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八十七章 一颗卤蛋

作品:《踏天争仙

    “一顿饭就想叫我出手就他的性命?”方荡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奄奄一息马上就要断气的少年。

    老板娘此时也已经认出了方荡就是昨天吃面没有付钱那个生面孔,此时能够救她的儿子的也就只有方荡了,老板娘连忙跪在方荡面前:“求求你救救我的儿子,我对天起誓,用我的命发誓,他虽然一直都在修仙,但他绝对没有杀人,更绝对不会去吃人,我的儿子我最了解!”

    “嘿嘿嘿,天底下的母亲都觉得自己是最了解自己孩子的,实际上呢,他们根本对自己的孩子一无所知,要不然天底下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穷凶极恶的犯罪者了!”

    冯官长冷笑一声说道。

    事关自己儿子的生死,老板娘连忙辩驳道:“我的儿子我绝对了解,天底下没有比他更纯良的人了,他绝对……”

    “绝对?绝对什么?我绝对确认,你的儿子就是一个杀人犯,他杀了我的八位同事,其中一个还是我的侄子,这就是你的好儿子,做的事情!一下杀死他对我来说都先便宜了他!”冯官长的话语之中充满了浓浓的恨意。

    老板娘还要辩驳,方荡此时开口道:“我懒得理会你们之间的对错,杀人也好,吃人也罢,我先把帐结了再说!”

    说着方荡再次将一叠钱递过去。

    老板娘那里肯收钱?钱有什么用?今天这一关过不去,他们娘两全都得死在这里!

    老板娘连忙道:“一顿饭不够,我还有这家店,这家店……这家店……”

    老板娘却说不下去了,刚才的爆炸已经将这家小店内中的一切炸碎,窗户门都炸飞了,家具碗筷荡然无存。

    这是老板娘的全部了,除此之外,她什么都没有。

    方荡眉头微微皱起,随后将一叠钱收起,缓缓道:“我要吃卤蛋!”

    老板娘一愣,显然搞不清楚方荡的意思。

    方荡扭过头看向冯官长,“一颗卤蛋,我帮你教训这家伙一下!嗯,他也就值这么多!”

    “终于你儿子的性命,我不管,他是生是死有这里的法律来判决!”方荡手指一弹,一道生机之力投入少年垂死的身躯之中,少年的呼吸立时变得有力起来,茁壮起来。

    “你在开玩笑吧,你知道你插手的是什么事情么?你可不是那光头和尚,我们或许拿他没有办法,但却不代表我们不能将你抓起来丢去做实验品!”冯官长冷冰冰的面具后传来冷厉的话语。

    方荡微微一笑道:“其实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顺便还能用你换个卤蛋,这笔买卖很合适了!”

    “你疯了?我说过了,我会将你碾成灰烬!”冯官长的声音变得越发低沉。

    而方荡却笑道:“我也说过,我会小心翼翼的,尽量不弄出灰尘来,你该不会以为我说的灰尘是指我自己吧?”

    “小杂鱼!找死!”冯官长何时被修仙者如此挑衅?虽然方荡刚才徒手就接下了他的一道荷电粒子炮的轰击,但冯官长方荡会有多么强大!

    这里是环世界,有神环镇压,就算方荡在外面是SS级别的强者,进入环世界修为都要下跌一半,也就是相当于A级修仙者的程度,而区区的A级修仙者他一个可以打两个!

    酒馆之外传来燕文的叫停声,可惜,这声音还是晚了一步,冯官长已经伸手从背脊上拉出了一把电光刀,朝着方荡劈了过去!

    崭亮的光弧宛若一道闪电,从天而降。

    方荡的嘴角也在光弧照射下弯起了一个漂亮的弧度。

    嘭的一声,冯官长的身躯宛若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去,一飞就是三十多米,咚的一声砸在了柏油马路上,就地翻滚摩擦出一流火花撞碎了花池才在喷泉下停住,喷泉上的撒尿男童的水柱刚好浇在他的脑袋上。

    “啧啧,被神环镇压,多少还是惊起了一些灰尘。”

    方荡微微摇头,随即看向有些呆傻的燕文道:“这小子你带回去,他若犯法你便杀他,但他若没有犯法,你最好立即是放了他。”

    此时的方荡一句话说出来,言出法随,身上的气势滚荡开来,宛若天空吐雷,大地起风,整个房间都在微微颤抖,方荡的每一个字都直入人心。

    燕文收起护住全身的铠甲,一双眼睛之中满是好奇的望向方荡:“你难道真的是SSS级别的修真者?”

    也只有SSS级别的修真者才能在神环镇压之下还能轻松自如。

    方荡自然不会回答这个问题,方荡扭头看向老板娘道:“现在你欠我的一颗卤蛋了!”

