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八十九章 程序正义

作品:《踏天争仙

    一只手将桌子上面摆放着的一叠照片扫落在地:“我不管你是不是真的杀了八位环战士,我们和环战士不是一个系统,他们的死活我们也不在意,我们现在需要你在一份合同上签个字,然后乖乖的跟我们走,从此之后,没有酒眉头人会再来追究你杀人的事情!”

    说话的是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中年男子,英俊潇洒,带着金丝边的圆形眼镜,一看就是成熟的社会精英。

    此时的他眼中满是戾气,掌控别人生死的戾气。

    少年长叹一口气道:“我准备好了一切证据证明我和那个连环杀手无关,甚至我为了保护别人而险些被那个杀手给杀掉,我还以为你们会搞清楚事情的真相,还我清白,甚至给我一个奖状,嘿嘿,我万物没想到,你们根本不在意究竟谁是凶手,你们只想叫我在这份自愿成为实验体的文件上签字,我不会签字的,我是一个人,不是小白鼠,我不接受你们的这种无理要求!”

    “不接受?啧啧,你终究还是一个学生,你根本不了解成人世界的黑暗,在成年人的世界中,没有不接受这三个字!”

    说着白衣男子伸手拿起遥控器,轻轻一点,一团漆黑的房间角落里亮起了一道画面,画面之中正是老板娘的身影,她在走廊中来回踱步站立不安,焦急的等待着,看得出她已经相当疲惫了,但在她身边就是长条椅子,可以做下来,甚至可以躺下来,她却依旧选择站着。

    “多么叫人敬佩的母亲啊,她现在一定是坐立不安,一天一夜了,她就这样在走廊中来回踱步,任何人走出去她都迫切的上前打听你的情况,啧啧,我要是有这样一个母亲,那该有多好,为了她我什么都愿意做!”

    白大褂男子扫了少年一眼,缓缓开口道:“余洋,你的母亲一直以为你现在在手术治疗之中,你若不想你的母亲变成你的从犯,被驱逐出环世界的话,这张纸就是你唯一的机会!啧啧,说起来你娘正是一个女人成熟有魅力的时候,这样的女人到了孤苦伶仃的到了废墟世界之中,她的下场肯定是非常悲惨的,必死还要悲惨一万倍……”

    叫做余洋的少年闻言呆呆的看着走廊中焦急等待的女子。

    最终少年在摄像机下,眼中含泪,一边说这自己是自愿成为实验体的,一边抓起了笔在合同上签了字。

    白大褂微微一笑,收起了合同,同时关闭了摄像机。

    白大褂走出看守室,站在那里等待着的焦急的老板娘连忙走上前急切的问道:“大夫您好,我的儿子,叫做余洋,您见到他了么?他这么高,头发染成黄色的,耳朵上有一个耳钉。”

    白大褂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个和熙的笑容,扶了扶金边眼镜镜框,露出遗憾的表情道:“很抱歉,你儿子没有能够撑下来!”

    老板娘闻言瞬间崩溃,双膝一软直接跌坐在地上,眼泪止不住的流淌出来。

    “去吧,你还能见你儿子最后一面!你也知道的修仙者的尸体一般都要马上处理掉,不然时间久了会尸变的!”白大褂颇为关切的说道。

    老板娘呼吸困难的艰难的爬起来,冲进了房间。

    房间中,冰冷的床上躺着一具更加冰冷的尸体,正是余洋。

    老板娘捧着余洋的面颊憋了许久终于嗷的一声哭出来……

    白大褂双目微微一眯,伸手掏了掏耳朵道:“别叫她在房间中待太久,这哭声太刺耳了!”

    一旁的一名挺立如标枪般的军人当即称是。

    “还剩下一个更顽固的家伙!那家伙油盐不进啊!”白大褂捏着那份新签署的合同,轻轻敲打着自己的大腿外侧,沉吟着说道。

    那名军人地低声道:“那家伙已经是死刑犯,管他同不同意,直接抓紧实验舱就得了!”

    白大褂却微微皱眉,冷声训斥道:“胡闹,程序是最重要,如果程序乱了,就没有了规则,没有了规则世界就乱了套了!程序很重要,非常重要!”

    白大褂教训了军人几句,随后眉头皱着继续前行,走进电梯,不久后他们来到了一个牢房前,透过牢房的单面窗户,可以看到内中有一个被锁扣住的粗壮男子,男子双目闭着盘膝坐在床上,神情泰然,正是当初叫方荡带一句话进仙界的男子!

