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夜宴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这是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既没有月下独酌的“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也没有凌风起舞的“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所有的星星仿佛都患了失语症,奇怪地东张西望,并打着谁也看不懂的手语。。。

    夜风也只是轻描淡写,带不起一片衣脚。

    太上峰的一处突出的露天石台上,玄真老头和一个老道在石桌旁相对而坐。金烨和另一名童子分别侍奉在两人的身后。

    桌上有灵肝兽髓,熊掌猩唇。珍馐百味般般美,异果嘉肴色色新。看得出玄真老头为了准备这桌美味花了不少的功夫。

    还是玄真老头先开口:“师兄这些年出去云游四方,历尽红尘,想必是吃了不少的苦头。”

    金烨一直注意这对面的老道,他身上的气质与众不同,不是一种缥缈的仙气,而仿佛是一个历经沧桑的老人。这时,这位老人笑呵呵地开口道:“不比师弟你天资聪颖,什么都不做,修为就蹭蹭地往上长,愚兄愚钝,只能在红尘中苦修了。”

    老人突然转声道:“后面的是你新收的徒弟吧?不错,怕是已经可以入到定中,修习仙道了。”然后颇为感慨:“想当年,我可是花了一年时间才可以入定来着。”

    玄真也是颇为自傲:“哪里,清玄徒儿不过是前一段时间碰巧顿悟罢了。现在他在法相之前算是没有什么瓶颈了。”然后对金烨道:“清玄,还不见过你玄灵子师伯。”

    金烨上前,道:“见过师伯。”

    玄灵子笑到:“既然来拜见你师伯我,我也不能让你空着手回去啊。”说着玄灵子伸手在衣袖里掏摸了半天,拿出一个大磨一般的法宝,对着金烨道:“这法宝也是我偶然所得,叫做荒古大磨。名字虽然听着挺唬人的,但是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就是在大磨中间放一块灵石,就可以消耗灵气生产一些凡间的材料罢了。我在云游的时候,时常拿这东西变出些金银之物,倒是有几分实用。”

    灵石这东西金烨知道,是修真界中的通用货币,也可以用来布置阵法,提升修为,虽然作用不是很大。作为真传弟子的金烨,现在每个月都有一万的下品灵石的供奉。而在金烨的空间中,世界树的下方有着很多的混沌灵石,仙灵石结晶,但是金烨根本不敢用。用来提升修为,就算是没有把自己撑爆,突然提升很多修为,自己的心境跟不上,以后怕是会再难有所突破,严重的还会走火入魔。用来交易,怀璧其罪,则更是找死。。。。。。。。。。。。。。

    而现在,有了这个荒古大磨,这些灵石也算是有了用武之地。金烨穿越诸多世界,但是很多的厉害的材料都是数量有限,比如说爱德曼原石材料,以金烨的估计,就算是莲子金丹境界的肉身修为,也是难以破坏的。毕竟这是可以在太阳中存在的材料,可不是金刚狼的那种删减版的爱德曼合金可以比拟的。可惜的是,这种爱德曼原石的存在实在是少之又少,如今有了这荒古大磨,也算是解了燃眉之急。

    金烨暗自压下心中的惊喜,道:“多谢师伯。”

    待金烨退下,玄真拿出筷子,夹起一块鹳鸟的肉,对着玄灵子道:“这鹳鸟的肉,最是娇嫰爽口。我选取了上等灵瓜,去除瓜瓤,将鹳鸟处理好后,放进瓜中,摆好调料,再将瓜密封完整,然后放入蒸笼中,引地火蒸煮。待到三天后,才取出来,这时候瓜的清香融入鹳鸟肉中,肉也是入口即化。端的是一大美味。”

    玄灵子也尝了一口,赞叹道:“师弟在吃这一方面却是少有人及。”

    玄真呷了一口酒,道:“可惜今日没有月亮,少了不少的兴致。”

    玄灵子道:“这又有何难?师弟且看。”说着,玄灵子就不知从哪里摸出一张白纸,随手撕出一个并不算是太过规整的圆,然后向空中一抛。只见圆纸仿佛向着天边飞去,飞的过程中越变越大,散发出了柔和的光芒。转眼间就变成了一轮明月,笼罩整个天涯海阁。

    玄真老头笑道:“师兄果然妙法,既然如此,我也来助助兴。”玄真一掐法诀,天空中不知从何处飘来阵阵仙音,时而灵动,时而激昂,时而婉转,时而跌宕,可谓是此曲只因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然而这还没有结束,便看见月亮中出现了一个黑点,黑点越来越大,渐渐尽然变成一个小人,小人明显是一个女子,正所谓“轻罗小扇白兰花,纤腰玉带舞天纱。疑是仙女下凡来,回眸一笑胜星华。”那女子微微一簇眉头,似乎所有人都要为之倾倒,轻轻一抬玉指,仿佛就要把所有人的注意力给吸引走。如此漂亮的女子,大概月宫仙子也不过如此了吧!

    然而这还没有结束,只见这女子一步一婀娜地从月亮上娉娉袅袅地走了下来,转眼便有一个人那么高,站立在众人面前,轻轻一点如玉般的额头,便兀自跳起舞来,脚步轻挪,衣袖翻飞,柳腰微转,明眸善睐。可谓是“荆台呈妙舞,**半罗衣。袅袅腰疑折,褰褰袖欲飞。雾轻红踯躅,风艳紫蔷薇。强许传新态,人间弟子稀。”。。。。。。。。。。

    金烨是看得如痴如醉,直到一曲终了,那女子消失在了月宫,金烨依旧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好半天才恢复过来。玄灵子道:“素闻师弟琴棋书画造诣颇高,没有想到此次竟是如此别出心裁。让人眼前一亮。”

    玄真谦虚道:“师弟也是不差,这等偷天换日的手段也是让我眼界大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