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只抱着睡的金烨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南门有财这个胖子的宴席还是很丰盛的,菜点没有多少的蔬果,都说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那么靠近海呢?当然是吃海里面的海味了。

    桌子大小的无尽海海龟,只取龟壳最外面一圈的龟唇做成菜,其余的部分则全部舍弃,那真是入口即化的美味!脸盆大小的海蟹小妖兽,将它的蟹黄和蟹肉直接取出,做成馅儿,包成包子,放在蒸笼上蒸出,将那包子薄薄的一层皮轻轻咬破,顿时鲜美的汤汁就流淌了出来。

    看得出南门胖子是一个懂得享受的人,为了吃食也是花尽了心思,金烨也吃得很尽兴,当然如果没有在一旁窥视的护卫船队的高手就更好了。

    只是当金烨舔着圆滚滚的肚子,一步一挪地回到自己的客房的时候就傻眼了,在他的被窝里躺着一个娇滴滴的美女,正含羞带怯地拿着自己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金烨。

    以前,金烨倒是听说过,在贵族家里,家族中会养着一些能歌善舞的漂亮女子,待到有尊贵客人登门的时候就送上几个美女,以拉进彼此的关系。只是这种好事金烨在大唐却一直没有遇到过。

    。

    后来,金烨才知道,这种事在春秋战国时期比较盛行,当然,之后也是有的,只是没有那么常见罢了,最出名的就是东汉末年,王允送吕布貂蝉了。为此金烨还曾经叹息过什么人心不古之类的东西,当时被小云子一阵嘲笑。

    可是当现在真的有一个美女躺在自己床上的时候,金烨却尴尬了,虽然自己的内心是万分想要的,而且还自己的心跳得还相当的厉害,可是金烨嘴里却质问道:“你是谁?为何在我的房间内?一个菇凉家的,如今又是晚上,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实在是不妥。你还是赶快离开吧!”

    金烨这时候的内心是相当的矛盾,即希望美女能够离开,不愿意将自己的处男之身稀里糊涂地交代在这里,又实在是有点舍不得,多么漂亮的女子呀!

    于是金烨眼睛一闭,就把这个决定权交给床上的女子,自己就听天由命吧。

    床上的女子听见金烨赶她走,顿时身子就是一颤,也不顾自己身上有没有穿着衣服,直接就掀起绣花锦被,光着身子下床,抱着金烨的大腿跪倒在地上,眼泪已经流下来了:“公子不要赶奴婢走,公子如果不要奴婢,奴婢下场会很惨的,老爷会认为我不够漂亮,不能讨公子欢心,会将我送给船上的奴隶凌辱,最后还会被丢进大海里喂鱼,以前也有姐妹。。。。。”说到这里少女止住了,不敢再说,只是眼泪越发的多了,仿佛金烨已经不要她了,她马上就要被送给那些肮脏下贱的奴隶凌辱了。

    少女的胸很坚挺,两团软肉就顶在金烨的大腿上,金烨甚至可以感觉到上面的两个小点。

    少女很漂亮,金烨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少女的美,她的五官很是精致,如果在科技社会,凭借着这张漂亮的小脸她就能够成为一个大明星,要是在有那么一丁点儿的演技,那就什么也别说了,影后就是她了。

    看着少女在哭泣,金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想要用手将少女扶起,但是见少女光溜溜的,没有穿衣服,金烨的手就止住了,转过头去,闭上了眼睛,这种场面看多了,是要长针眼的。

    回味着少女刚才说的话,金烨心中叹了一口气,原本在宴会的时候,金烨对于笑呵呵的很是圆滑的南门胖子还是很有好感的。

    只是现在,金烨对南门胖子的好感全都消失了,这人是一个笑面虎,这种人最是可恨,当着你的面很是和善,但是在你的背后,那就是对你抽冷子下狠手。不过,如果这个笑面虎是金烨本人,那就另说了,这种厚黑的手段正是金烨现在努力学习的东西。

    金烨是一个心软的人,自从唐砖世界回来后,他的心就越发的软了,最是见不得少女哭泣,而且作为一个少年人,对于美女投怀送抱这件事是没有半点的抵抗力,而且都已经拒绝了一次了,难道还要在拒绝第二次不成?

    动了动嘴唇,最终金烨还是没有说出什么拒绝的话,长叹一声:“唉!这该死的世道。既然这样,我游历红尘,身边正缺少一个端茶倒水的侍女,你不妨就留下来,做我的侍女试试看吧。”

    少女一下子就高兴地跳了起来,一点也不在意被金烨给看了春光,胸前的小白兔还跳了两下,让金烨再次感慨,这丫头是吃什么长大的?木瓜?怎么发育得这么好?

    少女在金烨的脸上亲了一口,让金烨一阵恍惚,努力得收回心神,摆起主人的嘴脸:“你叫什么名字呢?”

    不过金烨的窘态还是没有逃过少女的法眼,笑嘻嘻地重新钻进金烨的被窝,才答道:“奴家的名字叫嫦月,姐妹们叫我小月儿。”

    夜越发的深了,金烨躺在被窝里,实在是睡不着,一个光溜溜的柔弱身子像一个八爪鱼一样盘在金烨的身上,除了小月儿又是谁来?不过这个小妮子显然也没有睡着,紧闭着的双眼在不停地转动着,初次跑到一个男人的床上和一个男人共眠,让月儿这个小妮子也是颇为紧张,生拍金烨一下子就把她给吃了。。

    金烨几次努力地想要义正言辞地让小月儿从自己的床上下去,在地上铺一个垫子就打地铺睡觉,只是颇为贪恋怀中的娇躯,金烨几次的努力都失败了,没有开得了口。

    难道自己是一个色鬼吗?金烨不禁生出了这样的疑问。

    罢了,我只抱着,什么都不做,也没有关系吗?反正都是侍女了,再加上“贴身”这两个字应该是不过分吧?金烨自欺欺人地安慰自己。

    突然怀中多了个人,还是一个美丽的少女,亢奋中的金烨是一夜都没有闭眼,直到东方微微出现鱼肚白的时候,金烨才终于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