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天涯海阁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天涯海阁藏于无尽海之上,隐匿于波涛之间。是天下有数的修道大派,虽然不是实力最强的,但是天涯海阁在无尽海这一亩三分地中却是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金烨和玄真如今就来到了这里。天涯海阁的名字虽然叫做阁,但其实它是无尽海中的一处海岛群。这些海岛与平时我们映像中的海岛有点不同,在金烨的映像中,海岛总是很小的所在,是根本无法与陆地媲美的。

    但是当数千座高有万丈的海岛集中在一起的时候,看起来还是蔚为壮观的。

    在这里,每一座海岛都有自己的名字,都有自己的故事,都有自己的主人。其中,最为重要的几座海岛,也是最为壮观的几座,分别是太上峰,青云主峰,藏书峰,以及坐化峰。。。。。。。。。

    其中太上峰是给像玄真这样的太上长老用作潜休的地方,自然也是所有海岛中灵气最为充足的地方。青云主峰则是天涯海阁的大殿所在,主要是掌门、长老以及各个首座用来处理天涯海阁事物的所在。藏书峰,顾名思义就是天涯海阁的底蕴藏书阁的所在了。至于坐化峰,玄真向金烨介绍这个峰的时候总是有点唏嘘,只说了句:“你以后会知道的。”。。。。。。。。。。。。。。

    站在天涯海阁的山门处,只见有一座牌坊立在山门前,上书“天涯海阁”四个大字,在牌坊两边雕刻着蟠龙的柱子上有着一副对联。右边的上联是“脱俗归真,须向吾门求觉路。”左边的下联是“超凡入圣,更宜此地问玄津。”。。。。。。。。。

    自山门向内看去,一条石阶盘旋而上,直至山顶。四周的海岛多是笼罩在云气之中,每有铁索相勾连。从金烨这里看去,隐隐约约,并不是很分明,但是依稀可以辨得烟霞散彩,日月摇光。千株老柏,万节修篁:千株老柏带雨,半空青冉冉万节修篁含烟,一壑色苍苍。料想其中奇花布锦,瑶草喷香。石崖突兀青苔润,悬壁高张翠藓长。时闻仙鹤唳,每见彩禽翔。玄猿白鹿随隐见,金狮玉象任行藏。细观修行地,真个赛天堂!。。。。。。。。。。。。。。。。。

    玄真老头带着金烨拾级而上,时常见到身穿紫色亲传道袍和白色内门道袍的弟子匆匆走过,到处都是一副忙碌的景象与金烨想象中仙家弟子朝游彩云见,夕餐三山露的悠闲截然不同,不过金烨也没有多问,只在心中暗叹:“果然神仙也是有所求,不得大自在,大逍遥啊!”

    山顶的空间很大,由于这里是主峰,所以很多天涯海阁内的事物都要到这里来处理。在金烨的想象中,山顶应该有一个气势恢宏的大殿,就像是故宫的太和殿一样,这样才可以显露出天涯海阁的威仪来。可是事实正好相反,这里是一副金烨前世的苏州园林一样的景致。亭台楼榭,舞榭歌台,画廊金粉半零星,池馆苍苔一片青。踏草怕泥新绣袜,惜花疼煞小金铃。。。。。。。。。。

    金烨没有进入大厅,只是随着玄真老头在偏殿登记了一下,由于玄真老头是太上长老,所以金烨成为天涯海阁第十位拥有继承掌门之位权利的真传弟子。金烨在领了象征真传弟子的腰牌和紫金道袍后就随着玄真来到了玄真位于太上峰上的洞府。这里是玄真老头平时潜休的地方。

    玄真老头收了金烨做徒弟,自然不能不管金烨,否则金烨在外面被人欺负了,丢掉可不仅是金烨自己的脸,还有作为师傅的玄真的脸。

    玄真将金烨叫到身前,道:“金烨,你可愿意传我妙法?”

    金烨跪坐着,闻言伏在地上,道:“弟子愿意。”

    玄真道:“既然如此,你俗家的名字却是不适合在门中用了,你是清字辈,从今天开始,你的道号清玄子。”

    金烨点头称是。

    玄真继续说:“修真的法诀各家都是不尽相同,但是到了金丹破开,成就法相之后,就再无法诀之说,只能自己感悟自己的道,创造出适合自己的功法。清玄,你可明白?”

    金烨道:“弟子明白。”

    玄真“嗯”了一声,道:“你且听好。”然后玄真讲起了口诀:“显密造化青莲功,惜修仙道无他说。口诀记来多有益,开辟苦海种青莲。时逢花开十二瓣,精气神髓相盘结。相盘结,思无邪。相盘结,性命坚。好将丹台比莲子,又把莲子向日月。攒簇五行颠倒用,破开莲子好修仙。”

    整个洞府没有其他丝毫的声响,只有玄真在向金烨传授道诀的声音,声音不大,听起来却有一种特别的韵律,金烨顿时感觉,好像风止了,山静了,鸟兽也不动了,天地似乎停止了运转。渐渐的金烨再也感受不到外物的存在,进入了一种莫名的状态中。

    玄真见了,右手捋了捋雪白的胡子,嘴角微微向上弯起,自己似乎收了一个了不得的徒弟呢!居然听着口诀就陷入了顿悟的状态,这时多少人想要而得不到的状态啊!玄真也不打扰金烨,洞府又安静了下来。

    风吹过洞府外遍地的兰草,兰草的叶子微微抖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