    ……

    “这帮家伙就这样放弃了?”方荡等在房间中许久,也没有见人再来邀请他,不禁有些觉得没趣。

    小和尚则半躺在沙发上看美女门的大腿舞。

    “他们给我们吃的是什么毒药?我品尝了许久也没能辨识出来!”法灭忽然扭头问道。

    说到毒物,方荡绝对是行家之中的行家,当即道:“我也是才刚刚琢磨明白,那毒物虽然对我无用,但若是寻常修士吃了下去的话,会对生机之力的感觉变得不敏感,若长期食用的话,估计会慢慢变得无法汲取生机之力,从而彻底丧失修行的可能,变成一个凡人!”

    小和尚闻言打了个哈欠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毒药,原来就是这?说起来要是真有这样的毒药我也应该参与进去,把道家的修士全部放翻了,这样我佛家才能一家独大!”

    方荡皱了皱眉头道:“你是和尚吧?不是披着和尚皮的魔鬼吧?”

    法灭笑道:“正因为我是和尚,所以我才只是说说,如果我不是和尚的话,我现在就去找环世界的那帮老头子和他们寻求合作了!”

    方荡觉得无趣,站起身来,走到落地窗前,朝着外面望去,此时远处的太阳已经冉冉坠下,一道道的红光将大地渲染成了血红的颜色,在这光芒之下,环世界看上去壮魄瑰丽,充满了奇幻色彩。

    电视中大腿美女的歌舞演完了,小和尚关掉电视道:“明天就有十个门派要来仙界招收新的弟子,我觉得这个消息对你有用。”

    方荡闻言点了点头道:“有用。”

    “觉得有用就得帮我吃菜,一会我要弄更多的菜出来!”小和尚摩拳擦掌的道。

    方荡不可理解的问道:“有必要么?吃这么多的东西做什么?你这是浪费!”

    小和尚却摇头道:“你不懂,我跟你说你也不懂,我曾许下弘愿,不能完成目标,我就要从佛的果位上跌落下去。”

    方荡闻言便即不再发问,佛家弘愿事关重大,绝不轻许,一旦立下弘愿,那就事关果位,不能轻忽。

    方荡道:“如果你的菜里面还有那些毒物的话,我倒是愿意帮你分担一点,否则还是算了,你做的菜太难吃了!”

    方荡说完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随后开始修行起来,方荡琢磨着进入仙界,一方面是希望见识一下这个世界的仙界,另外则是希望尽快提升自己的修为,这样才能离开这一块时间碎片。而仙界之中有着充裕的生机之力,对于方荡的修行大有好处。”

    ……

    “司马,我的犯人呢?”烦怒的燕文就像是一头狮子,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桌子后面正是那个一身白大褂的男子。

    男子叫做司马,在环宇塔中地位很高,甚至比燕文还要略微高一点,他虽然只是一个凡人,但却曾经多次参与重大的课题研究,包括燕文身上的甲胄,就有一半是这个叫做司马的男子设计打造出来的。

    司马桌子上的水杯都被燕文拍飞起来,司马伸手按住内中的半杯茶,笑着道:“燕文,你跑我这里来没有用的,你也知道,只要修仙者愿意进入实验室,那么就属于我们研究部的一员了,和你们环战士就已经再无半点关系。”

    说着司马将那份合同拿了出来,随后点开电脑上的一个视频,转过来给燕文看。

    视频上正是余洋捏着笔,低着头述说自己自愿成为实验体的画面。

    燕文却道:“我不看这些,这个叫做余洋的家伙根本就还没有调查清楚,我们现在都不能确定他就是杀了八位环战士的凶手,他怎么可能和你签订卖身合同?你们从我们手中已经搞走了一个修士,我都没有跟你计较,毕竟对方已经是死死囚了,这个叫做余洋的绝对不行,我要先搞清楚杀了八个环战士的家伙是不是他!你把人马上交还给我!”

    “别以为你们实验室的那些卑鄙勾当,你一定是逼迫他,所以他才签字的!”燕文对于实验室的行为早有耳闻,此时一眼就认定了司马用了不光彩的手段。

    司马却一笑道:“燕文,我这边手续齐全,合同契约、视频签字一样不少,所以,这个叫做余洋的修仙者百分百属于我们实验室了,就算你闹到最高层那里,也是我这边有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