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暗斗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藏身在松树后面的清禪子倒是没有想到金烨出手是如此的干净利落,还没开始,打斗就已经结束了。清禪子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有点意思。”然后转身看向其他三个真传弟子道:“看看你们找的都是什么人,草包一个,没有想到竟然是如此的废物。”。。。。。。

    四师弟很是狗腿地道:“师兄,现在怎么办?要不要重新找人来……”四师兄的意思很是明显,不达目的不罢休。。。。

    清禪子摆了摆手:“算了,区区苦海二层的境界,还不值得我们花这么大的心思。”突然清禪子话锋一转:“不过要是能给他制造点麻烦也是不差的。走,我们去会一会这个所谓的第十真传。”

    “哈哈哈!”人还没有到,清禪子那略带威仪和霸气的笑声已经先传到了金烨的耳中。“没有想到,师弟修行时日不多,手段倒是不差。”

    只见清禪子一路走来,沿途的亲传弟子纷纷避让,金烨眉头微蹙,暗道:真正的麻烦来了。

    金烨谦虚道:“不及师兄神通。”

    清禪子来到旁边,一边蹲到络腮胡的旁边,伸出手查探脉搏,看样子好像是要救治络腮胡,一边嘴里答应着金烨:“师弟天赋出众,好好修炼,以后你也可以的。”

    金烨道:“多谢师兄教诲。”

    清禪子看着络腮胡,确定他只是晕了过去,心中念道:别怪师兄我太不近人情,你知道的太多了,而且现在死掉的你比活着的你更有用。你就放心去吧。。

    清禪子的右手轻轻拂过络腮胡的胸口,将络腮胡心脉震断。只见络腮胡突然眼睛睁的大大的,嘴角溢出鲜血,然后就没有了气息。

    清禪子的动作不大,即使金烨也没有发现。清禪子道:“师弟,你出手太重了,即使这位亲传师弟对你有言语冒犯,你也不该害他性命。”

    金烨闻言就是一愣,自己明明没有要络腮胡的命呀!怎么听着他已经没有命了呢?难道是出手太重了。

    金烨上前几步,发现络腮胡却是是没有了气息,只不过金烨自从去了龙蛇演义世界后就一直对医术很感兴趣,一眼看出了,络腮胡的致命伤不是后脑,而是自己碰都没有碰过的心脉。

    那么,事实已经很明显了,这是有人要害自己,金烨暗道自己大意了,没有想到有人会在大庭广众之下陷害自己。

    金烨大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清禪子,除了自己接触过络腮胡,也只有这位真传二弟子了。联系到络腮胡毫无道理地跳出来为难自己,金烨就是再傻也明白了:这是针对自己设的局。而设局的多半就是眼前这位刚刚杀人灭口的清禪师兄了。

    金烨暗自思索对策,这个一言不合就杀人的名头自己是万万不能担下的。要是被说出去,自己还怎么聚拢人脉,以后还怎么竞争少掌门之位呢?可是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到一个好的办法,金烨一咬牙,为今之计,也只有效仿曹孟德了。想当年,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但是曹操嘴上是打死都没有承认。

    虽然这不是什么好的办法,但也不失为一个应对之策。金烨一口否定地说道:“师兄说笑了,师弟我怎么会随意伤人性命呢?何况他还是天涯海阁中的亲传弟子,也算是我自家人了。我看这位师弟的致命伤是在胸口,而刚刚我打击的是他的后脑,所以依我看,这位师弟却不是被我所伤,想必是他身上另有顽疾,如今一朝爆发所致。”金烨却是没有想到要和清禪子硬磕,便也没有提及络腮胡是被清禪子所杀。

    然而清禪子却不打算就这么放过金烨,刚准备继续给金烨挖坑,这时,一道和煦有如春风的声音传来:“这里发生了何事?”

    清禪子道:“原来是师兄来了,我们正在这里讨论我们的十师弟失手打死了亲传弟子的事呢!”清禪子用心却是险恶,让大师兄清智子来处理金烨,要是罚金烨,想必金烨就会疏远大师兄,要是大师兄不罚金烨,那他的仁义之名就要毁了。

    大师兄清智脸色严肃,看向金烨道:“是吗?”

    金烨道:“大师兄明见,我只是将这位师弟打晕了过去,谁曾想他旧疾发作,心脉断裂,却是死了。”

    清智师兄又看向清禪子,还是问道:“是吗?”也不知道怎地,清禪子被一看,心中虚了几分,模糊着就答道:“正是。”

    话一出口,清禪就后悔了,看来这次要让金烨给过关了,不过最让清禪子在意的是清智大师兄的修为,居然一眼就让自己心虚,看来师兄的修为又高了,清禪子心中暗自嘀咕。

    与清智师兄修为又提高相比,金烨的事简直是不值一提,清禪子已经没有了继续纠缠下去的兴趣,只想快点离开,让后让人四处寻找一些可以增加修为的东西,在修真界,实力才是根本,清禪子自然不愿看到清智子的修为高过自己。

    不过这里的事还得有一个了结。清智子的目光向四周扫了一眼,见其他人还有众多的亲传弟子都看着自己,清智子理了理头绪道:“事情基本上我已经清楚了。”

    清智子见大家都在听,于是接着道:“这位亲传弟子以下犯上实在是不可取,而后来我这位师弟失手伤人也是有错。究其原因,一切罪责都应该怪我,我未能协助掌门好好管教你们,实属不该,我愿意扣除我半年的供奉以抵罪责。不知大家是否满意?”

    众人皆道:“大师兄仁义。”

    清智语气一转,对金烨道:“小师弟这次你也有错,我代掌门罚你在太上峰禁足半年,你可服气?”

    这个惩罚对金烨来说也是聊胜于无,道:“师弟我服气。”

    清智道:“如此,大家就散了吧。”

    待众人离去后,金烨对清智子说道:“多谢师兄为我解围。”

    清智子道:“师弟以后切不可茹莽行事。”

    金烨点头表示明白。

    清智子道:“以后师弟有什么困难都可以到紫霞峰来找我。”清智子抛出了橄榄枝。

    金烨实力弱小,正需要庇护,闻言心中踏实不少,谢过了清智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