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玄真的怒火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金烨准备在这个位面的能源公司彻底稳定下来,再过几个月的时间,就要离开这个位面了。

    金烨现在比较迷茫,他找不到自己活着的意义,也找不到自己生存的理由。难道是为了活着而活着?

    在潜意识中,金烨想要找玄真,玄真老头修为高绝,已经半只脚踏入了长生的范畴,而且又活了这么多年,想必能够指点自己的迷津。

    托尼总是时不时地出来,和金烨讨论一些钢铁战甲的改进方案,自从现金烨似乎在科技上有很高的造诣过后,共患难的经历让托尼没有怀疑金烨,接近自己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目的,毕竟金烨连核聚变这样的技术都没有对自己隐瞒,不是吗?

    托尼反而像是现了自己的同类一样很是欣喜,要知道,天才往往都是寂寞的,他们享受着常人或崇拜或是嫉妒的目光,但是没有人能够理解天才的内心世界在想什么?由于天赋的差距,也少有人能够和天才他们成为真正的朋友。

    托尼也是这样,而现在,托尼现金烨居然是一个不弱于自己的天才,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那是一种独孤求败找到了能够和自己力敌的对手一样的感觉。

    一个人如果太聪明,就会被别人当成怪物。或许在托尼的心中,金烨的出现证明了自己不是一个怪物,而是一个比普通人聪明一点的人罢了。

    金烨也是在感叹托尼的天赋,你必须承认,当一个天才全心全意投入到一件事当中的时候,他所能爆出的力量是多么地强大。

    那是一种一个人就可以推动整个文明进程的感觉。

    可逆核聚变的技术居然很快就被托尼捣鼓了出来。可见托尼在能源这方面确实有过人的天赋。

    可是,原本金烨以为比可逆核聚变简单得多的动力系统方面却出了问题。

    要知道宇宙中可没有空气,所以像飞机上的那种喷气动机的原理是不能够在宇宙中航行的。

    而像火箭这类的航空器,用的都是燃料动机,就是自带燃料,燃烧后会产生气体,喷射这些气体获得推力就可以在外太空中飞行。

    可是这对托尼和金烨来说却是根本不现实,钢铁战甲这么小的战甲可带不了多少燃料,进入太空就没有办法随心地改变方向了。

    受制于科学技术的展,托尼最终还是没有能够想到什么好的办法,也许在以后有了更先进的引擎,或许托尼的愿望能够实现。

    不过也不是一点进步都没有,至少现在战甲上有了很大的突破,已经能够在近地轨道上飞行而不受环境的影响了。或许加装上一些航空燃料,然后不变化方向,依靠惯性,利用战甲登6月球不是问题。

    但是这也意味着,宇宙中不能只依靠核聚变方舟反应炉的能量进行飞行了,更不能在太空中随意地变化方向了,就如同一个死物一般,这对比较迷信方舟反应炉和性格比较随意自由的托尼来说,这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天涯海阁的太上峰还是没有变,依旧是那么的安静,那么地和谐,没有人敢在这里大声吵闹,因为这里是太上峰,是太上居住和潜修的地方。

    在其他的空间中,金烨待了也有大半年的时间了,但是修真界才过了几个时辰的时间,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在金烨的心头一闪而过。

    金烨咪了一口稀释过后的生命之源,微微变得年轻了一些,这下大概是没有人可以现自己的异常了,金烨想到。

    进入玄真的洞府,现玄真没有在修炼,到了玄真这个境界,单纯的打坐,修炼法力对他的用处已经不大了,玄真修为的进步需要靠悟,感悟天地万物,或许偶尔一线灵光闪过,就修为大进,突破了。

    玄真拿着一直画笔,在一张雪白如雪的灵纸上勾勒着。

    金烨没有打扰玄真,而是站在玄真的身旁,静静地观看,金烨知道,如果自己这个时候打扰玄真,老头的心里一定会很光火。

    由于玄真喜欢书画和丝竹的原因,金烨平时也没少向玄真老头请教这些方面的东西。

    看玄真作画是一种享受,作画的墨蕴含枯、焦、浓、淡、干的分别,画笔又有粗、细、直、刚、柔、轻、重的变化,玄真将这些变化比作画中五行,唯有调和五行,演化自己画中的乾坤,画出来的画才能够灵动,才能够将自己的精气神融入其中。

    可以说,玄真作画作的不是画,而是自己的道。

    所以,虽然金烨在玄真这里学习了很多作画的技巧,更是在现代社会学习了不少新颖的理论和技法,但是金烨画的画始终都是比不上玄真老头的。

    因为玄真可以很轻松地将自己的精气神融入画作之中,让画作具有种种神妙玄奇。

    似是感觉到金烨的到来,玄真放下笔,转过身,看向金烨。

    以玄真的修为自是现了金烨道心不稳,所以面色顿时严肃了起来,一代宗师的气度在玄真的身上体现了出来。

    仿佛在此刻,玄真不再是金烨认识的那个有点散漫,有点猥琐的老头子,而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盖世豪杰。

    玄真的声音不带丝毫的感情:“说吧,怎么回事?”

    金烨道:“弟子突然感觉人生在世,蝇营狗苟,实在是找不到人生的意义。”

    玄真却是明白了金烨的意思,冷哼一声,道:“跪下。”

    金烨只得跪下乖乖听训,反正是跪师傅,也没有什么丢不丢人的。

    玄真继续火道:“你才多大,就已经活腻歪了,想死了不成?一直以来,你都是伪装自己,掩藏那份不属于同龄人的成熟,让自己变得幼稚一点,但是这又如何能够瞒过我的眼睛,我认为你颇有悟性,异于常人,是一个天才,有一天能够自己自己想明白,可是你太让我失望了!修真修真,说到底是在修真我,本我,你都不能面对自己的内心,时刻都在掩藏自己,不知道自己的本我,还修个什么真!”

    玄真声色俱厉:“果然,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出现问题了。”

    金烨苦笑,自己作为穿越者,有着自己的秘密,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不得不掩藏自己。而且自己没有实力,穿越到其他位面也是属于黑户,只有演戏掩藏自己才能融入其中,才可以接近剧情,为自己谋取好处。谁知现在看来也是大大地不可取啊!

    玄真越说越气:“你有什么功德?能够踏入修真一途?也敢妄想成仙,长生不老?当初我拜师的时候,为师傅烧水做饭洗脚,跟着师傅行走世间救人无数,到如今才有如此修为!你呢?给为师洗过脚吗?下山救过人吗?”

    金烨听到这,确实有点惭愧,他从现代来,被外国文化入侵,学习知识也都是花钱请老师,一手钱一手货,谁都不欠谁,自然是无法体会玄真说的这些。

    最后玄真叹了口气道:“看来还是我太着急了,当初收你为徒,除了那滴眼泪,以及你的天赋之外,主要还是我感应到了我们之间的师徒缘分。故而收你为徒,只是你现在还太小了,这次正好有一批外门弟子要出去办事,你就随他们出去到红尘中历练一番再回来吧。”

    金烨躬身应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