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老刘头其实是个土财主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距离老刘头埋大木箱已经过去有一段时间了,要是没有看见屋后那微微凸起的小土堆,也许金烨甚至会忘记老刘头在这里埋过东西。

    竹林里面积着厚厚的一层竹叶,有的是去年落的,有的是今年春天才落的。夏天终于还是要过去了,虽然天气没有一下子就变得凉快很多,但是秋风急急地吹了来,将竹林中的落叶吹起到空中,又从空中飘落。这些竹叶偷偷地将小土堆掩盖起来,似乎是知道下面有着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吃过了晚饭,老刘头又出去了,金烨以为他又是跑到什么地方溜溜达达去了。然而金烨等了好久都不曾见到老刘头回来,不由有点着急,心想自己是不是要出去看看,别是出了什么事。

    然而还不等金烨动身,老刘头就回来了,与老刘头一起回来的还有三个人,俱是五十左右。一个满身的腱子肉,嗓门很是粗狂,说起话来,仿佛整个屋子里都被震动起来了。还有一个的脸是黑黑的,一脸的憨像,身子比老刘头要壮实一些,唯一独特的是他的手,上面有一层厚厚的老茧。最后一个则是一脸的尖酸像,长得要白净了许多,只是从进门到现在,他的嘴巴都没有停过,真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多话。

    金烨从老刘头的话中听出这几人分别是吴铁匠,王蔑匠以及李账房,话最多的就是李账房了。

    老刘头将几人请到屋中,脸色严肃,其他几人见状也都不再说话,老刘头说:“哥几个都是从小玩到大的,今天的事就拜托大家了。”

    李账房道:“刘大哥放心,兄弟们心里有数,知道该怎么做。”

    于是几人都不说话,拿起铁锹就到之前老刘头埋箱子的地方挖了起来。金烨耳中只听见泥土滑动的“沙沙”声,以及几人粗重的呼吸声。

    终于几人将箱子挖了出来,一起抬到茅屋的大厅。

    大厅之中点着一支煤油灯,可能是有微风轻轻刮过,豆大的烛火微微地跳动着,就像是一个精灵。

    微弱的灯光实在是难以照亮整个茅屋,整个茅屋显得暗暗的,透着一股神秘的味道。

    老刘头几步走上前就要拿起钥匙打开箱子,其他几人见状都是很自觉地向后退了几步,转过头去,只不过是人都有好奇心,这三人又怎么会没有呢?特别是李账房,他的头虽然是转了过去,但是他的眼睛却斜视着老刘头这里。

    老刘头有没有发现李账房在偷看,金烨是不知道,金烨认为老刘头大概是没有发现吧,否则怎么会一点都没有吭声呢?

    大木箱上总共装了五把锁。老刘头拿出了钥匙,一把一把地开着,每打开一把锁气氛就紧张一分。吴铁匠,王篾匠以及李账房都像是憋住了呼吸一般,一点响动都没有发出,似乎连心跳都停止了。然而他们的耳朵都竖的高高的,生怕错过了什么。

    终于,所有的锁都打开了,老刘头轻轻地将箱子打开了一条只能伸进一只手的缝。这时,屋中的气氛紧张到了极点。老刘头四下看了看,旁边的三人立马装出一副外面的景色不错的样子。老刘头见状飞快地从箱子里拿出几十两银子,塞到自己的怀里。

    一旁的三人却是眼睛猛地一缩,纷纷心想:我道这里面装的是什么。原来这个箱子里装的都是银子呀!妈呀!这一箱子能够装多少银子呀!没有想到平时穿得一副穷酸样的老刘头居然是一个潜藏的大土豪。

    也是如今天下太平,这时候的人都比较淳朴,要是换了个盗匪横行的年代,现在旁边的人怕是就想着怎么杀人夺宝了。毕竟这么大的财富,老刘头怎么守得住?要是让盗匪听到,估计这会儿就要上门来了。

    不过,就算是如今天下太平,也不能阻止百姓八卦的天性。几天过后,村里不知从什么地方传出了老刘头是一个土财主的传闻。这事不用猜,金烨就知道,这绝对是那一起来挖木箱的三人传出来的,特别是那个李账房,他的嘴就没一个把门的,让他知道了,什么事能够藏得住?

    金烨就比较奇怪,老刘头平时挺精明的一个老头,怎么会找这么个三人来挖木箱呢?现在弄得村里好像都知道的样子,这做的叫什么糊涂事儿?只是后来金烨知道真相的时候,总是不由嘲讽自己道:我那时实在是太聪明了。

    老刘头的几个儿媳妇不知是从哪里听到了消息,说是老刘头在家里藏了一大笔的银子。几人一开始都是纷纷不信,认为是村里人在瞎传罢了,那个死鬼老头能有多少钱。但是几人不把这件事弄个明明白白,自己的心中又不甘心。于是纷纷去四下打听,结果几个媳妇都打听到了传闻的源头,李账房。于是让人想不到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几个媳妇居然都跑到了李账房家里,在这里碰面了。

    几人只听李账房神秘西西地说道:“当时那情况,你们是没有看见,那么大的一个木箱子,里面装满了银子,我这辈子还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银子呢!别不相信,不是我骗你们,这都是我亲眼所见的,不信你们可以去问铁匠和篾匠,他们都是村里有名的老实人,我们三人都是一起看见的。”李账房一边说着一边比划道。

    李账房眼见几人依旧是将信将疑,便补充道:“你们是不知道,老刘头这些天吃的都是燕窝,吃不掉的都倒给门前的狗给吃了。你说这也太败家了,我这一辈子还没有吃过燕窝,不知道燕窝是啥滋味呢!他居然将燕窝给狗吃。”李账房言辞间满是羡慕嫉妒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