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暗室中的对话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金烨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激荡,往嘴里送了一块糕点,又咪了一口酒,放下酒杯,才疑惑地出声问道:“明月珏是什么?我等修天道,求长生,怎么会把一块普通的玉珏当成珍宝呢?”

    这一次没有等到南门有财来给金烨解释,旁边的短打少年早已经按捺不住了,到底是少年心性,就急忙接过了话头:“这个我知道!传说上古间,忽然有一日,天地就天塌地陷,乾坤异位,两极反转,天空中更是响动着隆隆的声音,不时还有兵器碰撞之声,和人喊杀的声音,就像是有人在天上大战。

    明月珏就是在那个时候从天而降,它包裹在一块陨石里,砸落在深山之中。当时就有修者怀疑那是天外天的大神通者所遗失的法宝,财帛动人心,于是众人纷纷进入深山中寻找,在寻找的过程中,难免就会相遇,怀疑对方是不是已经取得了法宝,众人相互间更是厮杀不断,血流成河。

    不过,据说明月珏最后被一个精通兽语的少年人得了去,最后少年人得到了明月珏的帮助,踏上修真之途,一路突飞猛进,居然成长为鸟官至尊,威压当世,那是何等的威风。

    可惜的是,自从鸟官至尊飞升天外天后,就不知明月珏流落何处。”说着话的时候,少年的眼中对鸟官至尊那是满满的崇拜。

    少女冷不丁开口,冷冷的声音却是极为动听:“我听家中长辈讲起,后来明月珏接连被年少时的青木至尊,造化至尊和银狐至尊寻到,让几位至尊在成长的过程中少走了不少的弯路。便有人猜测明月珏是一件传承之宝,里面有着天外天大神通者的传承,还有以后几位至尊的修炼感悟,也不知是真是假?”说完之后少女就不开口了,让一旁等少女继续讲的众人感到一阵错愕。

    南门有财这个胖子的手终于是从瘫软在地的漂亮侍女的胸部上拿开了,先是放在鼻间闻了闻,然后对着少女近乎谄笑地说:“没有想到有琴菇凉,对这些男儿家才会感兴趣的上古秘闻也是知之甚详,可惜的是,成为至尊,飞升天外天原本就是困难无比,后来魔域入侵,更是让上古的修真传承几乎断绝,各种神通一再失传,如今想要成为至尊,飞升天外天就更加困难了。。。”

    有琴菇凉皱着好看的柳叶眉,瞥了南门胖子一眼,显然对他在众人面前就大肆宣淫很是有意见,不过少女没有在众人面前点破。

    笑得像弥勒佛一样的船主问道:“如今明月珏在何处又现了踪迹?”

    南门有财道:“前两天,海城的乌家被灭了门,你们都知道吧?”

    满脸严肃的掌柜道:“听说了,就是不知到底是怎么回事?”

    南门胖子嘿嘿直笑:“能有什么事?乌家藏着明月珏,还被人知道了,被灭门也不稀奇,听说灭乌家门的还是天涯海阁的真传二弟子。”说着还看了金烨一眼,见金烨没有什么不快,继续道:“只是后来又杀出了一波人,明月珏被乌家仅剩的少爷给带走了,也不知现在在何处?唉!修真界又要乱了!”

    金烨自从听到明月珏的来历和二师兄的消息之后,就没有心情继续听几个人继续扯皮了,想着是不是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把明月珏拿出来研究研究,按照几人的说法,这个东西里面可是有着了不得的秘密。

    金烨最喜欢的就是破解各种秘密,见证各种传闻了,不过金烨还是强自压下心中的冲动,现在还不是研究它的时候,而且一块明月珏有什么了不得的,劳资还有可以穿越位面的空间呢,自从唐砖世界回来,金烨就有一种直觉,自己下一次就能够穿越一个有神通的世界了,如果这是真的,金烨以后还会缺少成为绝世强者的法门吗?如果现在暴露自己有明月珏,短时间内就别想安宁了。。。。。

    晚上,海上的风一向是比较大,带着寒冷和潮湿,实在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的,还好,在座的几人都有点修为在身,这点寒风吹在身上,也只能带起衣袖,撩动头发,在明月的映照下,相互推杯换盏,平添了几分仙气。

    只是金烨并不敢喝的太多,酒到了他的嘴里,就被金烨悄悄地移入空间。当然,并不是金烨察觉酒有问题,而是金烨敏锐地感应到,有人在暗处打量自己,而且此人的修为比自己要高多了,让金烨有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想必此人就是护卫船队的高手吧!

    金烨不着痕迹地看了南门有财这个胖子一眼,能够白手起家,并且在修真界这种弱肉强食的地方,把自己的产业做大做强的家伙,果然没有一个是傻子。。。

    于此同时,在天涯海阁的一间暗室中,第二真传清禅,正脸色阴沉地坐在一张书桌的后面,在他的面前,跪着一个内门弟子,全身瑟瑟发抖,显示着他的内心是害怕极了。

    清禅的手指轻轻敲打着书桌,暗室中的烛光从侧面打在清禅的脸上,使得清禅的脸色越发的狰狞,终于,还是清禅首先打破了暗室的寂静:“说说吧,明月珏哪里去了?”

    内门弟子咽了口唾沫,才涩声说道:“启禀主上,自从我等得知明月珏在海城乌家的手上,就按照主上的吩咐,立刻动身前往,向乌家家主借明月珏来给主上参悟。。。。”

    清禅大手一挥,打断了内门弟子的话:“我不要听这些,我只要知道是谁抢走了明月珏?现在明月珏又在什么地方?如今大师兄的修为又精进了不少,如果我不能在短时间内有所提升,还如何和大师兄争夺这个掌门之位?你要知道,如果我不好过,那你们就一定会生不如死,明白吗?”

    内门弟子连连磕头,将头皮都磕破了,才道:“兄弟们本来已经要取得明月珏了,只是这时又杀出了一波人马。”

    内门弟子不安地看着清禅的脚,道:“这波人马极为厉害,我等不是对手,虽然对方极力掩藏,但是兄弟们还是看出,他们的身手是出自天涯海阁门内。兄弟们怀疑是主上师兄做的手笔。”

    清禅子冷哼一声:“不必怀疑了,我这个师兄平时看着是一位偏偏君子,其实也不简单着呢!有明月珏下落了吗?”

    内门弟子如蒙大赦,飞快地说道:“已经有了,大概确定了范围,乌家少主受了重伤,跑不远,只要搜索附近的海岛,想必会有收获。”

    清禅子挥手让内门弟子离去,自己则在暗室中不停地踱步,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