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短暂的求学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金烨在长孙皇后雌威的压服,只能苦着脸在第二天来到皇宫求学。

    早有内侍等在这里将金烨带到听涛馆,这里是皇宫中大儒来给皇子公主们上课的地方。

    金烨进来一眼就看见小云子也苦着脸和程处默一起来这里上课了,只是不知这回是什么原因,总不会是像自己一样因为争勇斗狠就被抓进来了吧?

    仔细一打听,可不还是因为冲撞了皇后的凤驾而被拾掇进来了。金烨心中嘀咕:看来皇后就根本没有打算放过自己师兄弟两人啊!自己就是不摆擂台,估计多半也得进来。

    老实讲,金烨很讨厌儒家,甚至打算用自己的学问彻底让儒家失去市场。儒家很多都是在空讲而已,玩到最后发现实在是没有东西能讲了,于是什么理教之类的都来了,还为了满足自己变态的心理,让妇女裹小脚。

    但是当金烨见到进来讲课的大儒,心中的偏见就降低了不少。毕竟不是每一个儒家子弟都是那种钻研权术,溜须拍马,阿谀逢迎的伪儒。

    就像面前这个将要给自己上课的小老头,一言一行自有法度,身上充满浩然正气,让人一看就很有好感。

    不理会一旁李承乾,小云子他们对自己的挤眉弄眼,老者道:“今日有三名新生入学,希望你们能好好相处。”

    然后老头就开始考较几人的学问,结果一圈问下来,发现金烨和小云子根本就没有接触过经义。苦恼道:“之前听说你们师傅自号求败,在学问一道也是少有人及,不知他是用的什么给你们启蒙?”

    金烨虽然有过目不忘的头脑,但是平时又没有闲得蛋疼,自然不会接触这些东西,如今夫子问起,怎么回答,然道和夫子讲自己启蒙的小学时的书吗?他得的红圈圈最多?我只要第三层?估计说出来,夫子会喷你一脸。

    可是从心里来讲,金烨不想再说什么三字经了,在金烨看来,儒家的学问只要一句话就可以讲完了,就是仁义礼智信,其他的都是看怎么做,而不是学问了。

    更何况金烨理解中的仁义礼智信和古人的还有点不同。特别是礼,在古人看来,礼就是贵族始终都是贵族,平民始终都是平民,等级森严,就是礼。而在金烨看来礼就是礼仪罢了。

    所幸,穿越过来,金烨居然没有发现千字文的踪影,千字文可没有明言是儒家的书籍,上面都是些天文地理,反而有点像道家的东西。

    金烨可是记得千字文可是在南朝的时候,梁武帝为了教育公主而让人编写的,可是如今怎么会没有呢?金烨也不管那么多,史书就是一个谁都可以上来沾沾便宜的小姑凉,很多东西都是春秋笔法,一带而过,就像写宋太祖死的时候,简单的一个烛光斧影就一笔带过。谁知道千字文到底是怎么来的呢?

    金烨答道:“家师给晚辈启蒙用的是千字文。”

    夫子道:“千字文?不知是怎样的著作,背来我听听。”

    这回却是小云子在背,当年他给自己儿子启蒙的时候就没少弄这些,如今背起,眼泪就情不自禁地落下:“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寒来暑往秋收冬藏

    閏餘成歲律呂調陽雲騰致雨露結為霜金生麗水玉出崑岡”

    金烨也心情很是低落,要知道他和小云子一样,都是穿越者啊!一样再也见不到自己的亲人了。

    李二也不知和谁学的坏习惯,喜欢偷听墙角,只是这样能瞒过谁呢?肚子那么大,藏着墙后面,那如同孕妇一样的肚子就已经露出来了。

    李二走了进来:“云小子,哭些什么?”

    小云子解释道自己想起家师了。李二对这个解释很高兴,重感情的人一般都是不会背叛的。

    李二的兴趣主要还在金烨这里,自从他从程咬金那里听说金烨会读心术,心里就坐立不安,一个帝王的心思要是都被别人知道了,那还了得?于是问金烨道:“听程咬金说,金小子你会读心术?”

    金烨自然是打死也不能承认的。要知道三国时候,曹植手下重要的谋臣杨修是怎么死的?可不就是因为屡次猜中曹操的心思,让曹操没有安全感吗?

    对于李二的问话,金烨谦虚道:“一点小手段而已,也不是什么读心术,没有那么神奇。

    其实家师把这门学问叫做微表情心理学,讲的就是通过一些人微小的动作来看一个人的心理。打个比方说,一个人说谎的时候总是会情不自禁地做摸鼻子等动作。在比方你看向一个自己喜欢的人,眼中的瞳孔就好忍不住放大。

    这些小把戏对于身怀帝王心术和学识渊博的大儒是不起作用的,他们一言一行自有法度,已经不是可以从这些微表情中可以来看出来的了。”

    李二听了心中很满意,既然不是真的读心术,那他就不会担心,相反,李二反而对金烨说的微表情这门学问很好奇,他第一次听说还有这种学问。

    还好金烨在给程咬金用过读心术后就早有准备,从怀里拿出一本自己誊写的厚厚的关于微表情的书籍,献给李二。

    李二接过书籍就不再管金烨了。而旁边的夫子则不理会什么微表情,他正拉着小云子要他背千字文呢!这篇文章听起来极有感觉,如饮琼浆。

    金烨和小云子在听涛馆待的时间自然不会太长,他们所学自成体系,有了自己的道,对于夫子的课,也就是听听而已。

    小云子好像是被调去了格物院,而金烨因为太就在家闲了下来,可是难得来到这么一个有趣的世界,金烨自然不会就这么一直闲着。

    既然不让比武,那么我画画总成了吧,金烨在长安城内盘下一个店铺,准备办一个自己的画展,然后进门费就一贯钱,嗯,还得限制参观时间。

    虽说金烨不懂在画中融入精气神,让画作拥有神通,可是唐砖世界也没有什么神通啊!

    什么油画,素描金烨自然是不会拿出来的,这种东西在华夏也就新奇一点而已,没有意境都东西自然算不上上层之作。也就在现代时候被列强打破国门,才正眼看待这些画,在唐朝,这样的画作要是胡人拿出来也就罢了,堂堂一个侯爷拿出来是要被笑死的。

    但是,张大千的泼墨山水你见过吗?徐悲鸿的八骏图你见过吗?连每一根毛都清晰可见的工笔虎你见过吗?工笔花鸟你见过吗?后世各种技法更是层出不穷。金烨想起阎立本的步辇图,将李二画的那么大,其他人那么这叫什么?拍马屁也不能这样吧?金烨觉得自己在古人中几乎可以无敌了。

    虽然开创一个画派,成为一代宗师,对金烨来说比较困难,但是金烨只是在模仿前世大师的作品而已,以他被开发过的大脑,花上几年时间练习一下,以假乱真还是不成问题的。只是这些画作出现在一片空白的大唐会造成什么样的轰动,金烨就不得而知了。

    想起最近被自己打败的游侠们为了掩饰自己的失败,将金烨的本事夸大了不什么一个指头就可以开山裂石什么的,已经让金烨在私下有了剑圣的名声。估计这回,画圣的位置是跑不了了。

    金烨一脸寂寞如雪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