金烨针对血妖微微放出了自己的一些气息,血妖在金烨看来,与其说是妖兽,还不如说是没有多少智慧的野兽。

    不过,野兽能够生存在世界上,也都是有着自己的特殊本领,它们对于危险的气息有着十分敏锐的感应能力。

    血妖被少年天师突然的袭击弄得措手不及,吃了一个大亏,待手臂上的疼痛感减弱过后,血妖就变得狂暴起来,冲着少年天师大声地嘶吼,血红着眼睛,恶狠狠地盯视着少年天师,整个身体做扑击状,仿佛在下一刻,它就会扑上去,将少年天师撕碎。

    突然血妖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危险一般,突然就不动了,抬起头,警惕地打量四周,似乎想要寻找危险来自何方,在一旁大嚼肉片的金烨则是被它下意识地忽略了,在金烨的身上,血妖可没有感觉到一丝的强者气息。

    没有寻找到危险的出处,血妖后退了两步,不安地低吼了两声,依然对于危险的来处一无所知,扭了一个身,血妖转身跳入林中,只几下子就消失不见了。。

    这下子轮到少年天师尴尬了,他可正提着棒子,等着血妖冲上来呢,到时候自己经过一番苦战,将血妖杀死,在旁边一个无知的观众脑海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也好方便自己骗吃骗喝,这才是正理。

    回想了一下火堆上烤肉的香气,少年天师咽了一下口水,这么香的烤肉他可是还没有见过,而且如果能够杀死妖兽,他还可以从官府中换取一笔钱财,怎么看都是一种稳赚不赔的买卖。

    可是如今,血妖居然跑了,这也太不讲江湖规矩了吧!少年低头看了看腰间的十枚铜钱,难道是被这给吓跑的?

    少年天师腰间的铜钱表面看起来似乎是一样的,可是如果仔细地看的话就会发现,其中有四枚铜钱散发着玄妙的气息,应该是法器之类的东西,而其他的六枚则是普通的铜钱。那四枚铜钱应该就是象征少年等级的等级铜钱了,而其他的应该是少年用来装逼用的。

    想想也是,修炼者怎么会用普通的铜钱来显示自己的等级呢?

    少年人第一次对于自己在腰间多挂的六枚假的等级铜钱,产生了一丝不满的情绪,看样子装逼装大发了也不是一件好事。

    不过收场还是要靠自己的,用手指挑了一下面前的刘海,哈哈一笑,憨声道:“果然,这血妖还是被我南宫煌无可匹敌的帅气给吓跑了。”

    四钱的少年天师见金烨向他瞥了一眼,就不再理会他,依旧在大口地嚼着烤肉,似乎对烤肉的兴趣要比对他厉害无比的神功要强多了。

    南宫煌有点尴尬,虽然不知道,金烨这么一个没有丝毫修为的普通人哪里来的胆子敢在深山老林之中过夜,但是此刻火气上来压不住,冲着金烨恼怒地说:“兀那小白脸,你哪里来的胆子敢在深山老林中过夜?就不怕被妖怪给吃了吗?”

    金烨闻言就是一愣,小白脸?右手不自己地伸出,在自己的脸上摩挲了一下,修真界中的修士,长得普遍比较帅气漂亮,金烨自然不是太过显眼,而在唐砖世界中,自己是一个侯爷,没人敢这么说,而且大唐朝廷中的官员,都要查看面相,长得丑的,根本就爬不上去,所以金烨在一众中年老帅哥中间,算不上什么鹤立鸡群。。。。。。。。。。。。

    如今金烨咋闻小白脸这种称呼,没有丝毫的不高兴,小白脸不就是说自己帅气吗?不过小白脸这个词中间的靠女人吃软饭的讽刺意味被金烨下意识忽略掉了。

    南宫煌见金烨一副傻掉的样子,恍然大悟,我说怎么有人没有丝毫修为,敢在森林里过夜呢?原来是脑子不怎么好使,同情地看了金烨一眼,对着金烨道:“我帮你打跑了妖兽,救了你的性命,吃你几块肉片,不算过分吧!”。。

    说完,也不待金烨同意,就坐到了金烨的旁边,从火堆上抓过一串肉,也不管烫不烫嘴,只见他嘴顺着串肉的枝条,从后向前滑了一下,肢体上的肉就都不见了,全跑到他嘴里去了。

    南宫煌和金烨一样,在用力地大嚼,不时还从自己的腰间取出一个葫芦,喝上一口里面的烈酒,只吃了几串烤肉,南宫煌就发现不对了,只觉得自己的功法运转得更加圆润了。

    南宫煌心中一惊,能够有助修为的东西又怎么会是常物,虽说主人家没有反对自己拿着吃,但是人情算是欠下来了。。

    他现在可不认为金烨是一个毫无修为的人了,寻常人怎么能吃到可以有助修炼的烤肉?

    只能说这是一个高手,而且还是一个相当厉害的高手,可以逃出自己的探查,江湖上几时又出现了一个这么厉害的高手了?难道是老妖怪返老怀童不成?只是这样的高手,自己可没有办法还上人情了,人家那么厉害,可用不到自己来帮忙呀!

    金烨则是没有在意少年天师的纠结,喝了几口少年递过来的酒,这酒一喝,两个人的话就不自觉地多了起来了。

    少年天师在吹嘘自己的丰功伟绩,除了几千头,不,是几万头想要祸害人间的妖怪,从官府那里领赏赐都领的手都酸了,不过,可惜的是,这些赏赐都用在城里春来楼姑凉们的身上了。

    什么?你居然不知道春来楼是做什么的?少年一脸鄙视地看着金烨,就像在看着一只太监。

    接下来两人在修炼上又交换了不少的意见,基本都是少年在说,而金烨偶尔插上一句,顿时给少年天师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更加的证实了金烨是一个前辈高人的事实。

    一顿酒过后,两个少年就成了道友,也不知少年的酒壶是什么法器,喝了一晚上的酒,也没有感到减少。

    天色微亮的时候,少年天师摇摇晃晃地走了,说是要去收拾一个价值三百两的血妖统领,等领到银子的时候就带着金烨去春来楼见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