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影响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小云子呆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修罗狱场,已经渐渐怒气消减的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也会有杀人的一天,而且一杀就是这么多。

    浓郁的血腥气弥漫开来,令人闻之欲呕,金烨也稍许有点不适的感觉,就更别提小云子,此刻小云子就像是一个怀胎三月的小女子,吐得稀里哗啦。

    终于,小云子将自己胃里的货物给清空了,再次干呕了几下,才止住这种呕吐的感觉。他抬起自己的双手,很白,很嫩,比女子的手都要修长漂亮,一点也不像是一个男子的手,可是小云子却觉得自己的这双手沾满了鲜血,吩咐过一旁也是有点傻掉的老庄,给自己打来一盆水,他要好好的清洗清洗。

    金烨走上前,看着小云子,由于是穿着战甲的缘故,小云子的身上是一点血迹都没有沾上,小云子将手在清水中不停地搓揉,一直把手给弄得通红的。

    金烨将他的手从水中给拎了出来,严肃地说:“来到大唐也是有几年的时间了,这是一个吃人的世界,不论是草原上的蛮子还是朝廷上的诸公,都改变不了这种野兽的本质,你不吃他们,他们就会吃你,想想老奶奶,想想你的姑姑婶婶还有你的妹子,以及你刚见到她们时候的惨状,收起你那慈悲的心怀,你输不起。把自己身上的血腥味留着,在弄得浓郁一些,弱肉强食,只有自己身上的血腥味浓郁了,那些朝堂上的狼兽才会离你远远的。”

    家人是小云子的一切,金烨拿其他东西劝导小云子或许根本就没有什么作用,毕竟都是穿越者,论到见识方面,小云子也是不差,自然不可能因为别人的三言两语而改变自己对事物的看法。但是金烨如今拿的是小云子的家人说事,容不得小云子不仔细地考虑考虑清楚。。。

    为了建设玉山书院,小云子捣鼓出了水泥,这种可以修路,可以建屋,可以修城墙的好东西顿时大卖,让云家赚的盆满钵满。于此同时,也带来了不少文官腐儒集团的窥视,他们是彻彻底底的伪君子,平时看不起商贾,不与民争利的口号喊的是一个比一个响亮,但是长安商贾家里的股份就是他们占的最多。。。

    和原著中的小云子不同,那时的小云子没有保命的本钱,只能通过出卖一些利益来为自己打造一个利益共同体。如今的小云子却完全没有这种必要,他需要怕谁?虽然不愿意做,但是只要小云子想,他明天就可以飞到皇宫中,取了李二的首级。

    只是如今天下安定,皇后对小云子有又情谊,李承乾更是小云子的兄弟,对于完全没有做帝王心思的小云子来讲,有这个必要吗?

    与水泥一起出现的是一个叫专利保护法的东西,这个东西是小云子搞出来的,送进皇宫中,到现在都还没有回复。

    老庄是家里的老人了,对于今天的事情除了对侯爷的敬仰之外,他会守口如瓶,但是心中的好奇还是让他忍不住问了一句:“侯爷,那会飞的金甲是什么东西?仙家宝物吗?”

    小云子此刻想着要为自己的家人提供保护的事情,完全没有开玩笑的心思,神情坚毅而严肃,摇了摇头:“那是一种将格物学和机关造物结合起来的产物,是侯爷我保命的底牌。”

    老庄没有听懂,但是也知道了那战甲不是仙家宝物,而且还是侯爷的底牌,既然这样,老庄闭上了嘴,决定什么也不说了。

    那日暮就不同了,她那简单的头脑很快就把刚刚那如神似魔的一幕给忘了个干净,只觉得她看上的男人是大英雄,挺着自己还没有长开的胸部,在小云子的身上蹭来蹭去,小云子是一脸的尴尬,金烨则是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而老庄却是把头扭到了一边。

    地上的许敬宗依旧是在昏睡,千日醉的威力果然是不同凡响,看样子没有几天的时间是醒不来了。

    至于许敬宗会不会把今天的事给说出去,金烨是一点也不担心,且不说以大唐人的见识,根本无法理解钢铁战甲这种东西,就是许敬宗对别人讲了,别人也只当许敬宗在说胡话呢!

    而且许敬宗是谁呀!那是千古奸人,见识到了钢铁战甲可以蔑视皇权的威力过后,相信他会知道如何选择。

    来到之前被驱离的胡姬现在呆的地方,见到了玄奘,对于这个有着坚定信仰的和尚,金烨和小云子总是抱有一丝好感的,再次给玄奘指明了前往天竺的路线,金烨和小云子带着胡姬还有仆役回到了驼城,这里还有数百匹战马,几千头的骆驼等待着小云子接收,望着着价值十多万贯的财富,金烨不由感叹一句:“果然是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古人诚不我欺也。”

    带着骆驼和马匹,一众人马浩浩荡荡向着来时的方向走去。

    目标这么大,又完全没有遮掩,自然是逃不过正在全力搜索金烨和小云子的程处默的耳目。

    当金烨小云子与程处默相见时,程处默已经在荒漠上寻找了一天的时间了,金烨与小云子虽然心中感动,但还是忍不住一人给了程处默一巴掌,并且狠狠地训斥了程处默一番,就像是程处默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罪过一般。

    老何的两眼只盯视着小云子后面庞大的骆驼群,两眼放光,问金烨道:“这是你们的?”

    金烨点点头,笑道:“小云子难得大开杀戒,打劫了一伙西域的沙匪,得到了几千头骆驼和几百战马,小云子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主,胡姬也带回来不少,别说,这些胡姬长得是一个比一个漂亮。”转头问程处默道:“送你几个要不要?”

    程处默顿时露出了狼一样的目光,不过还是摇头拒绝了,大唐人最重血统,要是程处默将胡姬带回家,忍不住胡天黑地,他老爹不打死他就算是手下留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