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最痛苦的死法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从李二的皇宫中回来,金烨只觉得神清气爽,偶尔能够恶心一下李二,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

    倒是小云子在旁边吓的够呛,金烨之所以恶心李二,那是因为他可以跑掉,离开这个位面,小云子就不同了,他要在大唐这里安家落户,娶妻生子。

    至于推翻李二,小云子是想都没有想过,他没有这样的野心,而且就算是推翻了李二,他也没有手下帮忙治理大唐,到时候又是反王混战,让这刚刚太平几年的世界重启烽火,这都是在作孽啊。

    小云子问金烨道:“师兄,你是怎么想的?怎么会想到要顶撞李二那头霸王龙?太危险了,我在旁边看得冷汗都冒出来了。”

    金烨道:“没事,从我们后世已知的历史来看,李二对于这方面的容忍还是挺宽容的。”金烨是丝毫没有在意。

    小云子听了,点了点头,显然放心不少。

    金烨的嘴角弯起一个充满恶趣味的笑容,假装劝慰道:“放心吧,只要你我还没有死,就不会有事。一旦我们出事,估计李二就会翻出自己的小本本,像他史书上对待魏征一样对待我们,什么挖坟鞭尸,株连九族之类的。”

    顿时小云子的脸就和刚刚李二的脸成了一个色了。

    云家庄在大唐可算是一个有数的世外桃源,有着小云子的精心打理,这里的庄户生活富足,庄风和谐。

    回到了云家庄的金烨顿时就感觉压抑的气氛少了一半。小云子在庄口就和金烨分开了,说是要去玉山书院看看。

    看着突然变得勤快起来的小云子,金烨一阵的不适应,小云子不是说要当什么甩手掌柜的吗?不是常年也没有去上几节课的吗?怎么今天能主动地往书院跑,太阳从西边升起来了?

    进入云府大厅,眼见没有人来搭理自己这个侯爷,云府的下人们惯坏了,把自己这个侯爷当成了空气。得,看来要喝口水还得自己倒。

    金烨摇了摇头,云府这里的尊重人权也是大唐少有的奇葩了。

    一只肥猪飞快地跑了进来,由于跑得太快的原因,两瓣屁股是左右扭的飞起。看见这只肥猪金烨就一阵火大,这是小丫的宠物憨憨,当初为了说服小丫放弃这么一个活宝宠物,金烨可是下来不少的苦功夫,甚至提出了可以帮小丫找来老虎,老鹰,兔子或者熊猫给小丫做宠物。。。

    但是结果很明显,金烨失败了,一脚把往自己这边挤的憨憨这头蠢猪给踢开,谁家的女孩子会拿一头猪作为宠物?小丫这货,简直就是一个异类。

    显然,金烨踢开憨憨的举动被跟在后面的小丫给看见了,小丫头顿时不乐意了,一副你不给我好处赔礼我就哭的模样。

    得,这还没法说理了,只能抱起小丫,准备哄哄这个丫头,谁知道小丫将手伸进金烨的衣袖和怀里,不停地掏摸,直把金烨身上的几十两金子和百十两银子都打劫了才善罢甘休,喜笑颜开地下来。

    这都是谁教的?这么势力,这么拜金,金烨发誓要是让自己知道,一定把他腿打折,金烨却是一点都没有记得,好像小丫变成这样都是自己和小云子的锅。

    金烨正准备板起脸,好好教育一下小丫,行使一下自己作为哥哥的权利。这是时一个穿着粉裙子的小丫头满脸气愤地跑了进来,一边跑着一边骂着憨憨,还嘀咕着要好好教育一下小丫,总是带着憨憨这头蠢猪到处做坏事,实在是欠教育。

    当小丫头跑入大厅,真准备给小丫一点颜色看看,就发现了在一旁看戏的金烨,想起自己刚才的样子,顿时小脸羞得通红。

    小丫跑了出来,只说一声这是武家的二娘子,小武,是自己的好朋友,就拉着小武的小手离开了。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金烨没有想到未来的一代女帝,武则天小时候原来也是挺可爱的。

    晚上小云子居然还没有回家,当初分别的时候,小云子可没有少念叨他的未婚妻辛月,这小子怎么突然就正经起来了,不和自己的未婚妻腻在一起了?派一个家丁前去询问一下,得知裴英那小子在李二的教唆下,在青楼用链子锤砸了窦家小公子的第三条退,眼看是不行了。李二将这个包丢给小云子,让他去顶缸。

    金烨这时猛然想起,原著中窦家可不就是在这件事之后,把青楼中的小姑凉绿竹做成人蜡的?用滚烫的蜡油从嘴里往下倒,冷却后,最后在用棉芯点燃。

    金烨哪怕是穿越了几个世界也不曾见过这样的酷刑,这是最残忍的死法,也是对人尊严的严重践踏,为了顺从自己的本心,金烨心中决定要阻止这件事。也不抱了玩乐的心态了,哪怕为此动用法力也在所不辞。

    掐指一算,窦家已经是把绿竹带回窦家了,不过现在还有救,于是迅速地上了一匹战马,不顾家丁疑问的目光和姑姑的询问,一鞭子抽在战马的后臀上。

    窦家老三此时就在窦家小公子的灵堂上,窦家老爷和其他的几位主要成员也都在。

    窦家老三唤过家丁,将双手被反绑的绿竹带了上来。

    绿竹长得很是漂亮,十三四岁的年纪,圆圆的脸上还有点婴儿肥,只是如今她眼中满是惊恐,被人强行带到窦家,耳听窦家几人说要把自己做成人蜡,那是一种怎样的死法?人世间最痛苦的死法莫过于此了。

    在窦家几人大佬的眼前,美丽没有用,美丽的女人他们不知睡过多少,绿竹在他们眼中就是蝼蚁一般的存在,她的死活有必要关注吗?

    窦家老三吩咐家丁将绿竹剥干净,很快绿竹就变成赤条条的了,被强制按着跪倒在在灵前。

    绿竹的头被人死死地抬起,嘴巴被人扒开,一个漏斗一样的东西被塞了进来,滚烫的蜡油冒着人气,被家丁端着就要往绿竹的嘴里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