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本命法宝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玄真的洞府说实话并不像人们所认为的那样,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张石床,一张石桌,再配上几张石凳,最多再加上几本道藏罢了。

    玄真的洞府分为三进,最外面的一间空荡荡的,只有几只蒲团,当初玄真就在这边传授金烨口诀的。

    第二进洞府是用来待客的地方,装扮的颇为雅致,在洞府中间有着一个水池,里面的水居然是活水,也不知道玄真老头是从哪里引来的。

    在水池中植了三五棵莲藕,可能由于水温温热的原因,莲藕居然已经开了花,花瓣的颜色是金黄的。在洞府的正上方刚好有一个小洞,一缕光线从上面洒下,照在莲花上,整个花越发的神圣圣洁了。

    在洞府的四周挂了一些画作,都是玄真自己的手笔。

    金烨见了这些画作,在赞叹玄真技艺高超的同时,也不由有点纳闷:玄真为什么要痴迷于画画而没有全心修炼?而另一个金烨认识的太上级别的高手玄灵子也是如此,整日留恋红尘之中,也没有专心于修炼,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修仙的时间很空吗?居然可以有这么多的时间专研修炼之外的东西。

    不过金烨没有询问玄真,也许是自己的境界还没有到,等自己到了这种境界的时候,玄真老头会教自己的。

    至于第三进洞府是玄真老头的卧室,旁边有一个书架,上面放的是一些道藏以及修真界中的奇闻趣事,没有什么可以介绍的。

    金烨和玄真如今就在第二进洞府中,两人大眼瞪着小眼,都是一副看对方不顺眼的样子。

    不过最终胳膊拗不过大腿,金烨只能败退。

    玄真老头舒服地盘坐在地上,半个身子倚靠着水池,脸上满是胜利者的得色,不过每次想起自己藏在床下面的“琼花酿”居然少了一半,玄真就忍不住面颊抽动,拿眼睛狠狠地瞪着金烨,看哪哪都不爽。

    金烨跪坐在玄真老头的正前方,显然这次和玄真老头较量,金烨是吃亏的,只看金烨那虚坐的姿势就知道了。想必玄真这次发了真火,所以金烨的屁股蛋还是没有逃过一劫。

    玄真言归正传,开始为金烨讲解本命法宝的炼制方法。

    由于心情不佳,玄真直接将一个储物袋扔给了金烨,掩饰着说道:“前次我走的匆忙,忘记了向你询问你要炼制什么样的本命法宝,我又正好要出去采风一番,为自己的画作找点素材,所以就到处跑了跑,修真界中算得上名贵,我还看得过眼的炼制本命法宝的材料,差不多都帮你找齐了。”

    金烨心中微微感动,这么为徒弟着想的师傅在现代社会还是比较少见的,在那个被金钱掌控的社会,想要体会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这种情怀实在是一种奢望。

    不过金烨虽然心中感动,但是以他死要面子的性格,是断不会就这么简简单单向玄真缴械投降的,屁股蛋上的疼痛感还是在提醒着金烨,刚刚是谁不给半分脸面,上来就要下死手的。

    金烨一把将储物袋抓了过来,揣进了自己的怀里,道:“谢谢了,玄真老。。。”

    金烨刚要喊“玄真老头”的,不过被玄真一个眼神给吓了进去,最后的“头”字没有说出口,顿在了半空。金烨才记起,自己是不是太随意了,这里可是等级森严的修真界,可不是前世的现代社会了。暗暗告诫自己,以后一定要注意,切不可因为这些小事而拖累全局。

    玄真道:“清玄徒儿,你对自己的本命法宝可有什么想法?”

    金烨还没有从刚才的事中回过劲来,闻言一愣。

    说实话,金烨在玄真书籍中并没有看到过有关本命法宝的记载,所以金烨也从来没有考虑过有关本命法宝的事。

    想来是玄真对于自己的前路自有打算,已经不需要借鉴书上的东西了。

    金烨苦笑,还是自己的修为太低,金烨到了天涯海阁,已经太多次因为修为低下而吃苦头了。

    金烨遂摇了摇头,表示对自己的本命法宝没有想法。

    玄真没好气地看了金烨一眼。金烨腹诽:一个老头子学人家姑凉家乱丢媚眼。金烨顿时菊花一紧。

    好在玄真没有发现金烨的小心思,放出自己的本命法宝。

    只见一个黑色的巨鼎突兀地出现在了金烨和玄真两人的中间。说鼎是黑色其实并不准确,鼎的周身还有很多神秘的金色纹路,有些像是上古文字,有些依稀可以分辨出日月星辰,虫鸟鱼兽。

    鼎呈三足而立,笼罩着强大的气场,似乎只要黑鼎立在这里,就可以压碎空间,打破时间一般。

    金烨咽了口唾沫,虽然知道这是假象,但是依然震惊了,一个鼎就这么厉害,那作为鼎的主人又是何等的厉害呢?忍不住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师父,您如今是什么修为?”

    玄真诧异地看了金烨一眼,这时候不应该关心法宝吗?怎么想到问这个?不过玄真还是忍不住装逼道:“为师资质愚钝,苦修至今,还差半步才可以踏入仙境。不过这半步之遥,有时候却是如同天沟一般,仙道艰难啊!”最后一句却是有感而发。

    不过玄真把话题转了回来,道:“本命法宝的材料都是从凡器演变而来,这些凡器吸收日月精华,或是久经灵气侵染,无数年之后就变成了这些灵材。”

    玄真停顿了一下,继续道:“这些灵材需要的火候并不是太高,普通的地火就可以熔炼。不过炼制本命法宝最为关键的就是铭刻阵纹了。”

    说到这玄真面有得色,阵法可是他的强项:“大成的阵法,以日月为眼,以周天星辰作门,其中变化万千,高深莫测,动则天塌地陷,宇宙挪移。这样的阵法师谓之天师。”

    玄真看了金烨一眼,鄙夷道:“估计你是一辈子也达不到这样的本事了。次一级的阵法则是因地制宜,依据地脉,调之以风水,查之以兴衰,这样的阵法师谓之地师。”

    “再次一级的就是运用灵石,夺天地造化,查人善恶,破阵御敌,庇佑一门一派,谓之阵师。”

    “其余尽皆不入流,只能布置三五个阵法,用来与人争斗的算什么阵法师。”玄真气道,似乎说这种人简直就是降了自己的身份。

    “不过还有一种,连这种不入流的都不如,只能刻画铭文,以来达到阵法的功效罢了,这种方法太过繁杂,稍微大型一点的阵法,所要刻画的铭文简直是比周天星辰还要复杂,极为不实用,不过对于你还正合适。”玄真抛出几步书给金烨,但是在言语间继续打击金烨道。

    金烨被玄真说的阵法师的大神通所吸引,接过书没有细看,但是对自己的本命法宝已经渐渐有了点头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