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白玉京与治疗红拂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在为人处事方面,金烨现自己确实没有云烨来的明白,索性现在两人是一伙的,金烨只要看见云烨在做什么,就跟在后面做就是了。

    两人先是去拜访程咬金和牛进达,程咬金还惦记着金烨打败他的事,虽然程咬金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但是见了金烨,依旧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看。

    程咬金道:“金小子,你师弟能制盐,能做饭,还能带回来亩产五十石的粮食,连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说什么话都有研究,你有什么本事呢,不会只有那两手武艺吧,要是这样,便算不得奇人弟子了。”程咬金的嘴是死犟的。

    金烨心中寻思,要是自己不拿出点本事,估计是唬不住程咬金的了,该拿出怎样的本事呢?

    科技这类玩意能唬住云烨,却唬不住程咬金这个大老粗,其他什么作画抚琴这类本事更是没法对程咬金说的。那自己在不使用仙术,弄什么神神鬼鬼之类的情况下,有什么本事呢?

    对了,心理学,读心术!金烨虽然看过很多心理学的书籍,但是这种本事还是靠个人天赋的,没有入微的观察能力和逻辑缜密的大脑,这种类型的书基本是看了也白看。

    但是没有关系呀!虽然金烨对法术的控制力还不够,利用仙法使用读心术会让受术人有点精神恍惚而被察觉,可金烨还有自己的本命法宝,连记忆都可以更改,更何况这小小的读心术了。

    而且到时候自己可以把心理学上的东西放出来,刚好可以掩饰自己会读心术的原因,根本没有人会怀疑到什么法宝上去。

    金烨眼睛盯着程咬金,直看得程咬金心里毛毛的,金烨乘着程咬金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对他用了本命法宝,突然金烨银牙都咬了起来,声音就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似的:“你居然想打我屁股。”

    程咬金猛然一惊,脱口道:“你怎么知道?”然后就反应了过来:“你能看出别人在想什么?”语气极为肯定。

    不理会在惊讶的程咬金,云烨和金烨又来到了牛府,见到了少了一只脚的牛进达儿子,云烨大善心,表示自己会帮他造一只脚。

    金烨一直对大唐的军神李靖颇为好奇,原本行程中没有去见李靖的打算,但是金烨生生地改了行程。

    递了拜帖,两人在李靖的府门外等待了好久,也不见有人来招呼搭理自己。

    金烨气定神闲,神游天外,自从道心开始恢复过来之后,他的心态变得极为的平和,很少再生气了。

    旁边的云烨就不同了,心中渐渐有了火气,你李靖就算本事再大,两个侯爷来拜访你,就算是有事不能接见,但是让管家把人接进府中大厅,奉上茶水总是应该的吧?

    云烨正准备拉着金烨一起离去,李靖的儿子李得誉将两人接了进去,和原著中一样,李靖老婆红拂在疯,这次云烨课还没有说什么见过虬髯客的事,可是依旧一把长枪从两人面前擦过。

    红拂嘴里喊着:“该死的大灰狼,看我不杀了你。”

    云烨脸色难看,那一枪差点扎穿他脑袋好不好!

    李得誉只能跑出来帮他老娘解释,云烨算是听懂了,红拂女得了人格分裂之症。云烨是一个热心的人,便不再计较自己差点脑袋被扎穿的事,他使出了浑身解数,连哄带骗终于将红拂女的病症给暂时压制下来。

    李靖和一个道长模样的人走出来,赞到:“久闻云候是高人子弟,没有想到家妻让长安城内众多名医束手无策的病症居然就让云候几句话给解决了。”

    一旁的道长对云烨和金烨打了个稽:“贫道孙思邈,见过两位侯爷。”

    金烨心中一动,在看原著的时候,金烨可是对里面的儒门世家没有好感,也许作为佛道儒三家并立的道家会给金烨带来意外的惊喜,也说不定!

    其他先不管,听说李靖本身也是修道者,看他现在和孙思邈的架势,应该关系不错,不妨将红拂女给治好,也好卖一个情面给李靖和道家。

    想到这,金烨对着李靖开口出声:“不知贵夫人是不是以前受过什么刺激,然后才会变成如此。”

    李靖眼睛一亮,他为了自己的妻子可是找过不少名医,原本李靖对妻子的病症已经是不抱希望了,如今咋听金烨说出病因,很是激动。

    转头看向金烨,心情激动地道:“不知金侯爷是否有办法能够治愈家妻,只要能治愈,本将军一定感激不尽。”李靖没有说重谢,相比李靖的感激,他的重谢确实不值一提。

    不过金烨却不敢真的就这么接着李靖的感激,道:“不敢劳将军感激,将军为了大唐也是戎马半身生,小子自诩有几分本事,愿意一试。”

    孙思邈问道:“贫道也略通医术,只是不知侯爷准备怎么医治。”

    金烨道:“只要让将军夫人忘记那一段受惊吓的经历,夫人的病症自可不要而愈。”

    待红拂清醒过来,金烨上前说些,看向我的眼睛,你很困之类的话。

    金烨却是在用催眠术给自己打掩护,催眠术这类东西是靠练习才可以掌握的,金烨可没有联练习过催眠术这类小玩意,所以虽然金烨的步骤全对,但是其实没有起到半分作用。他的意识已经在沟通本命法宝了。

    云烨像个好奇宝宝一样在旁边看着,要知道记忆可不是随便能够更改或者选择遗忘的,一不小心会出大问题的。

    云烨倒不是不相信金烨的本事,通过这些日子的相处,云烨现金烨虽然在处事方面有所欠缺,但是金烨知识却是渊博得不像话。云烨相信既然金烨已经开口了,那么红拂女的病症一定会好起来。

    治疗的过程没有半点神异的现象,金烨通过本命法宝将红拂那段不愉快的经历给抹除了,红拂女也很快就好了。

    金烨收获了李靖的感激,而孙思邈对于金烨和云烨治病救人的手段很感兴趣,跟在两人的后面,估计不把两人救人的方法学会是不会离开的。

    贞观朝每年都有一次大朝会,肯定一下过去一年的努力,展望一下来年的展,再封赏一下有功之臣,金烨和云烨自然也在其中。

    可是偏偏出现了意外,李二对独孤求败很敢兴趣:“独孤求败,是独孤氏的人吗?”

    金烨对于朝堂的事都是交给云烨去忽悠的,云烨道:“不是,这只是家师的江湖诨号罢了。”

    李二的兴致没有衰退,事实证明,云烨是一个不善于忽悠的人,结果忽悠出什么仙人抚我顶,结受长生的白玉京。

    金烨知道,白玉京就是一个坑,可不是李白诗中写的那么简单,接下来估计是不会太平了。

    但这正是金烨所希望的,不能经历得丰富些,精彩些,如何打这无聊的生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