    老板娘此时还处于呆滞的状态之中,以为金环环战士的强大,老板娘早就听人说过无数次,他们被称之为是人族的骄傲,是凡人们能够屹立于这片环世界的基础,而现在,那被吹得神乎其神的环战士竟然宛若死狗一般的躺在水池中,动弹不得?

    方荡没有理会呆滞的老板娘,而是选择径直离去。

    数十位环战士数十位警察,就这样目送方荡的离开,不少环战士都看向燕文,如果燕文一声令下,他们拼死也要扑上去,将方荡拦住,他们是真正的战士,他们捍卫整个环世界的安定,他们并不怕死!

    强大的敌人能够叫他们感到震惊,但却绝对吓不倒他们。

    不过燕文最终没有下命令,而是叫了人去将老板娘还有那浑身鲜血的少年带走。

    少年已经完全丧失了抵抗力,很快就被被锁扣住限制修为的铐具,将脊椎骨全部卡死,送上专用的警车朝着环宇塔驶去。

    环宇塔有着许多功能,居住功能是最次要的,一般居住在环宇塔中的都是环世界中身份最崇高的人,只不过,他们都居住在环宇塔下面,并不是不见天日的环宇想当初同分异构塔第一层,而是环宇塔下的防御工事之中,那座工事其实才是整个环世界的核心,被称之为是永不会被摧毁的堡垒,也是人类文明的最后碉堡,内中存储着无数的文档资料,还有数不清的各种动植物的基因图谱,外加精、子卵子,只要这个碉堡不被毁灭,人类就有再来一次的机会,如果这个碉堡被摧毁了,那么人类就将彻底回到蒙昧状态,重新开始原始人的生活。

    除此之外,环宇塔是环世界中的监狱,也是环世界的政府大楼,更是那些需要监视一举一动的修士们的必须的居住场所。

    只要你申请成为修士,那么就要搬到环宇塔中居住,每天都必须早晚两次以血液打卡,证明你依旧还在,接受最严厉的监视,当然环政府会给你修行所需的生机之力,一旦你的修为无法提升不能被仙门收入进入仙界,那么接下来就将被赶出环世界,或者废掉修为。

    方荡没有直接回环宇塔,而是在环世界中继续溜达,他对于这一方由科技主导的世界感到有些新奇,许多东西方荡都要想一想才能明白其中的原理构造。

    相对于修仙文明的简单粗暴,这些科技主导的文明更加精致细腻。

    当方荡回到环宇塔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头顶上巴掌大的天空开始变得昏沉沉的,乌黑的云朵汇聚过来,方荡走进环宇塔的时候,身后落下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这一次进入环宇塔,方荡明显感觉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他踏入环宇塔的一瞬间,方荡就感觉到了一种压迫感。

    这种压迫感来自于大厅之中的人们,来自于无数个摄像头,还有摄像头背后的眼睛,来自于无数紧绷起来的肌肉和紧张起来的精神。

    不过方荡对于这些并不以为意,因为方荡只感觉到了紧张,并未感觉到杀机。

    事实上,这才是正常反应,若方荡走进环宇塔,这里的工作人员却依旧没有任何反应,那才是真正的不对头,方荡就得考虑是不是掉头就走了。

    方荡迈步走在大堂之中,收集了无数若有若无的目光,随后方荡上了电梯回到房间的时候,满屋都是做菜的香气。

    “你该不会一天三顿饭顿顿不落吧?”

    方荡看着那颗忙忙碌碌的秃瓢不由得感慨的问道。

    小和尚法灭从锅中将西兰花倒在盘子中,擦了擦盘子,继续做下一道锅塌豆腐,笑着道:“回来的正好,正好我马上就要吃饭了。”

    方荡看了眼桌子上的食物好奇的道:“怎么比早上的时候多了这么多?”

    小和尚一般都将菜摆满十米大桌,随后就开始吃了,所说的摆满,只是稀疏的摆满,但这一餐却摆得密密麻麻的,碟子碗密集拼凑在一起,有些甚至互相叠压着。

    方荡疑惑的看向小和尚。

    小和尚一脸笑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你既然觉得我的菜好吃,我就多做一点叫你吃个够!”

    方荡额头上冒出几根黑线,“你难道不知道什么叫做客气话么?”

    小和尚扭头看着方荡一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道:“我就知道你在骗我,我做的菜究竟好不好吃,我自己天天吃难道还不清楚?谁叫你乱说话,说了就得帮我吃,就算你交房租了!”

    方荡不屑的道:“我随时可以找到没有房租的地方住,似乎没什么必要非得住在你这里。”

    随后方荡忽然看向这些菜肴,“你该不会在这里面下毒了吧?”

    小和尚闻言立时有些慌张继而变得极为恼怒:“这些菜肴都是生命做成,他们穷尽一生努力生长,汲取阳光还有水分,好不容易成长到了被人们能够食用的地步,我会拿他们来下毒?这简直就是在侮辱我!我不管你早上的时候欺骗我,晚上的时候又侮辱我,你必须对我道歉,你必须吃掉这一桌子菜来对我道歉!”

