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画馆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长安城内最繁华的大街上出现了一个比较奇怪的馆子。

    说是馆子奇怪,却是也一点也不假,其他的馆子不管是做什么生意的,饭馆也罢,青楼也好,都只会在馆子门口安排人手,将客人往里面请。

    而这一个被称为画馆的地方,确实是比较特别,在门口有两个漂亮的女子在迎客,只是想要进入这个所谓的画馆的地方就必须要先花一贯钱买门票,然后才可以在漂亮女子的带领下进入参观半个时辰。

    我去,这是什么道理?都还不知道这个所谓的画馆是卖什么的呢,就要花一贯钱来买门票,门票是什么东西?做生意还有进门就让人付钱的道理吗?

    于是不少泼皮无赖就想冲进画馆去,找馆主人的晦气,这样一来,既可以解决心中的好奇,又可以借着大意来搞事情,还没有人说自己的不是。只能怪这家画馆主人的心太黑,居然进门就要收一贯钱。

    在街上出现了这么一家比较奇怪的馆子,自然也是吸引了不少的围观群众,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一边在下面平品着说画馆主人的黑心,一边起哄让泼皮进去闹上一闹,就差在手里抱着片西瓜在啃了。

    泼皮自然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门口迎客的女子也不阻拦,直接将人给放了进去。片刻之后,只听见一阵乒乒乓乓以及泼皮无赖求饶的声音,然后泼皮无赖就被人给扔了出来,形容凄惨。

    见事不可为,出来挑事的人也就没有了,只是众人对这个所谓的画馆里面到底是干嘛的却是更加好奇了。

    事实证明,长安城内永远不会缺少狗大户,对别人来说,一贯钱可能会是一笔巨款,但是对于狗大户来说,一贯钱和一文钱实在是没有多少分别。。。。。。

    终于有狗大户出来了,见馆外的群众只是好奇地围着,也不进去,一个狗大户不耐烦了,走了出来,冲着下面的群众道:“今天就让某为大家探探路。”说着就掏出了一贯钱。

    狗大户原本也是对画馆里面的东西挺好奇,就想进去看看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如今大义凌然地为众人探路,顿时收获了无数的叫好声,于是,狗大户掏起钱来也是更为地顺畅了。

    狗大户掏出一贯钱来,买了门票,在画馆门口女子的带领下,在无数围观群众的目光中走进了画馆。

    画馆外的人在狗大户进去后,就安静了下来,纷纷等待着狗大户出来,向大家解释这个画馆到底是干嘛的。这一等就整整等了半个时辰。

    在唐朝,读书人的地位那是十分地高,所以不管是乡下地主老财也好,城中的商户也罢,只要有钱了,没有人不选择附庸风雅,诗词歌赋自己是不会作的,但是可以花钱给自己买几首,到时候在人前背一背,自己脸上也是颇有脸面,画作也是必须要有收藏的,且不管他到底是何人所画,只要有收藏能够在朋友到来的时候,品评一番,到时候自己的逼格就高了,要是手中能有几件珍品,那一定是极有面子的事情。

    狗大户半个时辰后出来了,一脸的震撼与失魂落魄,想要再多看一会儿,可是旁边女子微笑着提醒时间到了,让他不好拒绝。

    见狗大户出来,众人纷纷询问,里面到底有什么?狗大户没有回答这些人,反而自语着什么,巧夺天工,漂亮,什么的,最后被问急了,就说这里面是仙人的画作。

    这一下众人震惊了,仙人?那是什么样的存在呀!仙人的画作又到底是怎样的画作?虽然不是每个人都有一贯钱来买门票,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对仙人画作的好奇,有人已经独自想象开了。身上有闲钱的已经都去买门票去了,和狗大户相同,这些人出来后也都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金烨的画馆算是在长安城内出名了,连带着金烨本人也是一下子为众人所知,这回,金烨不是以他高人子弟的身份和神奇的医术被大唐勋贵所知,而是以画仙的名号,迅速地以长安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开来。金烨的画作更是千金难买,实在是金烨根本就没有画作流传在外。。

    长安城内做官的,谁不会画点东西?但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花上一贯钱进画馆参观一下,那就不叫败家,这是一件雅事!

    顺带着金烨的画作自然在长安勋贵中有了名声,这些做官的自然不会和狗大户一样,除了震惊却半点形容不出来。那是将金烨的画作夸得花团锦簇,要是金烨自己在这,估计也得脸红。

    和金烨不怎么熟悉的,都是花上一贯钱,呼朋唤友地来画馆参观,画馆对于这些人颇为优待,里面可是有不少德高望重的夫子,对于他们,什么时间的限制自然是没有的,而且专门为他们安排了桌椅茶水,让他们可以一边坐着品茶,一边和老友谈论画作。

    和金烨熟悉的,就像程咬金,直接来金烨这里,抢走了一副月夜白虎图,说是将门子弟,最适合老虎豹子这些了。

    金烨对于这些小事,自然是不会放在心上的,大不了再画就是,可是心里忍不住吐槽道:这些老强盗。面上却是乐呵呵的,似乎被抢了画作是自己的荣幸一般。

    连着几天,画馆中,被这些老强盗给抢了十几副画,最可恨的居然有一个夫子老大人叫颜之推的,当着金烨的面,就把一幅画往怀里揣,还说窃画不算偷。得,您年纪大,不和您一般计较。

    金烨只能自己再拼命地作画,将空位给补上。

    李二和长孙在李二的书房内,李二笑眯眯的,面前是两张画,一副是工笔牡丹,一副是临摹的张大千的泼墨山水,也不知他是怎么弄来的。

    李二对着长孙道:“以前,朕一直不相信有世外高人的存在,如今从金小子和云小子的本事来看,他们确实是师从高人。”

    长孙应到:“这要是没有世代的传承,也不会有如此绝技,小云子如今做了格物院院判,只盼他能够将恩师的本事传下去。”

    李二拿起一本书,正是金烨献上的微表情心理学,对长孙道:“他们这一脉传承对人心最是有研究,云小子知道在什么时候应该怎么说话才可以达到效果,而金小子这个微表情却更是让朕大开眼界啊!这就不是一个人能够研究得出来的。”

    长孙却是哼了一声:“好好的一件赏画雅事却硬是让小金子给弄得都是铜臭味,还有云小子也是,生生用几个铁片弄出马蹄铁,将朝廷上的众位大臣一网打尽,整整收获了三万贯,也不知这对师兄弟是怎么了?就这么缺钱吗?看来是臣妾疏于对他们的管教了。”长孙皇后是雌威大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