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开杀戒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金烨不知道小云子对夜陀的杀意来自什么地方,原著中是因为自己队伍里有几个士卒在突袭中丧身了。

    那么现在呢?小云子的杀意来自何方?仔细想了一下,心中了然,小云子大概是在为自己等人身后的那五百骑兵担心。

    金烨也不在乎夜陀的生死,左右不过是一个疯子罢了,而且还是一个会杀人的疯子。这样的人就算是死了,金烨也不会感到有丝毫的惋惜。

    牧羊女被人给带了进来,她缩在小云子的身后,看着小云子面前的食物,口水直流。

    这个女人的神经得有多大条啊!刚刚才要被敲开脑袋,现在居然还有这么好的胃口。看着小云子偷偷地给牧羊女塞吃的,金烨莞尔一笑,大唐倒也是不错,几块羊肉就能够把一个女子的芳心留住,比起后世要房要车的女子来说算是简单多了,或许这才算是儒家文化真正的功德所在吧!

    夜陀把金烨给忽略了,他的问话更偏向小云子一点,要说出现这种情况是一点也不奇怪。金烨有着剑圣和画仙的名号,但是这些在小云子的财神这个名号面前就差了不是一个点半点。

    剑术和画技或许很多人都用不着,但是钱这个东西谁不喜欢呀?效果是立竿见影的,在大唐,或许很多人没有听过金烨的名号,但是小云子的财神手段几乎就是人尽皆知的,大唐财神爷呀!得好好拜拜。

    夜陀可能也是如此,只听说了小云子的名号,却没有听过金烨的,但是没有关系,金烨乐得清闲,自己明明是一头老虎猛兽,却被夜陀当成了一只粉嫩嫩的小猪。扮猪吃老虎的传言就是这么来的吗?

    夜陀想要转移一下话题,让下人取来一颗拳头大小,散发着金属光泽的丹药,刚刚一直都是在小云子面前吃瘪,搞的夜陀就像一个乡下的土鳖一样,自己认为很神奇,或者很危险的东西,在小云子的口中也不过如此罢了。

    这让一直都高高在上的夜陀如何受得了?现在便将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凝神丹给取了出来,准备在小云子面前嘚瑟一下。

    许敬宗的肠子都悔青了,如今自己的底牌是一点都没有了,身家性命全都在夜陀的手上。一旁的小云子更是不停地在刺激夜陀的神经,简直就是在求死一般。这是一个疯子,夜陀也是一个疯子,而自己这个正常人,却被夹在两者之间,左右为难,一不小心还要被作为小云子的陪葬。

    当下见到缓和气氛的机会来了,马上就对着夜陀的马屁是一阵狂拍:“贤主人好福气,能得到上等的仙家丹药,看其色,闻其味,辨其形就知道是出自名家之手,我辈闲人,却是无缘得到,真是羡煞旁人。”

    可惜的是夜陀根本就没有理会许敬宗,在他看来,许敬宗是一个俗人,身份和自己完全不对等,在场的人当中,估计也只有小云子这个神仙弟子,可以和自己有说话的资格,或许还要加上一个金烨。

    小云子对夜陀起了杀心,此时他根本就没有像原著中一样准备用什么毒丹药杀人,他只想痛痛快快地杀上一场。于是小云子将牧羊女那日暮,老庄以及许敬宗托付给金烨照顾,防止一会儿被人给伤到,见识过金烨的武艺过后,他对金烨能不能照顾好身边的人是毫无疑问。。。

    金烨的内心是有点欣慰的,在这大唐,是一个吃人的世界,一直以来,小云子总是太过良善而被人排挤,如今能够变得杀伐果断起来,也没有丢了同为穿越者的金烨的脸,微笑着答应了下来。。。

    金烨站起身,冲着驼城城主夜陀道:“城主大人历尽艰险,攀登天池,无非就是为了白玉京和长生之法罢了。”。。

    夜陀那凶恶的眼神中透出了一抹激动的亮光,不错,他做这么多,说到底还是为了通天白玉京和成仙而已,否则谁会吃饱了没事干往那种险地跑?

    金烨继续说着:“只是城主请客的方式让我颇为不喜,既然城主认为现在吃定我了,那么不妨我们打一个赌赛怎么样?”

    夜陀奇道:“哦?怎么一个说法?”

