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空间进化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在孤儿院中,金烨是属于那种特别不合群的一类人。

    金烨从来都是不和其他的小孩玩耍,甚至都不怎么和他们说话,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在不起眼的角落做着自己的事。时而蹲着马步,时而玩着电脑,刚开始孤儿院里的工作人员还试图改变一下金烨的这种内向的性格,但是丝毫不起作用,久而久之便不再理会,在工作人员看来:金烨表现出来的过目不忘以及博学,实在是天才的表现,而天才总是在其他例如生活上或者人际交往上有着些缺陷,而且很多天才都是这样的,哪怕是爱因斯坦不也是常常不修边幅吗?

    只有金烨自己知道,让一个心理已经成熟的人和一群小屁孩争执什么“你抢了我的一块糖,我打你一下”这类的事是多么痛苦的领悟。

    当然,对于金烨时常霸占着电脑,也是有很多小盆友表示不服,凭什么总是你在玩电脑?我也要打游戏来着,赶快把地方让开,否则信不信我揍你?但是当一次金烨把他们全部打趴下过后,就一个个都跑到孤儿院的工作人员那里去告状了。从那以后,孤儿院里的小盆友对金烨是既敬且畏,看向在角落蹲马步的金烨是充满了羡慕。

    晚上,金烨在寝室里其他所有的人都睡着后,就起来打起坐来。小孩子睡得都是比较死,打起呼噜后,哪怕是雷打到了耳朵边也是感觉不到的,所以金烨还是可以放心的修炼。

    自从来到这里,金烨也是一样不敢放松修炼,由于空间中的世界树可以提供金烨需要的灵气,小半年的时间金烨的修为已经达到了苦海一层,在苦海中,法力形成的浪涛已经填满了苦海的十分之一。金烨感觉到,由于世界树的不断成长它所能反馈的灵气也是越来越多了,越来越精存了。

    打了小半个时辰的坐,金烨察觉有一个小朋友起夜了,顿时停下了打坐,躺了下来,心中暗自低估:是不是得要重新找一个住的地方呢?这里终究还是有点不方便。

    正在这时,空间中传来了一阵的震动。原来按照空间的划分,从低到高分别是小洞天,中洞天,大洞天,然后是小、中、大千世界,然后再是小、中、大世界,最后是小、中、大宇宙。其中小世界开始就诞生世界意识,到达小宇宙就开始孕育天道,而能够到达小宇宙级别的世界算得上是少之又少了。

    金烨的空间虽然孕育了天道,并且认了金烨为主,但是这个世界是世界树催生出来的,天道的诞生也是纯属巧合,而实际上金烨的空间的级别才是属于大洞天的范围,天空中的日月星辰也不过是空间中天道法则的投影罢了。

    如今金烨穿越了两个世界,空间天道吸收了两个世界的孕育成果,终于在今天晚上,空间进化了,成为了小千世界,空间中的日月星辰也开始孕育。金烨感觉到的震动正是由于空间进化的原因。

    知道了怎么一回事过后,金烨是感到很欣慰的,要知道他每到一个世界都是自己忙东忙西地谋划,甚至冒着危险黑入各国实验室窃取资料,这可要比直接从天道那里直接读取的风险大多了,也复杂多了。但是读取资料需要消耗天道的力量,为了不过多地消耗空间中天道的力量,金烨只能依靠自己了。两个世界下来,金烨唯一一次读取就是读取48药丸的制造技术,付出总是会有回报的,这不,空间天道得到了足够的力量,不仅是自身的法则更加完善凝实,更是推动了空间的进化。

    今天晚上,金烨是睡不着了,他兴奋地看向进化后空间,空间变大了无数倍,原本若是有一个地球大小的话,如今算是有了百十个太阳系大小了。得到好处的可不仅是空间,连带着世界树也得到了好处,长高了十倍左右,在世界树的树枝上已经开始孕育果实了,在树冠处也有什么东西在形成着。

    几天下来又到了唐紫尘约定的时间了。金烨心情大好,对于国术的修炼,金烨依旧丝毫不敢放松,按照约定来到老地方,做一个好学生,乖乖听讲。

    只见唐紫尘指着脊椎骨道:“这条就是中线,人的身体中线就是一条脊椎。脊椎的顶端在后脑,脊椎的尾部就是尾椎骨,任何武功,不把功夫练到脊椎上去,就是一场空。”

    “你听好了,我现在要对你讲的,是所有武功的根基,国术的源流。不知道这个东西,就永远只在门槛上摸索。”

    “说到武术,必定要说到一个关键的字,那就是气,这个气,不是呼吸的气。也不是空气中的任何一种。”

    “人一运动,全身发热,发热厉害了,就要流汗。这股热就是气。所谓炼精化气,就是人的运用产生的这个热。”

    “但是,人的身上无数个毛孔,一运动发热,气就从毛孔中散发出去了。”

    金烨在一旁乖乖听着,金烨很早就感觉到了气的存在,唐紫尘也已经教导过金烨一些气方面的知识,只是没有今天讲的这么完善罢了。这一次将气,却是因为王超也开始接触气的修炼了。

    “在运动中,保存住这股气不散发出去,这就是国术最为基础、又最为精深的东西。这也是道家之中养生的法门。”唐紫尘继续讲道。

    “气是通过毛孔散发出去的,人要养气,就要在关键的时候,闭住全身毛孔。”

    “那怎样才能闭住全身毛孔呢?”王超比较在一旁急忙问。

    “你看过动物发怒没有,特别是猫狗,当他们愤怒到了极点,全身毛都会像刺猬一样竖起来。这就是炸毛,也是闭住了毛孔。人也是同样,有的时候,人身上会起鸡皮疙瘩,寒毛炸起来。这也是闭住了毛孔。”唐紫尘一边说着,一边在做着示范。

    唐紫尘身后是一株胳膊粗的白蜡树,只见她一转身,啪!的一掌,抽在了树干之上。

    唐紫尘披下的头发宛如电击一样,陡然向上一竖,随后又落下。

    与此同时,咔嚓一声,那白蜡树杆从掌击的地方断成两截,平飞了出去。

    唐紫尘又轻轻一踩,地面本来光滑的水泥地,好像被压力机碾过一样,寸寸龟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