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突破苦海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传说仙人可以移山填海,偷天换日传说仙人可以乾坤挪弄,逆转时空传说仙人可以变化无穷,化身千万。但这些都是传说,可是,当这些传说眼真真地就出现在眼前的时候,你会怎么反应?金烨的反应倒是很简单,修炼,不停地修炼,除了吃饭就是修炼。

    金烨在玄真老头洞府的旁边开了一个山洞,在其中精修,洞中不知日月,也不知是过了多久。

    天涯海阁的造化青莲诀,其实并不算太难理解,首先在气海丹田开辟一个苦海,谓之苦海境。然后将自身的精气神凝结成一颗种子,谓之真种境。种子汲取苦海中的能量,发芽,开花,长出一棵青莲,铸就仙基,成就铸基境。然后是花海境,共有十二层,青莲每开一瓣便是一层,一层一重天。然后青莲结成莲子,谓之莲子金丹境。破开金丹便可以达到法相境界,因为每一个人的法相不同,所以每一个人的前路都是不同的,从此就没有统一的法诀了。

    虽然法诀不难理解,但是在细节上又各不相同。金烨的气海异于常人,不仅大了将近十倍,而且坚如磐石,以金烨如今的真气想要在其中冲开一片天地,开辟出苦海,就像是要用水滴在石头上凿开一个洞一般。

    从进入山洞到如今,金烨已经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失败了,叹了口气,师傅老头说我天赋异禀,然而我却是连修炼的第一步就跨不过去,金烨显得有点颓废。都说是水滴石穿,可金烨几百次的冲击在气海上连个影子都没有留下。

    金烨站起身,来来回回地踱着步,思考着自己突破的方法。一根蜘蛛丝从山洞上方垂下,停在了金烨的面前,金烨不由暗自嘲讽一声:也不知多久没有清理山洞了,蜘蛛思弄得到处都是。可是眼前的蜘蛛一点被主人发现的自觉都没有,将金烨当成了空气,依旧是我行我素。蜘蛛可能是想要道山洞里的石桌上,这里离石桌还有点距离。于是蜘蛛便用蛛丝荡了起来,每次到最低点的时候都是顺着运动方向发力,蜘蛛丝的荡幅是越来越大,最后变成了一个简易的共振现象。。。。。。。。。。。。

    “共振现象。”金烨的嘴里念叨着,眼睛却是越来越亮。如果我冲击气海的频率达到一定的要求,是不是也可以达到共振,然后开辟出苦海呢?

    金烨是一个比较偏向行动派的人,想到了,就要做。当下再次进入定中。这一次金烨不再同以前一样,聚集全部的精力冲击气海。而是像海浪一样,一浪接着一浪,渐渐地竟然真的如同金烨预想中的那样,发生了共振现象,虽然金烨施加的力道没有变大,但是冲击的力度一次大过一次,在洞穴中,甚至都可以听见金烨体内的声响。渐渐地金烨的身体颤抖起来,嘴角也溢出了鲜血,显然这么做对于金烨身体的承受能力也是一种考验,要不是金烨从小肉身就一直被强化,这会儿金烨的身体已经就崩溃了。

    金烨自己也陷入了痛苦之中,如同万蚁噬髓般的疼痛冲击着金烨的脑海,一个声音在金烨心底响起,放弃吧,放弃就不疼了。但是金烨如何愿意放弃?咬牙坚持着,就在金烨以为自己快要不行的时候,只听耳边“砰”的一声巨响,金烨终于冲散了气海。大半个太上峰的灵气全部都向着金烨这边涌来,靠近金烨的地方,灵气密集的就像是水一样。金烨的丹田气海中如同重开天地一般,地水风火不断涌现,然后有慢慢地平静下来。一处新的空间出现在金烨的感知中,便是苦海。

    不同于气海的大小是有限的,苦海虽然占的地方不大,但是它里面是很宽广的,有点类似于纳芥子于须弥的感觉。苦海的质量觉得了一个人的潜力,都说是苦海无边,所以即便是平常修仙者的苦海也要有百里方圆。金烨的比之还要大上数十倍大小,端的是无边无涯了。

    金烨对自己开辟的苦海还是比较满意的,虽然由于刚刚突破,金烨苦海中还是枯竭的,没有法力形成的波涛,但是这种一望无垠的感觉让金烨比较兴奋。

    金烨睁开眼睛,由于还没有控制好突破后的实力,顿时金烨的眼中闪过一丝电光,将山洞照的虚室生白。电光平息下去,金烨觉得这个世界的色彩鲜艳了很多,层次更加分明了。

    金烨用力握了握拳头,得益于从小就锻炼肉身的缘故,金烨的力气一直就很大。如今突破后,金烨的力气就更大了,单手打出就有十吨重的巨力。在前世的话,已经算得上是一个怪物了。金烨迈出一步,顿时在山洞的石路上踩出一个个脚印。

    金烨动了动鼻子,一股恶臭不知从何处飘了过来。金烨郁闷,不应该呀,就算自己的山洞有段时间没有打扫,最多就是落满灰尘,布满蛛网罢了,哪里来的恶臭呢?仔细找了找,金烨发现恶臭是从自己身上飘出来的。

    金烨身上有一层黏糊糊,油腻腻,乌漆抹黑的脏东西,正在散发出恶臭,却是金烨突破时,脱胎换骨,排出的身体内的杂质。金烨用鼻子闻了闻,顿时一股呕吐感涌上心头,金烨再也顾不得其他,冲出山洞,找了个溪流,洗澡去了。

    玄真老头在金烨突破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了,本来想要过来看看,但是金烨很快就突破完成了。对于突破,现在老头自然是有经验的,自然知道有脱胎换骨的,于是便没有过来,只是远远的用神识看着这里的情况。待见到金烨闻了闻杂质,一副要吐的样子,玄真顿时哈哈地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