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只杀人不表演的国术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由于金烨住的地方离公园不远,一次偶然的机会,金烨遇见了猪脚王超。为了给以后与唐紫尘的相遇创造一个借口,在金烨刻意的结交下,金烨和王超也算是不陌生了。

    为了学习到国术,金烨一改往日宅的习惯。每天天刚刚亮就去那个幽静偏僻的公园跑步。

    时间飞逝,一转眼大半年过去了,进入了十二月份,天气突然转寒,一夜之间,北风呼啸。雪花洋洋洒洒地飘了下来,等到刚刚天亮,地上已经落了厚厚一层。金烨心中暗暗的激动,时间就要到了。辛苦大半年可不就等的是这个吗?

    第二日一早,金烨就又去公园里面跑步。公园临着江,树林密集,地方偏僻,故而很是安静。半路上正好遇到来走小路上学的王超。金烨和王超已经很熟了,打了声招呼,金烨就跟在王超后面走了一段路。

    公园里很安静,没有什么人,只偶尔有几只麻雀在积满雪的树梢上叽叽喳喳,跳来跳去,时不时的把树上面的积雪一团团地抖落下来,倒是平添了不少生趣。

    不过,就在王超和金烨慢慢走过一片密集的松树林时,却发现了里面人影晃动。

    王超正在好奇是谁这么早就出来。而金烨大概已经猜到,来人怕就是唐子尘了,估计这会儿正在修炼国术呢。

    走上前去一看,果然树林中活动的人是一个身穿白色运动服,白跑鞋,结着一个爽利马尾辫的女子在打拳。

    这女子大约二十多岁的样子,动作慢悠悠的,好像打的是社会上流行的太极架子。

    不过金烨和王超都有发现其中有与众不同之处。

    金烨觉得这些动作自然和谐,在打拳的女子就仿佛是一个整体,宛如一个小天地一般。

    而王超更多地是在注意那女子的动作。王超发现,女子眼睛始终是全神贯注地盯着自己移动的手指。

    她总是把手先慢悠悠地伸出去,然后五个手指头像有准星般的一捉,随即便飞快地收回来。

    这慢慢探出去,飞快地捉回来,让王超想起小时候摸鱼的动作:先慢慢地把手探到水里面,让鱼不发觉,等到距离近了,突然一捧。鱼儿就抓到手了。

    而且王超还发现,这女子打拳,身体也不停地在走着圆圈,脚下的步子总是平擦着地面趟着出去,小心翼翼的样子,就好像是在泥水里面趟着走。

    过了一会儿,就见那女子突然停止了运动,双手猛地提到眉心,随后缓慢下按到腹部,左脚轻轻朝地面一踩,吐了一口长气。

    旁边的金烨和王超两人清楚地看见,长长的一条白气从女子口里笔直射了出来,好像一支突然射出去的气箭。

    金烨虽然熟悉剧情,仍然不由地感叹国术对劲力运用的巧妙。金烨也试着吐了几口气,可惜根本做不到那女子那样。唐子尘见了,对着两人笑一笑,离开了。

    一连几天,金烨和王超两人都早早地来到这里,在靠近那女子的地方看她打拳。那女子丝毫不受影响,继续打拳,直到打完一套动作,还是提手,按腹,踩脚,吐气。

    终于两人鼓起勇气,对视一眼,走上前,还是金烨问道:“姐姐,你在连什么功夫呀?”

    女子笑了笑:“我打的是国术。”

    王超:“什么是国术啊?”

    女子依旧笑笑:“只杀敌,不表演的武术,就叫国术。”

    金烨满含期待:“姐姐,可以教我们吗?”

    女子仔细地把王超和金烨从上打量到下,点点头,“你们跟着我看了一周,还算有点毅力,都叫什么名字?”

    金烨道:“我叫金烨。”

    “我叫王超,今年十六岁,高二学生。姐姐叫什么?”王超自报姓名。

    “我叫唐紫尘。”女子总是微笑着。

    “王超你根基不好,以前从来没有练过,腰腿和脚都是稀的。要学,先教你站马步吧。至于金烨你,正是习武的年龄,也跟着我学吧。”

    金烨连连点头。

    王超闻言,吃惊道:“站马步”,顿时头有些大:“尘姐,这个都会,还用教么?”

    “哦!那你站一下试试。”唐紫尘走了两步,示意王超蹲下。金烨就在旁边看着,等王超出丑。

    王超没有感觉,立刻甩开膀子,脚步半蹲,双手平升出去,一动不动,蹲得四平八稳。“尘姐,是这样么?”

    唐紫尘并不说话,只是微笑的看着。

    不一会儿,王超膝盖就开始发酸,又过了一会,两腿都开始打起哆嗦来,腰也酸,随后全身燥热,额头上都出了汗。。。。

    王超知道自己坚持不下去了,于是站了起来,揉了揉发酸的膝盖,“尘姐,是这样么?”

    唐紫尘摇了摇头:“你这样一动不动的站,只会站得腰肌劳损。马步,马步,重要的是一个马字,要站出个马来。”

    “站出个马来?”王超听不明白,金烨也表示不懂。

    “你看见过人骑马没有?”唐紫尘没有了笑容,“人纵马奔腾,身体随着马一起一伏。马步,是先贤从骑马中领悟到的拳术根基,所以站着的时候,也要站得一起一伏,凭空站出匹马来。”

    “人纵马奔腾,那个起伏的劲儿是借助马的,所以出不了功夫,但是在平地上就不同了,你的起伏劲儿,等于是把马融入了身体。你一动不动的站着,身体重心全放在膝盖上,蹲久了,膝盖肯定要出问题。”

    “你看我怎么蹲的。”

    唐紫尘说着,也扎了一个马步,王超只见到她身体轻微地一起一伏,就好像微风吹水波翻浪一样。

    唐子尘做了一个示范,就示意金烨和王超蹲马步。

    “蹲一定要劲先到脚掌,起的时候,脚底五指要学鸡爪一样死死抠在地上,五个脚指一抠,就牵动了小腿的骨头和肌肉,膝盖自然挺起来,膝盖一挺,大腿一绷紧,提腰,收腹。这是起劲。”唐子尘在一旁指点道。

    “伏下的劲,你脚掌要学鸭和鹅,脚蹼,五指都要松开。这样膝盖一松,大腿松,腰坐,腹鼓。”

    “就在这轻微的起伏之间,不停地转换全身的重心,这样才能不使重心老落在一个地方造成身体损伤。”

    但是二十分之后,王超觉得头有些发晕,这一起一伏,就好像晕船一样,胃里面直翻腾,金烨知道一点剧情,所以还可以坚持。

    “是不是感觉到头晕,像晕船一样,要呕吐?”唐紫尘问道。

    “不用站了,都起来吧,你们的下身姿势都到位了,只不过头没有到位。站的时候要头凌空虚顶。”

    “什么是凌空虚顶?”金烨站起来,大口大口喘息了半天,才恢复过来。

    唐紫尘将两人领到江边,“登高望远,视野一开阔,心情就轻松,疲劳也就缓解了。这就是凌空虚顶。”唐紫尘真像一个大姐姐一样对两人说着道理。

    “所以,站马步的时候,不但一起一伏,劲要到位,同样眼光也要放开阔出去,有登高望远的意境在里面。”

    金烨和王超两人感觉到一扇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大门向自己慢慢敞开。

    “道理和姿势我都告诉你们了,先练习半个月吧。半个月之后,在这里等你们,看看你们站出的效果如何?”唐紫尘说完,转身下了大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