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突破与翻过来打正面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与封赏一起到来的是,云烨家人的消息。

    云烨没有想到,在1000多年前的唐朝,他还能听到自己亲人的消息。他翻出自己随身携带的小木牌,激动地向前来宣旨的内侍求证着自己家人的消息。

    在得到确认以后,云烨的心早已飞回了长安,和自己的亲人团聚了。

    但是不知怎的,云烨突然想起了,来年将要爆发蝗灾的事情,顿时,行程就被耽搁了下来。借着李承乾以及皇家的声望,云烨以及左武卫费尽心思,终于在陇右筹集到了几十万石的粮食。

    为此,云烨多耽搁了几个月的时间,原本还打算多筹备一点粮食,以应对来年那惨绝人寰的蝗灾。只是不知李二是怎么想的,居然让左武卫停止下来,不再继续筹备粮食。

    此时的云烨哪里知道政治斗争的残酷?还想着怎么多救活两个人,而李二想的是如何利用这次蝗灾,打击山东世家的势力。

    带着粮食,一路上走走停停,云烨一行人也很快来到了长安,见到了传说中的云家仅存的妇孺,没有半点生分,就像两滴水一样,一家人很快就融合到了一起。

    金烨在一旁看着云烨和云家老夫人,祖孙两相认的情景,心中无限感慨,云烨穿越了1000多年来到了唐朝,居然还能够找到自己的亲人!

    自己呢?估计再也见不到前世的亲人了,不由的,金烨有点伤感。面上带着笑容在祝福云烨,而自己的内心却是无比凄凉,他有点想家了。

    云烨是一个心思细腻的人,自然发现了金烨的强颜欢笑。对于金烨这个这些天一直都是在照顾自己的名义上的师兄,云烨还是充满好感的。

    云烨将祖母带到金烨面前,道:“祖母,这是我师兄,在师父身边一直都很照顾我,师兄是孤儿,不如您将师兄也认作孙儿吧!”

    老夫人此时刚见到孙儿,无比高兴,对于孙儿的要求自然是有求必应。而且能够多出一个孙子,对于人丁单薄的云家而言,又有什么不好的呢!

    看着满脸慈眉善目的老妇人对着自己微笑,金烨仿佛又找到了家的感觉,人是不能够没有根的,没有根的人就如同浮萍一样。

    男子汉在外拼搏,可不就是为了照顾家吗?这是一份责任,是扛在肩上的担子,没有这份担子,就不能算是一个完整的人。

    金烨如今找到了这种担担子的感觉,心中有了亲情的羁绊,那是一种踏实的感觉,似乎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眼前这大小几十个妇孺能过的好些。

    想到这,金烨的气质沉稳了不少,在他人还没有感觉到的时候,还得道心再次坚定起来,不再迷茫,而是有了自己追求的方向。

    金烨两眼中透出一抹异样的神采,虽然有点美中不足,并不是自己真正的亲人,但是,这有什么关系?

    人聚,人散,一切都是缘分而已,既然老夫人把自己认作他的孙儿,那就是他的孙儿,又有何不可呢?

    金烨想通了关键,修为一直缓缓增加着,有空间中的世界树给他补充灵气,金烨倒是不担心灵气不够用而阻碍自己的突破。

    修为一直增长到了苦海境巅峰,无边的苦海里,法力形成的法海波涛汹涌,整个苦海恍如一个蛮荒世界,被那滔天的巨浪给遮盖。

    福临心至,金烨的精气神高度凝结,变成一个芝麻大小的东西,就像一个种子一样,出现在苦海中,沉入那波涛汹涌的海底。

    却是金烨修为突破到了真种境,诚如玄真所言:困扰金烨修为的,永远不是吸纳天地灵气的速度,而是他的心境。吸收灵气这种事,自然不会困扰天赋出众的金烨。

    金烨的突破,水到渠成,自然而然,眨眼间就完成了。在云烨等旁人看来,只是金烨的神色恍惚了一下,就恢复了,只是金烨身上的气质越发出尘了。

    金烨对着老夫人拜倒:“金烨见过祖母。”

    你老夫人连连应是,脸上的笑容越发浓郁了,嘴上说着:“乖孙,快起来。”

    金烨和云烨正在这里认亲,皇宫中的李二也没有闲着,他的面前跪着一个人,在禀报:“启禀圣上,经百骑查证,云烨确实是云家的长孙,而金烨原本是关中一个大户人家的子弟,只是不知得罪了游侠,被人给灭了门。如今唯一不知的是,他们师兄弟两人中间这些年去了什么地方,而臣下确实是没有听过独孤求败这号人物。”这里却是金烨利用自己的本命法宝,修改了几个人的记忆,给自己伪造了一个身份。

    李二头疼的挥挥手,对于这两个每有奇思妙想的师兄弟两人,他总是有一种无法掌控的感觉,作为一个皇帝,他是非常讨厌这种感觉的。

    李二,揉了揉发疼的脑门,叹了一口气,长孙皇后不知何时进来了,看见李二在叹气:“不知皇上有何事烦心,说出来,也好让臣妾帮你分担些。”

    李二没好气的说道:“还不是云烨和金烨那两个师兄弟,总给朕一种没有办法看透的感觉。”

    长孙皇后道:“不如就交给臣妾吧,改天臣妾把他们召进宫中管教,任他们有天大的本事,在这皇城之内还不任臣妾捏圆捏扁!”

    金烨和云烨还不知在宫中,有两个吃人的霸王龙盯上他们了,他们先是陪着老夫人去寺庙还愿,如今又带着一众妹妹去集市逛街。

    正在开心的关口,一只咸猪手伸向了一娘,被云烨用花瓶打断。

    咸猪手的主人是一个锦衣公子,捂着手大声哀嚎,他的豪奴平时都是欺软怕硬的角色,只在旁边喊着杀人啦或者是你们居然敢打庵家二少爷之类的话。

    旁边其他人也都劝云烨快跑,说庵家老爷是內府主簿之类的话。

    云烨心中冷笑,內府主簿算个屁,老子是侯爷。转身就把锦衣少爷的手砸成肉泥,还觉得不过瘾,就要找来秤砣去了少年的是非根。

    金烨连忙将云烨拦住,这要是打下去,这件事,云家也不好再追究了,砸烂手只是去除作案工具罢了,接下来才是重点好不好?就这么算了,世界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不过是非根还是要去的,金烨招来一旁一脸为难色的衙役,道:“以平民之身,冒犯大唐两位侯爷该当何罪?”

    衙役听说面前有两位侯爷,头低得更低了,心中嘀咕,这怎么算罪,敢这么做的,都已经死了,看着金烨的脸色,试探着说:“三十大板?”

    金烨一脸嫌弃:“大唐侯爷这么不值钱?”

    衙役赶紧改口:“一百大板!”

    金烨点头,示意衙役拿手中的棍子行刑。

    衙役只能听从,侯爷,还是两位,他们实在得罪不起,正要把板子往锦衣少年的股部打去。

    金烨道:“停!”

    衙役立刻停下手,看金烨要说什么。

    金烨继续说:“把他翻过来打,会吗?”

    衙役一脸为难,翻过来打,那人还不给打废了吗?

    金烨不知道律法,但是依然瞎扯道:“律法上有明确说必须要打股部吗?”

    衙役看了一眼金烨,废话,这时候他们也算看出来了,侯爷根本就没有想把庵家老二的是非根留下,就是律法上说必须要打股部,这时候也要说没有。

    一咬牙,几个衙役相互使了个眼色,提起棍子就狠狠地往庵家老二的是非根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