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疯狂的田襄子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来到大唐,金烨就没有刻意地进行修炼,他想把修炼的事给忘记,在大唐中做一个普通的人,有欢乐,有愤怒,有哀伤。

    但是即便如此,精气神凝结而成的真种如今也有了鸽子蛋大饱满圆润,似乎马上就能够冒出芽来,随时可以突破的样子。

    金烨的道心也早已经在这红尘之中被时间给磨砺,恢复了平静的样子,日子就像水一样,一股连着一股,既然死不了,那活下去就是了。。

    可能是土豆被大面积推广的原因,金烨也沾了不少的光,居然收获了大量的愿力。

    这些东西金烨是不打算研究怎么能够吸收愿力增长修为的,金烨有点担心这样有副作用。

    不过当金烨发现自己可以通过消耗这些愿力通过空间天道来修改国运,改变个人气运,甚至来一个呼风唤雨的时候,金烨的笑脸就一直没有停过。

    首先给大唐的国运增加了一些,估计以后周边的异族有罪受了,再给小云子的气运增加上一截,小云子这么会赚钱,以后肯定少不了被嫉妒下绊子,加上气运后,如果谁对小云子出手,估计他自己吃饭都有被噎死的可能。

    至于呼风唤雨,召唤神雷,老实说这种本领金烨本身就会,但是唤出来的雨只能将一间屋子大小的地方弄湿,召出的雷勉强可以劈死一只鸡,想要变成那种影响国运的大神通,还差得很远。

    金烨记得西游中孙悟空的七十二变中就有呼风唤雨的神通,但是以孙悟空的境界也不能大范围的使用呼风唤雨,每一次要降雨的时候还要找龙王,找雷公。而龙王降雨依靠的是自身神通,雷公则借住的是神位。看来离呼风唤雨这门神通大成还有好远的路要走。

    只是如今金烨终于可以在唐砖中体验一下大神通者的感觉也是不错了。

    而在另一边,田襄子神色严肃,他听了熙童的话,也是觉得匪夷所思。战场上以百敌万不是没有过,李二就有过百骑破十万这样的战绩,但是导致这样的原因也是有很多的,除了装备和人心,气势也很重要。

    夜陀的手下到底是怎样的一群骄兵悍将,田襄子可是亲眼见过,装备精良,对夜陀忠心耿耿,常年纵横在沙漠,身上的气势也不是一般的士卒能够拥有的。这是一群无懈可击的勇士,就是大唐的军队亲自来剿灭也会付出代价。。。

    然而现在这群人都死了,在对付四个人的时候死了,而且死的还这么诡异。听着熙童对那些人的伤口以及被切开的巨石的描述,田襄子也实在想不出这到底是何物所致。

    难道是仙法不成?是了,开山裂石,反掌之间,三千勇士尽丧黄泉,这是怎样的一股力量啊!这是神仙的力量。想到这,田襄子的心火热了起来。他一辈子皓首穷经,才在先辈的典籍中发现了白玉京这四个字,一直幻想着有一天仙人能够驾着祥云,身披霞光到来,将自己带走,并且授予长生。

    现在,田襄子也不再想什么白玉京了,在他想来,金烨和小云子很有可能就是神仙,或者是有方法和神仙联系,既然这样,田襄子决定好好好见一见这大唐最年轻的两个侯爷。

    派出两个人给金烨等人送信,田襄子整个人都疯狂了,面目狰狞,发出大笑,隐约还可以听见长生之类的东西。

    金烨接到信件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又是一个妄图长生的人来了,虽然自己造化神奇,已经改进了五遍的绝境病毒可以让人寿命大增,缓慢地出现逆生长,但是金烨并不准备给田襄子这么一个疯子用。

    让一个没有功德的人长生消耗的可是自己的气运,到时候出现了一个风云世界中徐福那样的人怎么办?他自己作恶,连自己的功德也会有损伤,那金烨就欲哭无泪了。

    况且世界可是会自我调节的,否则长生的人太多了,世界可以容纳吗?到时候只要天地意识的脑子没有病,就会降下灭世之灾来消耗人口。

    金烨和小云子见到田襄子的时候是在黄河边的一棵大树下,田襄子身披麻衣,脚踩草鞋,头戴镶满宝石的金冠,一副土财主的打扮,但是穿在田襄子身上,却另有一番气度。

    见到金烨和云侯到来,田襄子远远的就作揖施礼,礼节也是格外严谨,让金烨见了,都有一种汗颜的感觉。像他见李二的时候就没有跪过,一直都是蹲着的,仗着高人子弟的身份以及献上制盐之法和土豆的功劳,李二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别说李二在这方面还是很有气度的。

    田襄子的话很少:“怠慢两位侯爷了,一些瓜果,不成敬意。”

    金烨看了一眼:“老先生还是有话直说就是了。”

    田襄子笑道:“微末之技入不了两位侯爷的法眼,老夫自束发就学以来认识的第一个字就是仙字,多年以来皓首穷经,翻遍历代祖师所著典章,观大意看小节寻章摘句,字字推敲,最后终于找出了白玉京,那是一个白玉的世界,飞天起舞,武士执戈,闻仙乐而自舞蹈,仙鹤衔芝,白龟献瑞,地有琼浆泉涌,天有仙子散花,恭贺老夫三千寿。听闻两位侯爷知道仙人的奥秘,不远万里前来,还望告知。”田襄子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不可自拔。

    金烨道:“老大人想要长生,我等自然会送上登天梯的法门,只是成与不成全看个人了。”

    田襄子点头道:“那是自然,长生不会很轻松就能达到,老夫心中有数,只是老夫不知为何人人趋之若鹜的成仙机遇,为何两位却弃之如敝履啊?”

    金烨摇头笑了笑:“老大人焉知我等没有试过,只是个人的道路不同罢了,白玉京与我无缘,只能另寻他法罢了。”金烨准备像原著一样,把田襄子忽悠上北极,不会拿什么师父死在上面借口来搪塞他。

    田襄子话锋一转:“不知两位侯爷如何逃出夜陀手掌的?”

    金烨道:“都是千年流传下来的传承,我师兄弟要下山,师父当然会给一些保命的手段,不正常吗?”

    田襄子点头,在他看来,金烨神仙般的师父自然是有这个能力。

    金烨继续说:“倒是老大人不厚道,居然先绑架了我们的人。”金烨指着席子若有所指地说,下面的坑中还绑这许敬宗唐俭。

    田襄子没有一点尴尬:“被两位侯爷杀夜陀的手段吓怕了,使了一些见不得人的小手段,见笑了。”

    金烨:“既然如此,就让我祝老大人一臂之力。”说着将小云子写的去北极的注意事项给了田襄子。

    田襄子翻了翻,瞪大眼睛问道:“百万斤的鲲鹏真的存在?”

    金烨点点头:“老大人路上自然可以知道。”

    田襄子见金烨全身没有破绽,小云子有身怀武艺,没有办法裹挟着一同离开,便不再废话,抱拳一拱手,转身离开,说实话,他还真的有点怕金烨等人的保命手段,不然也许就不会绑架许敬宗和唐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