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神魔炼狱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小云子身披战甲,缓缓地飞到空中,直视夜陀,丝毫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从战甲的口中发出:“夜陀,你有罪!”。。。。

    金烨正在一旁等着小云子说出什么了不得的话呢!最起码得有一篇讨伐夜陀檄文吧,否则怎么对得起战甲的第一次光明正大的出场呢?

    可是金烨显然是忘记了,小云子不光毛笔字写得极烂,而且他根本就不会写什么檄文之类的东西好不好。

    果然,小云子说了句“夜陀,你有罪!”,金烨听了,险些晕倒,我去,小云子这逼是装大了,金烨一边起劲地看着,一边在心中默默地吐槽。

    夜陀这边手下的勇士就完全乱了,要知道这些沙漠中悍匪是见惯了生死,也见惯了大自然中不可战胜的伟力,再加上这些塞上的蛮夷要比中原人士要迷信多了。

    这些勇士将石头,树木什么的都当成神灵来膜拜,他们认为神灵无处不在。在平时就是点个火也得要感谢火神,喝个水也要感谢水神赐予清水什么的,所以现在夜陀手下的勇士都有人跪在地上向小云子请罪了。

    显然,在夜陀手下的勇士看来,能够飞天的一定就是神灵了,而且这个神灵要比石头树木之类的东西更加真实一些,而现在,他们居然准备向一位神举起手中的武器,这就是在找死啊!估计就是死后灵魂也会不得安灵,受到无穷无尽的折磨,所以他们的肠子都悔青了,直接就有人跪倒在地上,向小云子请求宽恕了。

    一个人跪倒了,两个人跪倒了,一小片人跪倒了,很快就跪了一地的人。

    夜陀和他手下的勇士完全不同,看着飞起来的战甲,夜陀的眼睛都亮了起来,整个人都不管身上的疼痛,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嘴中喃喃自语:“果然白玉京是存在的,果然神仙也是存在的,那不是虚无缥缈的东西。那不是虚无缥缈的!”说着说着,泪水就不自觉地流了下来,夜陀的大半生都在追求神仙的足迹,可是历尽艰苦,可都是一直在捕风捉影罢了。

    如今,夜陀看见了可以飞天遁地的神仙,顿时他觉得似乎自己以前吃的苦,受到的罪都是值得的,只要自己能够成为神仙,能够长生不老,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呢?

    范进考了一辈子的科举,可是当得知自己真的中举了的时候,他居然激动得疯了!而现在夜陀也差不多就是这个状态,夜陀一辈子都在追求成为神仙,如今有了一个能够像神仙一样可以飞天遁地的人物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夜陀的脑子显然也不是怎么管用了。

    夜陀没有跪倒在地,向小云子请求传授成为神仙的法门,也没有请求小云子的点化,让他自己也能够长生不老,反而脑袋一热,居然打起了小云子身上钢铁战甲的主意。

    疯狂中的夜陀没有发现自己身后的勇士都跪倒在地,向小云子请求宽恕,反而桀桀地笑出声来:“嘎嘎嘎!云侯,我夜陀没有想到,原来云侯居然是一位神仙,难怪你有着在大唐兴风作浪的本事呢!”

    此时的小云子终于体会到了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闻听夜陀此言,道:“夜陀,你要投降吗?”

    夜陀似乎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那如同夜枭一般的笑声是笑得更加大声了:“嘎嘎嘎!我夜陀会向人求饶?我手下有着三千勇士,一拥而上,乱箭之下,任凭你是神仙也要饮恨此处!云侯,如果你识相的话,就乖乖地将仙家宝物献给我,或许我会考虑一会儿放你一条生路。否则,哼哼。”。。。。。。

    夜陀说到让小云子献上战甲的时候,整个人都格外的有精神,似乎沉浸在自己穿上钢铁战甲的幻想当中。

    对于夜陀这个顽固的土鳖,没有见识的土著,小云子似乎是没有什么话对他讲,笑话,钢铁战甲会怕弓箭?会怕你群殴?看着夜陀手下的几具大黄弩箭,这东西能够穿透四五匹马,是在场武器中对钢铁战甲威胁最大的东西了。大概是夜陀杀害唐军将士,从他们手里抢来的。

    想到这,小云子的怒火更甚,一个沙匪居然敢杀害大唐将士,这对于已经彻底融入大唐,成为一个大唐的武侯的小云子来讲,绝对是接受不了的。

    至于大黄弩的威胁,小云子是没有放在心上的,连坦克穿甲弹都能抵挡的钢铁战甲会怕几具大黄弩?只是在这大唐,要是钢铁战甲的漆擦破了一点,修都没有地方修,这样的话,小云子还是会很心疼的,暗暗告诫了自己一下,一会儿注意规避大黄弩。

    钢铁战甲没有装备火箭弹,甚至连子弹都没有装备,原因很简单,如果进入一个古代社会,这些弹药的补充会成为一个大问题,现在的大唐显然就是这样一个社会,金烨可没有打算从空间中拿出弹药来补给,那样的话,金烨的空间很可能就没有办法隐藏了。

    钢铁战甲的武器系统,除了用于近身战斗的手炮之外,只有一个镭射武器了,这两个都是能量武器,对于可以自动回复能量的钢铁战甲来说,倒是不错的装备。

    手炮就不说了,镭射枪和一般的激光武器不同,普通激光武器发出的光都是透明的,没有什么宏大的声光效果,为了这个声光效果,金烨专门为镭射枪做了一些改装。

    小云子驾驶战甲向着夜陀和他的手下飞去,只是瞬间就突破了音障,发出一声轰鸣,钢铁战甲的镭射枪发动,在人群中闪动这金黄色的光芒,那是正真的擦着就伤,碰着就死,跨越时代的武器的杀伤效果这时就显现了出来,这不是战斗,而是屠杀。夜陀的手下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反应,就已经回归了天地。

    小云子站在全场中唯一还活着的夜陀面前,问道:“还要仙家宝物吗?”

    夜陀这时发现自己的手下都死了,自己大半生努力的一切都没有了,顿时清醒了过来,仇恨地盯视着小云子。

    没有浪费时间,小云子缓缓抬起手臂,一圈金色的能量炮顿时发射了出去。

    褪下战甲,四周一片寂静,似乎连风声也没有了,有的只是一片充满着断肢的神魔炼狱般屠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