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至诚之道可以前知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我打江南走过,

    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

    你的心是小小的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足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的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我哒哒的马蹄声是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金烨一直都是孤独的,他有着穿越时空的本事,但是也正是因为如此,金烨对于所有的世界来说,不过就是一个过客,你来了,你又走了,如是而已。

    晚风轻吹,带起金烨额头前的一缕发丝,金烨是讨厌剪发的,毕竟在现代男子留着长头发最多算是前卫一点,但是在修真界,剪头发就是另类了,若不是和尚的话,那就一定是妖魔了。金烨到底还是要回去的。

    站在孤儿院的楼顶上,抬头仰望星空,这里是金烨每天都要来的地方。两年来,刮风,下雨都不曾停过。两年前,唐紫尘离开了,留下了一本国术实录,然后王超也要去建立自己的势力。留在这里的,只剩下了金烨。

    孤儿院里面灯火通明,这会儿是刚刚吃过晚饭的时间,在饭后总归有一些小游戏,小活动,里面不时地传出银铃般的笑声。

    金烨的心在此刻却是很平静,一如这平静的月光,此刻,金烨仿佛隔绝在这喧嚣的世界之外,一切的荣辱利害仿佛都消失了一般,只剩下金烨一人,独自面对自己的内心,所有的掩饰隐藏都不见了,只有能够面对自己内心的拷问,并且明悟他,如此才可以算得上至诚。

    金烨动了,足尖在水泥楼板的地上轻轻一点,一道劲力传入地面,溅起一滴在栏杆上的水滴,金烨用手指对着轻轻一弹,空气一阵波动,而水滴竟然被金烨这道隔空的指力打得飞出,直接溅落在远处的一块木板,水滴上的力道居然透过了木板,将一只趴在木板背面上的蜘蛛打飞,摔落尘埃。。。。。。。

    年前,金烨曾经独自离开了一段时间,当时孤儿院可是被金烨给弄得鸡飞狗跳了好久,差点就报警了。金烨一言不和就离家出走,这是怎么回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孤儿院虐待儿童以致儿童出走呢!

    当时,金烨来到海边,怀抱三百六十斤的铅汞大球,在海底闭气旋转,练到最后,在海底打拳,有如游鱼,丝毫不受水的阻力暗涌,但到了陆地上,却是视空气如流水,一招一式,都有沉稳如礁石的劲。回来后,金烨很快将功夫练到抱丹圆满,不过短时间内再难感到突破。

    金烨今晚原本是准备上楼来练习一下国术的,俗话说:曲不离口,拳不离手。金烨明白自己和其他人相比,缺少了很多的实战,虽然金烨也常常到一些拳馆去旁观学习,但是这并不能弥补这种生死间的觉悟。金烨明白自己之所以修炼国术可以这么迅速,主要是因为自己的身体强度以及上一次顿悟的原因。可是不曾想,机缘就在这悄无声息中到了。。。。

    金烨慢慢地打着太极,头脑却是越来越清晰。金烨慢悠悠的打出手来的时候,感觉四周有一股异样软绵的感觉。

    渐渐的,打着打着,四周的空气都好像变成了流动的海水,异常强大的压力紧紧的裹住他的全身上下,每一寸皮肤,每一寸毛孔,使他完全喘不过气来。

    “绝天人,绝天人,天人只在汞中寻。”

    突然,金烨脑袋里面闪过了拳经中这样一句话。

    天人,就是指呼吸。人和天地交合,最明显的是每一次呼吸。

    汞,在拳经术语中是指运动。

    这句拳经的意思就是在练拳的过程中,要小心翼翼,断绝呼吸,然后随着拳架子的施展,在运动中寻找呼吸。

    金烨双手每划一个圆圈,浑身的随着手势一张一缩,一开一闭,就好像口鼻的呼吸一样。

    一拳劈出,全身毛孔一松一张,金烨全身皮肤发红,似乎血都要从毛孔中喷射出来。豁然,又一收拳,全身毛孔刷的一紧一闭,高高凸起,青筋盘现,全身都青黑。

    “呼”!

    “吸”!

    一声声沉稳的呼吸声从金烨的口鼻中传了出来,出拳呼气,收拳吸气。

    随着呼气吸气,出拳收拳,他的毛孔一开一合也越发剧烈。

    到了最后,每一次呼气张开毛孔,毛孔之中就好像烧开水一般,腾起水雾热气。

    如果这时旁边有人,就会发现,金烨全身好像有细细的白雾在吞吐。

    那是汗液,在肌肉心力的作用下,直接化为水气升腾起来。

    身体强壮的人,在大冬天猛烈运动之后,头上的汗水蒸腾,也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冒出白气。

    但是金烨却是全身毛孔,都蒸腾。

    而且他的身体运动得并不激烈,慢悠悠的打架子,只有单单凭借毛孔的开合,均匀蒸腾出雾气。

    “从全体八万四千毛孔云雾腾起而为呼吸,乃是精神真正呼吸,非有真传难入其道,非有恒心难达其境。”

    突然金烨的脑海中灵光一现:自己练习国术是为了什么?

    是为了强大,不再如同狗彘一般生存是为了守护,让自己在意的人不落黄泉是为了不朽,从此可以让天地明了我的意志。金烨心中坚定地想着。

    渐渐地,一股薄薄的气劲,从金烨身上腾起,遍布周身,宛如传说中的的罡气一般。却是金烨能够直面自己的内心,终于体会到了何为至诚之道,可以前知。并且借此突破到了罡劲。

    金烨睁开眼睛,看着星空,心下感慨,花了三年时间终于突破到罡劲了,可惜,所谓的破碎虚空,见神不坏,金烨还是没有丝毫的头绪。叹了口气,也许是时候回归了,过客终究还是过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