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苍天待我何其薄也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在整个天涯海阁内,金烨最好奇的还是坐化峰了,金烨从玄真的藏书里没有发现丝毫的记载,而其他的山峰,在玄真的藏书里或多或少的都有提及,这不得不让金烨有一种探寻的**,整个心里就像有猫爪子在挠似的。

    里面有着什么?上古仙人的宝藏?门派底牌的藏匿地点?或者这里关押着什么十恶不赦的绝世魔头?

    金烨躺在琼树下,咪了口从玄真床铺底下翻出来的酒酿,陶醉地闭上了眼睛,这种种种花,修修仙,喝喝酒的日子真是令人感到惬意。金烨看着手里的酒壶,暗自感叹了一句:不愧是琼树上的果子酿造出来的酒,先不说味道如何,单单是这酒香,闻一下,人就醉了。金烨彻底放下了心底的那一丝担忧,哪怕是玄真回来发现酒少了,对金烨又打又罚,金烨表示,我认了,能够喝到这样的佳酿,这波不亏。。。。。。

    阳光透过琼树的枝叶,斑驳的光斑撒在金烨的脸上,眼睛上,使得金烨不由的眯起了眼,一丝困意涌了上来。。。。。

    “铛铛铛铛”连着的四声清脆而又悠扬的钟声响起,似乎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金烨模模糊糊间听见这铃声,喃喃道:“音色不错,很好听,就是急切了一点,略显不美。”金烨摇头晃脑地点评了一下,可是下一刻金烨清醒了过来,这里是修真界,可没有人开什么音乐会,自然也不会无缘无故地响起铃来,猛地金烨想起:亲传及以上的弟子集合的命令可不就是四声铃响吗?

    金烨想到这,猛地站起,就要向外跑去集合,可是由于刚才酒喝多了的原因,金烨只觉的天旋地转,难以站稳。金烨急忙稳住身形,脸上显露出一丝醉态的潮红。

    金烨出了仙草园,站在山顶向下看去,可能是由于这里是太上峰的原因,所以倒是有不少的身穿紫袍的亲传弟子在这里收拾忙活,这一会儿,全都向着山下跑去。

    金烨也不知道这会儿要去什么地方,只好跟在后面,刚开始的时候,金烨跑得还有点磕磕绊绊,可是跑到山下,出了太上峰,顿时一股寒意袭来,金烨的酒立刻是醒了不少。金烨才发觉,原来如今还是在冬天,紧了紧身上的道袍,回首看了看太上峰,金烨暗道:这恐怕就是阵法的力量了吧。回过头,金烨准备继续跟上前面的亲传弟子,可是金烨眼光一扫,发现一个熟人,正是玄灵子师伯的童子,清信子师兄。。。。。。。。。。

    金烨快步走了几步,跟了上去,喊道:“清信子师兄。”却是声音还没有到,金烨身上的酒气就已经先到了。。。。。。。

    正在小跑的清信子闻到一股酒气袭来,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头,待听到金烨的声音,见到金烨的人,才道:“原来是清玄子道兄,我可是当不得师兄的称呼,您现在可是真传弟子,这么称呼我这个亲传弟子,要是被别人听去了,我可是要有排头吃的。”

    金烨毫不在意地道:“这有什么,你本来就比我先入门嘛!而且你整日侍奉师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师伯身边只有你一个人,想必过不了多久师兄就会被师伯收入门下,成为真传的。”。。。。。。

    清信子听了,脸上的神色亲近了不少:“我们还是互称道兄就好了。”。。。。。。

    金烨点点头,继续询问:“道兄,不知这次发生了什么事?要我们去哪里集合呀?”

    清信子面色凝重,道:“这次是去坐化峰集合,恐怕是门中有长老寿元将尽,要坐化在那里了。”清信子感慨:“果然还是不达仙境,终为尘土,道兄要好好修炼才是,切不可沉迷酒色之中。”最后一句,却是在说金烨。

    金烨闻言,尴尬地点了点头:“多谢道兄指点。”

    坐化峰里面有一个大峡谷,那里灵气充裕,是很多寿元将尽的长老们最后一搏的地方,突破成功,将有数倍的寿命,突破失败,则灰飞烟灭。众多亲传弟子自然是不会下去的,万一打扰到长老突破就不好了。所幸在峡谷的绝壁上有一个巨大的石台,正好可以供大家落脚,而且从这里向山谷中看去,可以上是一览无余了。

    金烨和清信子来的时候,峡谷的平台上已经站满了六七百个亲传弟子,金烨差不多是最后来的了。在一众亲传弟子的前方,有着九位身穿紫金道袍的真传弟子,分为两派,在几人的中间有一个身穿半儒半道的儒雅中年道人。

    清信子向金烨介绍道:“那位中年人是儒君,和琴尊,剑君三人一起协助掌门处理门中事物,地位仅在掌门之下。”

    儒君显然注意到了金烨的到来,向这里扫了一眼,金烨远远的躬身行了一礼,儒君微微地点了点头,显然金烨这种守礼的做法很是符合他的口味。

    金烨身穿紫金真传弟子道袍,很快就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周围的其他亲传弟子纷纷道:“师兄好。”

    前面的真传弟子也是发现了金烨,其中为首的两人,一人的目光带着侵略性,上上下下将金烨打量了一个通透,还有一人是微笑的向金烨点了点头,金烨冲两人打了一个稽首。

    儒君道:“这次是菊草峰的一位长老,寿元将尽,在此突破,尔等不可喧哗,以后应当好好修炼,争取长生不朽,实现我辈修士的梦想。”

    众人齐声应到:“弟子谨记。”

    其实,正真能够突破的长老,也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早就突破了,这里其实也就是最后一搏罢了,所以来到这里的长老基本没有突破成功的。

    果然,一阵剧烈的灵气波动后,传来了峡谷中长老悲壮而又凄凉的怒吼:“苍天待我何其薄也!余自四岁习道,日日勤修,风雨无阻,不敢有一日疲也,夙兴夜寐,不曾有片刻忘也,何故如今突破法相而不可得,寿命将尽?苍天不公!我不服,我不服,我不服!”

    一道白光冲天而起,在白光中,那名长老化作无数发着光的粒子,随风消散,千年苦修,一朝化为泡影,而在原地,什么都没有留下。旁观的一众弟子,神色凝重,呆呆地站着,不知道各自都在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