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食气不死谓之仙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金烨也不知道自己是走了有多久,只是记得太阳月亮交替轮回也有三十多次了。也许是离开了村里的环境,避免了睹物思人,也许是时间冲淡了悲伤,也许是这段时间里,金烨每日要为食物奔走而忘记了伤痛。。。。。。。。。。。

    总之,金烨虽然想起老刘头的事依然觉得很是心痛,但是这沿途的风景慢慢抚平了金烨心口的创伤。。。。。。。。。。

    金烨从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还从来没有走过这么远的路。其间,金烨见到了会哭的鸟,会酿酒的白猴,会飞的鱼,这一路走来倒是让金烨的空间中的物种充实了不少。

    路上的见闻让金烨确信,自己来到的世界绝对不会是一个简简单单的类似于古代的世界。金烨甚至有时候在幻想,这个世界上有没有仙,有没有长生?经历过老刘头的去世,金烨对于死这个字有着一种特别的厌恶。。。。。。。。。。。

    不知怎么回事,旬日以来,天气越来越冷,连水都有了要结冰的趋向,这也太过反常了,要知道如今也不过正当秋季而已,怎么着也不会结冰吧?。。。。。。。

    当初金烨离开的时候,万念俱灰,自然是没有心情捡起那些被扔在地上的衣服的。三十多天时间,金烨身上的单衣也因为路上荆棘的原因而变得破破烂烂,根本是挡不住风了。所幸,金烨自小就用灵气来温养肉身,到如今也有六个年头了,虽然还没有到达寒暑不侵的地步,但是这点寒气金烨还是可以抵挡的。

    北山山脉是一群比较奇怪的山系。按照金烨的说法,在山脉的周围都是温带的气候,唯独北山山脉,共四百八十山,都终年笼罩在白雪之中。这里的白雪经年不化,最深可达数丈之深,掩埋山脉中一切的植物。所以这里少有植物可以生存,也少有动物在这里活动。一眼望去,群山尽素,万禽踪灭。身临其中,就好像来到了天地两极一般。

    金烨终于是找到了寒气的源头,面对着这神异的山脉,金烨充满了兴趣。传说在这些奇异的地方,多有天材地宝,奇珍异兽,更有仙人在这里感悟天地的奥秘,探索宇宙的本源。金烨原本对于这些传说是不屑一顾的,只是一路走来,这世界的奇妙出乎了金烨的想象。有那么多的神奇的动物出现,那未必不会出现一些自己以前听说过的传说中的生物。

    金烨在自己的鞋子上绑上了轻巧的木条,增大了鞋子和雪地的接触面积,这样有效避免了自己陷入白雪之中的情况,仗着自己有空间作为后援,金烨径直往山脉中走去。

    在北山山脉的群山之中,白雪既深且厚,**八方之间,一片雪白,金烨行走其中,不辨东西。寒风吹过金烨单薄的衣服,就像刀子一样往金烨皮肤里面刺去。绕是以金烨被温养过的肉身,也不禁蜷曲起来,打起了寒颤。在金烨的身后,雪上有两排浅浅的足迹,没一会儿,这些足迹又被风吹起的雪花掩埋。。。。

    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了金烨一人,没有人在耳旁说话来打发这艰苦的时光,也没有鸟兽来转移视线,有的,只是完完全全的独处,一个人面对无尽的寂寞,一个人面对艰苦的环境,一个人面对自己的本心。若不是有着大毅力,绝对会在这无边的雪白之中疯狂,然后死去。

    突然,金烨听见了“哞,哞。”如同牛吼的声音,这声音并不是很好听,但是对于金烨来说,这却是金烨听过的最美妙的声音了。

    金烨寻着声音找去,之间一只一寸大小,浑身雪白,眼如碧玉的雪蟾。传说养着一只雪蟾带在身边,就不会害怕寒冷,也不会迷失方向。而这却是金烨如今最需要的东西。

    金烨见了雪蟾,眉头一扬,来不及表达自己喜悦的心情,就准备扑上去抓住雪蟾。可是金烨的脚上还绑着木条,这虽然避免了金烨陷入雪中,但是也大大妨碍了金烨的行动。于是金烨很悲催地被雪蟾察觉了。雪蟾常年生活在这雪地中,对于环境极为适应,身手敏捷,绝对不是金烨可以比拟的,很快就借着白雪的掩护,消失在了金烨的视野中。

    无边的雪山中又只剩下了金烨一人,金烨蹲坐在地,思及老刘头的养育之情,看着无边的白雪,流下了一滴泪花,还没有落到雪地,就变成了一颗冰珠。

    “这是世间最纯洁的眼泪。”一个声音在金烨的耳边响起,声音不大,但是给人一种如浴春风般的感觉。

    金烨一惊,怎么会有人在自己旁边?而且自己竟然丝毫没有感觉到。金烨转过身来,只见一个老道长站在自己一丈之外,身穿一身白色的道袍,被山间的风微微地吹起。老道长满头的银发被一根木簪束了起来,长的有点瘦,但是是给人一种很有精神的那种瘦。道长正面带微笑地看着金烨,银白的胡子及胸,也随风微微扬起。手里轻轻捏着的可不就是金烨刚刚流下的那滴泪花吗?

    老道士问道:“少年人为何哭泣啊?”

    金烨没有正面回答,反问道:“道长教我,人可以长生吗?”

    老道似乎很是意外:“为何有此一问?”

    金烨声音有点哽咽:“老刘头死了。”

    虽然金烨回答的很是突兀的样子,老道长似乎是听懂了,哈哈笑道:“自然是有长生的,所谓食气不死谓之仙,仙者,自然可以长生。”老道好像是见到金烨身上灵气十足,是一个修炼的好苗子,顿时起了爱才之心。继续道:“我得了你这世间最为纯洁的眼泪,不想平白欠下你的因果,你可愿意拜我为师,追求那长生不死,逍遥在天地之间?”

    金烨顿时跪倒在地,磕上三个响头:“拜见师傅。”

    老道哈哈大笑:“为师道号,玄真。你可要记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