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起源奇缘

作品:《超级作品位面

    一切都要从这里说起:

    卖菜的老刘头,有三个儿子。老大,老二和老三。

    同样在城里卖豆腐的老郑头和老刘头卖菜的位置很接近,渐渐两人就相互熟悉了。

    大半个晌午过去了,老刘头的菜卖的也差不多了,收拾收拾就准备回家。

    老郑头和老刘头半开玩笑道:“今天老刘头你菜卖的挺快呀!这么早就回家了?”

    老刘头边收拾着东西,边道:“那当然是回家了,不然去干嘛?”

    老郑头一脸的羡慕,叹道:“你有三个儿子养着你,回去后可以享受天伦之乐。我呢?家里的老婆子走得早,生的两个女儿也早就嫁人了,如今冷冷清清就我一个人,还有什么盼头回去呢?”。。。。

    老刘头闻言,手却是猛地一顿,然后摇头苦笑,心下暗叹:老郑头啊!你这已经算是好的了,别不知足了。我倒是生了三个儿子,可是自从他们娶了三房媳妇过后,别说是来孝敬我了,心里不想着我早死就算是好的了。

    老刘头冲着老郑头打了一声招呼,挑着胆子回去了。

    可是老郑头的话像一根刺一样,刺在老刘头的心窝上,一路上不由想到:我都是奔六的人了,还有几年好活,只是不知道到时候可还有人为我送终啊!古代人均寿命低,活到六十差不多算是不亏了。

    一直到出了城,老刘头还在考虑这个问题。出城的时候,老刘头对着守城门的两个军爷打了声招呼,天天挑菜来卖,也都算是熟识了。

    城外比起城内的嘈杂,算是安静多了,只是接近中午,太阳要毒辣很多,老刘头挑着担,走了几步,汗水就哗哗地流了下来。

    老刘头顶着太阳走了一段路,只觉得后背火辣辣的,还发着烫,嘴里口干舌燥,心中知道:自己不能再顶着太阳走了,继续走下去,怕是路才到一半,自己就会晕倒在路边了。于是,老刘头找了一棵大树,打算在树下面休息一下,等着一会儿天上的云彩将太阳遮住的时候再走。

    老刘头躺在树下,解开自己的腰绳,敞开自己的胸怀,用手轻轻地扇了扇风,可惜,这儿连风都是热的。没过一会儿,老刘头就坐了起来,实在是土地也发着热,睡在上面,就像是在铁板上烤的一样。

    老刘头无奈,拿过水袋,喝了一口,不知是不是错觉,老刘头觉得这水袋里早上打的井水居然有点烫嘴。老刘头不知怎地,升起一团无名火,将水袋的塞子塞好,然后一扔,这日子没法活了。

    正在这时,老刘头好像是听见了婴孩的哭声,老刘头一愣,随即好笑地摇了摇头,自己这是怎么了,居然出现幻觉了。这大中午的,又在野外,哪里来的婴儿的哭声?

    可是随即老刘头就感觉到了不对,因为这婴儿的哭声不仅没有消失,反而像是在提醒老刘头一般,声音变得更大了。也不再是之前那种断断续续,隐隐约约的,而是很清晰的就在那里。

    老刘头只觉得是上天同情自己,在自己年老的时候,不让自己孤单,送了一个孩子来给自己送终来着。在老刘头的心里,不知不觉就想当然地认为这个婴孩是男孩。

    老刘头有点费力地从地上爬起身,向着婴儿哭声的地方摸去。

    夏天最热的时候,往往不是在大暑天,而是在夏天的末尾,这个时候太阳会变得特别的毒,而且有了大暑天打底,太阳晒了一个夏天,这时候连河水都是热的,实在是躲都没有地方躲。

    在这个郊外的地方,只有一条泥土小路,上面坑坑洼洼,要是一不小心绊倒了,对于年轻人来说是没有什么事,但是对于老刘头这样的问题可就大了。所幸老刘头常年行走在这条路上,对于路上哪里有个坑,哪里有个石头实在是熟的不能再熟了,简直是闭着眼也可以走。。。。

    在泥土小路的两边长着一丛一丛的,一片一片的野草,高的都有半个人高,老刘头一边寻着哭声找着婴孩,一边心里嘀咕,这是什么父母,就算是要扔婴孩也得找一个人多的地方啊!在这野外不是让婴孩去死吗?哪怕不被野兽吃掉,也要给活活饿死。这父母实在是太缺德了。

    终于,老刘头在草丛中发现了婴孩,长得粉嫩粉嫩的,煞是可爱。只是一眼,老刘头就觉得自己喜欢上了这个婴孩。老刘头将婴孩抱起,发现这个婴儿实在是不像因为父母养不起而被遗弃的。

    婴儿长得肉肉的,也有了十个月的大小,一点也没有被饿着的迹象。包裹婴儿的毯子也是丝绸的。老刘头心下暗叹:自己这一辈子还没穿过丝绸呢!这一定是有钱人家的。只是有钱人家怎么会舍得将自己家的孩子丢弃呢?

    在婴儿的脖子上,老刘头发现了一个香囊,也是丝绸的,上面绣着两个字,老刘头也认不得,只好记下形状,明天去城里找个识字的先生问问吧。

    既然想不通,老刘头也不再去想了,只觉得这个婴儿是上天赐给自己的礼物。高兴过后,老刘头心情又低落了下来:自己也是快六十的人了,没有几年好活了。看着被抱在自己怀着的婴儿,老刘头道:“我要如何才可以看到你长大?我死了过后,谁才可以帮我继续养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