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三十四章 令牌世界

作品:《踏天争仙

    方荡本来也想去看看,但转念一想,这个时候正是他好好研究一下那枚四角龙蛇头顶上的晶石的机会,更何况他现在的情况就是应该比较虚弱,若是生龙活虎的未免就有些太过虚假了,凭白惹人怀疑,也就点头称是。

    洪金真人走后,方荡从枣树下站起,回到房间里,此时的方荡的房间已经焕然一新,各种家具装饰全部都是新的,方荡坐在床上,随后将那枚从四角龙蛇头顶上挖下来的晶石取出来。

    这一次,他在四角龙蛇的巢穴之中得到了两样宝贝,一件就是这四角龙蛇的晶石,另外一件则是一件仙器,虽然比不上神器那般了得,但也是元婴真人都不一定能拥有的宝贝。

    这件仙器应该就是那个被四角龙蛇示威般吊起来的只剩下水晶骨骼的元婴真人的宝物,这宝物比不上方荡的弑主剑,但对于方荡来说,也算是一件比较有趣的玩意了,所以方荡并未将其上缴,而是留在了自己手中。

    方荡摆弄了片刻那颗晶石,这晶石比较纯粹,内中基本上存储的都是妖气还有生机之力,方荡从中汲取了部分力量后就贴身收起,随后将那件法宝拿了出来,这件仙器蒙尘日久,再加上不断被那头似蛟龙蛇抽取内中的力量,若不被方荡挖走,用不了多久就将灵性尽失。

    方荡现在正好将其洗炼一番。

    方荡以生机之力不断冲洗这件仙器,仙器上的斑驳锈痕开始逐渐褪去,花了方荡大约一刻钟的时间,这件仙器上的脏污才彻底洗净,经过不断的冲洗,这件仙器也终于显现出他的本来面目。

    这是一枚令牌,令牌上画了一座山,背面则写了一个界字,方荡最初以为是某个门派的令牌,但简单冲洗之后,方荡就知道这东西和黄蛟门的那种令牌完全不是一回事。

    方荡将令牌托在掌心,细细观瞧后,直接投入一道生机之力,轰的一声,方荡周围斗转星移,刹那之间,方荡来到了一座大山的山巅上,从山峰的模样上看,这正是那枚令牌上雕刻的山峰。

    这是进入令牌之中的世界了?

    方荡双目微微眯起,朝着四周观望,远处所见一切尽在云雾之中,方荡能够看到的,其实就只是脚下这座数百米高的大山而已。

    这座山上空空荡荡,到处都是裸露出来的红色石头,几乎可以称之为寸草不生,只有在方荡身侧有一株不知道多少年的老松,枝繁叶茂,松树之下有一个棋盘,棋盘上是下了半局的围棋,在棋盘靠着大树的位置上,有一副晶莹剔透的骸骨。

    方荡微微好奇,这骸骨的主人肯定也是元婴婴士,看这一局未完的棋局,似乎树下的骸骨在等着另外一个人来下棋。

    方荡蹲下来细细观瞧,发现这骸骨的主人应该是一个女子,并且应该身受重伤,骨骼上有诸多老伤,可以想到,这骨骼的主人曾经是元婴真人,但手上之后,修为锐减,或许她是在这山中养伤,顺便等那个拥有这块令牌的人,只可惜,那个拥有这块令牌的人却死在了四角龙蛇的巢穴之中,所以这一局棋终究没能下完,而这位身受重伤的元婴真人,也在等待中耗尽了自己的修为和生机之力,化为一堆枯骨。

    方荡在山巅上观瞧,果然,找到了一座茅庐,这茅庐在半山腰上,旁边是一个干枯的湖泊。

    这里曾经应该是一个相当美丽的地方。

    方荡走进茅庐之中,灰尘布满了房间,内中有床铺桌椅,也有厨房书屋,茅庐虽然不大,但却功能齐全,看得出曾经的主人对这个茅庐的建设用了很大的心思。

    方荡微微闭上眼睛,重构这里的一切。

    这里在过去应该是一个生机盎然的地方,有山上郁郁葱葱的树木,半山腰上则是湖泊水榭,山林之中各种动物奔跑其间。

    一男一女两位元婴婴士,如神仙眷侣一般生活在这个令牌之中的世界里。

    只不过,随着这件法宝上的生机之力被四角龙蛇抽走,这里也就开始变得荒芜起来,最终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

    方荡睁开眼睛,随后将生机之力灌入这一方世界。

    果然随着方荡的生机之力的灌入,这个荒芜的世界开始慢慢重新焕发生机,不知道埋在岩石缝隙之中多久的草种开始生出嫩芽来,天空之中也开始有乌云翻滚,不久就有雨水滴落下来,滋润着这个荒芜的世界,不过,方荡略作施为就停了下来,要想滋润这一方小世界,需要大量的生机之力,方荡现在还真就舍不得为了这个令牌中的世界复出那么多的生机之力。

    毕竟这个小世界对于方荡来说,没什么太大的用处。

    方荡正准备离开这个令牌之中的世界,忽然想起了什么,方荡扭头望向这个小世界。

    随后方荡重新飞回了山峰处,这里有一局残棋还有一副骸骨,外加一株苍翠的松树。

    方荡看着这株松树微微皱眉,这个世界之中的一切都已经枯萎,为何这株松树却依旧保持郁郁葱葱的模样?

    方荡当即来到树下,伸手在树干上轻轻摩挲,随后方荡微微一笑道:“我似乎发现了一个宝藏!”

    方荡说着,伸手一捏那松树树干,将松树整个从地下拔了出来,一根根老根死命抓住泥土岩石,方荡伸手斩断老根,从中跌落出一个小盒子来,这松树之所以能够保持这样的郁郁葱葱的状态,完全是因为这个小盒子在不断的散逸处生机之力。

    方荡将小盒子取走,老树那蓬松翠绿的树冠立时开始变得枯黄起来。

    方荡将老树重新栽入地面,注入一道生机之力,枯萎的老树再次焕发生机。

    而方荡则开始摆弄那个不大不小的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