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宝藏原来本是空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难道到了一个现代社会,金烨自然不甘心就这么空手回去,所以接下来一段时间金烨是频频作案,凭借着48药丸提供的超级脑力,金烨每天进行着超高智商的犯罪,抢劫了银行的金库,偷窃了很多的全自动化的生产线,虽然金烨暂时还用不到,但是金烨自小就在现代社会接受教育,始终觉得这些东西才是自己生存下去的保障。

    金烨返回的时候还是深夜,按照天色看才过去了一个时辰的样子,金烨不由觉得很是神奇,要知道金烨穿越去永无止境位面已经有三个月了。

    老刘头似乎睡得很是踏实,金烨没有睡着,他在永无止境位面是不停的学习,不停的掠夺,以至于他的神经一直都是紧绷着的。而现在,金烨听着茅屋外依旧嘈杂响亮的蛙鸣声,知了的鸣叫声,金烨丝毫没有感到烦躁,反而有一种淡淡的,很踏实的感觉。。。。。。。。。

    老刘头还是走了,走的是那么的突然,就在睡梦中离开的,还什么事都没有交代呢!走的是那么的安详,没有丝毫的病痛。在早上起来的时候金烨就发现了老刘头没有了气息,虽然金烨想过这一天会来临,但是金烨没有想到这一天到来的是这么的迅速,这么的突然。以至于金烨一整天都像没有了魂一样。金烨想哭,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始终流不下眼泪。

    老刘头的儿子和媳妇都是上午一听到消息就过来了,围着老刘头的床铺嚎啕大哭。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这么大的哭声居然也没有眼泪?

    金烨在旁边冷笑着看着老刘头儿子和媳妇拙劣的表演,心里暗自低估等到大木箱打开的时候估计你们的脸色很是精彩。。。。

    只是这些东西金烨都看不到了。老刘头的三个儿媳妇就像是商量好的一样,把金烨围了起来。

    大儿媳的嘴巴比较刻薄:“公公身体一向很好,昨天白天还好好的,怎么晚上就去了?你说,是不是你害得?”

    金烨此时还是在混沌的状态,什么事都没有感觉。

    二儿媳也不是省油的灯,接着大儿媳的话茬:“我看呐,八成是他贪图我们家的财产,害死了公公。”

    三儿媳就像是她们商量好的一样:“你给我出去,离开我们家,你只是捡来的,有什么资格还待在这里。。给我走!!”最后“给我走。”那三个字几乎是吼出来的一般。

    却是几人担心金烨分老刘头留下的宝藏,所以难得的枪口一致对外,想要把金烨给赶走。

    也许是那句“给我走”触动了金烨的某根神经,一个激灵,金烨回过了神。金烨不想离开,他想为老刘头磕上一个头,送上最后一段路。

    金烨是一个比较木讷,或者说是书生气比较重的一个人,他没有办法做到在地上撒泼打滚,也没有办法像泼妇骂街一样为自己和眼前的三个婆娘争辩。他只能极力地为自己争辩,说明自己没有想要那大木箱中的宝藏,只想要送老刘头最后一程。

    只是被财富迷了眼睛的几人哪里肯听金烨的话,就是听了,又怎么肯相信呢?二儿媳更是直接,她跑回屋里将金烨的几件单衣通通扔了出来。。。。。。。。

    金烨站在屋前,眼泪“刷”地一下就流了下来,这就是缘分将尽了吗?连入殓之前的最后一面都见不了了吗?金烨此刻甚至都不相信老刘头已经离去的事实,他一直都认为老刘头是睡着了,还会醒来的,只是自己的被扔在地上的衣服提醒着金烨,这不是在做梦,这是真的。金烨只是觉得自己全身的力气都没有了,“扑通”一下跪倒在地。

    几个儿媳已经从老刘头的枕头下拿到了老刘头帮助金烨保管的一把大木箱钥匙,于是便不需要金烨的存在了,急于将金烨赶走,大儿媳还不忘冷嘲热讽:“你就不要假惺惺的了。赶快走吧,走吧,这里不欢迎你!你走吧。”

    也许是人的劣根性,在哪里都会遇到看热闹的人。在茅屋的外面早就聚集了几乎是全村的看热闹的村民,见到大儿媳这一副尖酸刻薄的样子,都是私下指指点点。虽然有点同情金烨,但是很快就被茅屋里的事情把注意力吸引走了,这些村民都是一副我来看热闹的样子,不是点评点评,就差手里拿着瓜子在磕了。

    金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只记得自己在茅屋前重重地磕了三个,头上的皮都擦破了,可惜这短暂的痛苦并不能削弱金烨的悲伤。金烨混混沌沌地离开了茅屋,离开了村子,没有目标,没有方向,只是不停地走着,走着。起先金烨的眼泪还在流淌,后来连眼泪也流感了,只是麻木地,机械地走着。

    在回到茅屋,在过了三天后,老刘头的几个儿子儿媳将老刘头下葬过后就急不可耐地找来了老郑头。因为老郑头的手里还有最后一把大木箱的钥匙。

    老郑头过来后,四下一看,道:“金烨呢?老刘头当年可是嘱咐过我的,要等金烨长大,能照顾自己的时候,才可以将钥匙交给你们,打开木箱的。”

    大儿媳急不可耐地道:“快别提金烨了,那白眼狼害死了我家公公,没有抓他去送官已经是便宜他了。你快点将箱子打开吧。白眼狼害死了公公,自然不要再等他长大了。”大儿媳的大帽子扣的倒是挺顺手的。

    老郑头无奈,只得交出了钥匙。

    几人拿到钥匙就丢下了老郑头,齐齐地围着大木箱,各自都将钥匙拿出,打开了对应的锁。

    大儿媳的手扶住了木箱的盖子,缓缓地打开,财富就在眼前,老刘头的三个儿子和儿媳都露出了激动的神色。可是几人脸上的激动满满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错愕。

    没错,就是错愕,箱子里没有想象中的黄金,而是一钱不值的砖石,几人不信邪地将箱子倒在地上,然而奇迹并没有发生。

    到这时,几人再傻也知道是被骗了,瘫倒在地,嚎啕大哭,眼泪鼻涕流的满地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