    方荡原本说下毒不过是随口一说,没想到这个小和尚反应这么大,尤其是那怒气冲冲的掩盖慌张的模样,越发显得其中有鬼。

    方荡原本对这些菜没有兴趣,但要是这些菜中真的下毒了,方荡反倒感兴趣起来。

    方荡坐在椅子上,将一盘烧茄子端在眼前,目光观瞧,鼻端轻嗅,寻找毒的痕迹。

    不过方荡完全没有察觉出内中有毒,方荡当即抓起筷子,夹起一块外皮焦脆的烧茄子,放在口中轻轻嚼动。

    方荡才不怕毒,方荡是毒的祖宗。

    所以,不管这桌子菜中下了什么毒,方荡都完全不惧。

    方荡细细品尝,随后方荡望向小和尚,啧啧道:“你还说出家人不打诳语,你这厮明明就是在这菜中下了毒!”

    小和尚法灭却笑嘻嘻的道:“我没有下毒,我可以以佛之名起誓,但是不是有别人下毒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管做菜来的!”

    小和尚说着,继续翻炒豆腐。

    方荡微微一笑,有了毒药佐餐,这饭菜吃起来别有一番风味,甚至连小和尚糟糕的厨艺都显得微不足道了。

    方荡吃得不亦乐乎,小和尚抄完最后一个菜,擦了擦手做到了桌前,也开始吃了起来。

    方荡看他一眼道:“你不怕被毒死?”

    小和尚不以为意的道:“这个世界上还没有能杀死我的毒药。”

    两人开始大块朵颐,以两人的胃口即便食物再多也能吃个精光。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桌上的碗筷已经一片狼藉。

    这个时候房门被敲响,小和尚笑道:“下毒的人来了!”

    方荡同样一笑,伸手一招,房门自行开启,冯官长猝不及防之下暴露在方荡还有小和尚法灭的视线之中。

    冯官长脸色难看,他先是扫了一眼桌面上,就见杯碗狼藉,桌上的食物都已经吃光了,按理说,这个时候方荡还有那小贼秃都应该变得四肢无力,任人宰割才对,怎么食物吃下去了,他们两个却似乎变得更精神了?

    显然,冯官长是做了一些完全的准备的,他的神情只是略微一慌,随即就恢复如常,迈步走入房间,看着方荡道:“请随我再去做一次生机之力的测定。”

    方荡嘴角挂着一抹笑意,心中却对冯官长身上穿的那套铠甲相当感兴趣。

    这个冯官长竟然没有受伤,可见那套铠甲相当的坚固。

    方荡笑着说道:“冯官长,我没想去被你们随便拉来拉去。”

    冯官长脸上显出一丝为难,如果站在他对面的是一个S级的修士,和他这样说话,冯官长绝对会叫他后悔生下来。

    但现在的方荡说出这句话来得时候,冯官长甚至连一点不满的情绪都没有,如果方荡真的如他们推测那样乃是以为SSS级别的超级存在,那么他们也只能将其好好的供起来,适时劝说对方离开。

    说到底这是一个力量支配的世界,拥有力量就值得拥有礼遇。

    “如果你不想去再次做测试的话,那么就得请你随我去见一个人了。”

    方荡好奇的问道:“什么人?”

    冯官长道:“去了您就知道了,他是我们环世界的创造者之一,他在这座环世界中拥有着类似于环政府最高首领的权限。”

    “所以,你只要想呆在这座环世界中,就必须得征得他的赞同。”

    方荡闻言不由得呵呵一笑,站起身来道:“环世界的创建者之一?光凭这个名号,我也想去看看。”

    冯官长闻言不由得长出一口气,连忙开口道:“既然如此,咱们现在就去吧。”说着就要走出房间。

    方荡却开口道:“不忙,有一件事我必须要搞清楚。”

    冯官长眉头皱起,他心中就知道方荡不是一个好相与的。

    转过身来的时候冯官长脸上的凝重便即消失无踪,笑着道:“什么事情?”

    方荡看了一眼桌子上的狼藉碗筷道:“这饭菜之中的调料是谁下的?”

    冯官长闻言,神情微微一僵,随即大放承认道:“是我下的毒,不过这毒并不致命,只能使得你短暂的昏迷十几分钟的时间。”

    “我想要用这十几分钟来报仇,方荡你那一拳轰中我的胸口,表面上似乎没什么,但我内脏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害,使得我不得不提前退役,方荡你说我该不该找你报仇?”

    冯官长的声音变得嘹亮起来。

    方荡眯着眼睛盯着这位冯官长,随后方荡轻笑一声道:“这个故事不合格,看来你得换一个故事才行。”

    冯官长脸色微微一变,开口道:“方荡,我没有什么故事来讲给你听,你爱信不信,现在你跟我去见那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