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节 天雷勾动地火

作品:《仙都

    第三十节 天雷勾动地火 (第1/1页)

    阴钥一一分派妥当,身躯忽然一僵,如被抽去了意识,只剩下一具空荡荡的躯壳,胯下黑豹察觉异样,低低咆哮几声,见主人无有反应,越发骚动不安。魔气氤氲,光影扭曲,魔女离暗跨出虚空,黑豹浑身毫毛根根倒竖,顿时蔫成了小猫咪,伏在地上不敢起身。

    离暗看了阴钥片刻,缓缓转过身去,却见屠真软绵绵靠在魏十七身上,气息微不可察,五义六谛七偈八颂二十六门小神通,控心第一义,岂是寻常魔功,便是离暗也只懂皮毛,屠真参悟第一义,机缘巧合,从心所欲不逾规,进展之速,连她都感到诧异。

    无有魔功操纵,阴钥便是行尸走肉,离暗将目光投向柯轭牛山鸫之辈,心中暗暗揣测魏十七下一步的谋划。

    这一战,魏十七不惜露出底牌,令离暗屠真由暗转明,现身于众,一来为战事所需,二来有意试探柯轭牛等的心性。二女皆为天魔化身,丝毫不沾染深渊气息,山鸫或许见事不明,柯轭牛年老成精,哪会看不清楚,他故作不知,嬉笑怒骂,安抚下一干魔物,比起那三拳打不出个闷屁的山鸫,行事不知老辣了多少。

    不过有魏十七这等凶人镇场子,幸存的魔物无不俯首服帖,不敢露出丝毫桀骜,柯轭牛等虽是外来者,深渊气息也还看得过去,看在血气的份上,先把便宜吃到肚子里再说。抱着这样的心态,一干魔物还算配合,各自占了一块地盘打扫战场,将散逸的血气一一收起,各凭运气,绝不撕破脸争抢。

    魏十七微微侧过身,宽阔的肩背挡住众人视线,伸手轻轻揽住屠真,张开“一芥洞天”,将她送至参天造化树下。造化树枝叶婆娑,播撒生机,温柔地拂过脸庞,渗入体内,滋养着她的神识。

    不知过了多久,屠真睫毛微颤,慢慢睁开双眼,眼神迷离,似乎做了一个悠长的梦,不愿太快醒来。她发了一阵呆,蜷缩起双腿,小心翼翼靠在树干上,身体松弛

    下来,抿起嘴角,露出惬意的笑容。

    参天造化树投下大片阴影,视野尽头,是钢筋混凝土的森林,影影绰绰,令人不自觉地紧张起来。屠真不愿踏入那座南方的城市,一个人的时候,她只在附近散步歇息,从未离开造化树的阴影。

    参天造化树还是当年那棵参天造化树,一芥洞天却早已不是从前的一芥洞天了。屠真记得清清楚楚,那一年,那一天,鱼龙胜境,镜天幻界,天后姜夜只看了一眼,千刀万剐,洞天崩塌,秦贞一缕残魂,就此灰飞烟灭。愤恨结为种子,深埋在心底,屠真感同身受,忍耐了这许久,终于等到了时机,深渊是一切的起点,当主人回转星域之时,不再是孤身一人,身后将是誓死追随他的魔物大军。

    控心第一义,牵机麾下裨将阴钥,这还远远不够。屠真吐出一口浊气,吸入一缕浓郁的生机,眸中魔纹明灭隐现,三皇六王,诸方之主,彼可取而代之,主人要走的路还很长,她心中那小小的执念,始终未变,她要并肩走在他的身旁,至不济,也要成为他的影子!

    洞天之外,阴钥只是一具无意识的傀儡,洞天之内,屠真孜孜不倦参悟小神通,浑然不觉时光流驰。这一日,她心血来潮,忽然从入定中醒来,长身而起,心中不无期待。数息后,参天造化树垂下十余根枝条,编织出一道门户,屠真毫不犹豫一步跨出,天旋地转,转瞬落于深渊。

    吞象山蛇尾遥遥在望,魏十七负手而立,铁猴孙悟空蹲在高处,抓耳挠腮,百无聊赖,阴钥坐于黑豹背上,纹丝不动,如一具泥塑,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气,四下里一片沉寂,唯有风声呜咽,枝叶婆娑。屠真上前数步,下意识拉住他的衣袖,魏十七回首看了她一眼,道:“吞象山蛇腹尚有三支魔物,首鼠两端,蠢蠢欲动,战事必将再起。”

    屠真心领神会,可以想见,当牵机殒命的消息传到吞象山,听着将信将疑,谁

    都不敢贸然出击,哨骑一波波赶来,柯轭牛等埋下重兵,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将彼辈尽数围杀,偶有漏网之鱼,也逃不过铁猴的石棍。派出去的哨骑一去不复还,久久没有音讯,魔物纵然一时拿不定主意,最后也只得率众冲出吞象山。

    屠真将目光投向群山,等了片刻,心头忽然重重一跳,一缕漆黑的魔焰凭空而作,化作魔女离暗的俏影,她向魏十七微微颔首,轻声道:“牵机麾下三将意见相悖,赤遗自行其是,尽起麾下魔物,直扑蛇尾,邱一貉按兵不动,狐肥落后百里,徐徐而来。”

    话音未落,大地微微震颤,枯枝碎石跳动不息,远处烟尘四起,隆隆脚步声隐约可闻。铁猴长身而起,拄着水云石棍打了个哈欠,故作镇静,眼眸中金光闪动,跃跃欲试。柯轭牛等神情严峻,急令麾下魔物打点起精神,准备接战。

    牵机已灭,这吞象山方圆千里,没有人值得魏十七再出手了,他轻抚屠真的秀发,叮嘱了几句,并没有刻意回避离暗。屠真颔首应允,心念动处,阴钥双眸骤然亮起,大腿一紧,主人沉寂了这么久,终于醒转过来,黑豹腾地窜起,低吼一声,激动万分。

    阴钥纵豹上前,立于众人之前,朝向吞象山,缓缓举起右手,日光照亮了她的身躯,金光熠熠,恍若魔神,千万魔物齐齐握紧手中刀枪,舔了舔嘴唇,露出狰狞之色。这一刻,对血气的渴求压过了犹豫和畏惧,就这么回事,在谁手下不是打生打死,阴将军与阚将军又有什么分别?对他们这些底层的兵卒来说,一切都是浮云,只有血气才实实在在。

    脚步声愈来愈响,愈来愈接近,赤遗麾下前锋已出现在视野中,如洪流般席卷而来。阴钥深吸一口气,将手重重挥下,山鸫举起双拳咚咚捶打着胸脯,一马当先,率领魔物迎上前去,柯轭牛、阎虎、阎狼紧随其后,短短数十息,天雷勾动地火,二军悍然相遇。

    文学馆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