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大木箱中的宝藏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其实,金烨从空间那里得知,空间可以作为穿梭位面的载体,穿越到金烨以前看过的一些影视或者位面。刚刚得知这一消息的时候,金烨还是一阵激动,但是随即就冷静下来,现在还不是自己继续穿越的时候。

    一则是自己太小,穿越了也什么都做不了。二则是老刘头老了,金烨想要陪一陪这个老人。三则是空间中的世界树时刻从虚空中吸收着能量,壮大空间,并且用多余的能量来壮大金烨的肉身和魂魄,所以对于修炼,金烨是一点也不着急。

    老刘头还是每天都去城里卖菜,只是与以往不同的是,现在卖菜的时候都带着金烨。

    老郑头看见金烨,就冲老刘头问道:“这是你孙子?长得真俊。”

    老刘头苦笑一声:“这孩子是我半路上捡来的。”老刘头见到老郑头露出羡慕和好奇的神色,也不再隐瞒:“老郑头,你也别羡慕我了。”

    老刘头这时叹了一口气:“哎!”继续说着:“别看我有三个儿子,老大,老二,老三,可是自从他们娶了媳妇,哪里还来管我。这些不孝子不盼着我早点死就算是好了,我哪里能够指望他们帮我养老送终呢?以前倒也是罢了,反正都是我一人,死了也是也没有什么放不下的。只是如今我捡到金烨这个小家伙,我要是没了,谁来管他呢?”

    老郑头显然没有想到事情是这样的,一时间也愣住了。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对老刘头道:“我倒是有一个办法,不知道你想听还是不想听。”

    老刘头顿时也是没有反应过来,随即附耳过去,道:“我当如何做才是?”

    老郑头贴着老刘头的耳朵说,你当这般这般,然后再那般那般。

    老刘头听着听着,眼睛渐渐亮了起来,好像放着光的灯泡一般。

    金烨在一旁看得好奇,竖起耳朵想要偷听些什么,可惜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脸的郁闷。

    当天晚上回去后,老刘头就不打算再去卖菜了。老刘头从城里的木匠处定制了一个大木箱子,傍晚的时候偷偷地运回来,一副害怕别人发现的样子。

    金烨在旁边看得好奇,难道这就是那个老郑头的方法吗?可是要一个大木箱做什么?有什么用?难道是吃吗?传说中的吃货据说都是这个样子的。

    可是老刘头也没有理会金烨有没有看懂自己在做什么,或者说老刘头认为金烨太小,什么都不知道,也没有必要和金烨解释什么。于是金烨只好坐在一旁,眼睁睁地看着老刘头忙来忙去。

    只见老刘头将箱子打开,然后往往箱子码上土砖石块,每码上一层都用布条垫上,一层一层,一直将大木箱码的满满的。最后盖上一层布匹,然后老刘头将自己全部的,大半辈子的积蓄二十多两银子给放了上去。

    这一切都做好后,老刘头拍了拍手,松了一口气,似乎是完成了什么了不得的事一般。金烨看得是一头雾水,越看是越不明白老刘头在做什么了。

    老刘头给大木箱上了锁,就出去溜溜达达地走了一圈,这里看看,那里瞧瞧,然后又摇了摇头,似乎是很不满意的样子。最后,当老刘头找到屋后的一片空地时,才忍不住点了点头,摸了摸下巴:“不错,不错,就这里了。”

    金烨看向老刘头说是不错的地方,只见那里是一块空地,隔着几步远的地方就是竹林了,竹林将这块空地包围着,于是这块空地似乎变成了一处隐秘的所在。

    金烨欣赏这眼前的竹林,似乎上一世的老家也有这么一片竹林。眼前的竹林长得很是茂密,一根根竹子长得直挺挺的,粗壮而饱满,一节一节的竹节似乎有着一种独特的韵律。风吹过竹林,“哗哗”的带起一片竹浪,空气中弥漫着一种竹子特有的,淡淡的清香,使人心旷神怡。

    不过老刘头可没有时间管什么竹浪不竹浪的,也没有理会什么清香不清香的,看了一辈子也闻了一辈子了,仿佛是自己的身上都沾染了这种香味,于是也就不觉得这些东西有什么了不得的了。。。。。。。。

    老刘头一晃,人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过了一小会儿,自己有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里里外外算是跑了一个遍。最后金烨才看到老刘头拿了一把铁锹过来了,金烨算是看懂了一点,这是要把大木箱埋到地下。可就是看懂了这一点,金烨就更搞不明白了,银子埋在地下也就罢了,可这个箱子里基本上都是砖石好不好,要藏个几十两银子要费这么大的力?这都快赶上地主老财藏银子了。然道放那么多的砖石是为了增加木箱重量,防止被别人偷去?对,一定是这样,我真是太聪明了。

    老刘头在挖着坑,年岁上来了,挖了没多久就气喘吁吁的,还好,由于老刘头经常干活,还没有太娇气,倒是能够坚持挖完。地上的坑有一米见方大小,比起大木箱也就稍微的大上一圈,正好可以放下木箱。

    只是放木箱的时候问题出现了,这么大的木箱,里面装满了砖石,实在是太重了,老刘头是怎么也推不动,脸上也是憋的通红。

    最后还是老刘头在箱子下面垫了几根竹子,好不容易才一点一点,一毫一毫地将箱子埋进了土坑中。这时候老刘头的单衣已经是湿透了。金烨看着老刘头有点佝偻的背影,觉得这个背影高大了很多,尤其是那满是皱纹的双手,也仿佛是盘绕虬曲的老树一般,充满了一种爆发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