    金烨回答:“师父在小子出世前,给了小子一点自保的手段,如今城主大可将胡姬以及无关紧要的人驱离此处,我们在这里摆开阵势做过一场,要是城主赢了,白玉京的秘密奉上,要是我赢了,则城主万事皆休如何?”

    夜陀发出如同夜枭一般的笑声:“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痛快!我答应了。”夜陀可是半点也不相信小云子能够有翻盘的机会。

    金烨在旁边听着小云子的话,嘴角闪过一丝神秘的笑容,小云子打的什么主意他是门清,钢铁战甲可是他交给小云子使用的权限的。只是小云子特别点明让无关的胡姬离开,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是小云子怜香惜玉了?这件事得要好好地研究研究。

    小云子其实也没有多想,对于美好的事物他总是不愿意破坏,这些妖娆的胡姬很是美丽,他也不愿做一些焚琴煮鹤的俗事。

    夜陀对于小云子的底牌很好奇,到底是怎样的东西,居然让这么一个文弱的侯爷胆敢一人就面对自己的三千勇士?所以他准备的很是迅速,很快就将胡姬以及包括玄奘在内的无关人士统统驱离了驼城。

    对着小云子,夜陀的三千勇士摆开阵势,夜陀却没有急着下令冲锋,而是像猫戏老鼠一般,坐着一个步辇上,戏谑地看着小云子。

    金烨一干人都在旁边看着,老庄很是着急,想要冲上去代替云侯爷送死。许敬宗则是满脸的疑问和好奇,他可是一点也不信金烨会看着自己的同门师兄弟去送死,只是这一线生机在何处呢?许敬宗努力地寻找着什么。牧羊女那日暮则是满脸崇拜地看着小云子,这是她认定的夫君,是大英雄。。。。。。。。。

    见一切妥当,小云子放下心来,既然已经下了决心,用钢铁战甲送这些人去地狱,在敌人的立场上,小云子可不会任何一个看见过钢铁战甲的人活着离开驼城,这也是为什么他让胡姬和无关人士离开的原因。

    小云子面对夜陀的三千勇士,脸上没有丝毫的紧张,张开怀抱,高声喊道:“战甲着装!”

    对面的夜陀见小云子大喊,一开始还以为他有埋伏在这里,很是紧张。几息过后还不见动静,想起小云子喊话的内容,顿时哈哈大笑:“云侯要是认输,直说就是,何故在这里做如此小丑行境。”

    小云子没有理会夜陀,他仰面朝天,似乎在等待着什么。渐渐的夜陀也发现不对了,他强忍着身上的疼痛,抬起头看向天空,那里有几个小黑点在飞向小云子,这是什么?难道是陨石?夜陀心中疑惑,难道这就是小云子的底牌吗?

    许敬宗喝的千日醉已经有了要发作的迹象,眼皮打起盹儿来,上眼皮在不停地和下眼皮打架,但是他不敢睡去,深怕自己在睡梦中被夜陀斩去了头颅。

    此时许敬宗也在睁大眼睛看向天空,他也不明白那几个黑点是什么,难道这就是金侯爷和云侯爷的底牌不成?

    眼见几个东西飞近了,大约看清楚了东西的面貌,那是几个泛着金属光泽的物件,巧夺天工,看不出丝毫手工打造的痕迹,金属物件还散发着金黄色的光芒,此时,正带着蓝色的尾焰飞翔云侯爷。

    许敬宗就处于一种懵逼的状态,这是神器,仙家宝物?居然可以飞,再看一眼那金黄色的光芒,更加确定了,就这卖相,能不是仙家宝物吗?

    眼见这几件仙家宝物,飞到云侯爷的身上,一阵金属的响动之色后,云侯爷便整个人被包裹在一个奇怪的全身铠甲中,铠甲的中心出散发着如同太阳的光芒,铠甲的眼睛出也透露着蓝色的光芒,仿佛这个铠甲是有生命的一样。这的确是仙器,云侯爷是神仙不成?。。。

    终于坚持不住了,许敬宗在大概确定自己是安全的过后,实在是没有多余的精力在去思考些什么了,直接倒在地上昏睡了过去。

    而一旁,除了金烨,老庄和那日暮也都是被震惊的脑袋中一片空白,都以为小云子是神仙呢,就差下跪了。

    小云子在钢铁战甲中,心中暗道:今天就是钢铁战甲第一次现世的时候。控制着战甲缓缓输出功率,整个人慢慢飞到半空中,居高临下地看着夜陀,钢铁的面甲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就如同一个神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