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章 踏上门来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踏着飞剑,翻山越岭,一路之上,所有看到林阳的修士,全都面色大变,瑟瑟发抖,甚至大气都不敢喘息一下,直到林阳身影消失不见。

    “这个杀星,终于离开!”

    有修士擦了擦没有一丝汗水的额头,心有余悸的长长吐出一口浊气。

    在前往西北虎云山的路上,林阳的威名和狠辣,早已经传播出去,几乎将林阳形容成盖世魔头,嗜血如命,引得人人自危。

    不过此刻,林阳根本没有注意下方的事情,甚至,即便注意到下方修士的惊恐,也不会放在心上,因为此刻,他的心思,全在手掌中的一枚令牌上。

    “真是没有想到,胡啸此人,竟然是镇星阁秘密的杀手,所有镇星阁内斗的失败者,全被派往西北虎云山,名义上是执行镇星阁任务,实际上,就是让胡啸帮忙斩杀失败者,而我这次前去虎云山,就是镇星阁中有人命令胡啸斩杀我。”

    林阳手掌把玩着从胡啸储物袋中搜出的令牌,眼眸里闪烁着寒光,冷笑着轻语道:“能够拥有这种秘密联络方式,能够给这种秘密杀手下达命令者,在镇星阁中会是谁,根本不用猜测。”

    话到此处,林阳眼中杀意凛冽。

    几乎随着他的杀意闪现,其身体四周的温度,都似乎带上了杀意,冷彻了几分。

    镇星阁主峰之下的山谷之中,街道纵横,房屋林立,店铺密布,一副闹市的形象,大部分的镇星阁黑衣弟子,都是生活在这里。

    此刻,在一座挂着“紫竹林”三个血色匾额的宅院之中,聚集了大量人员,全部是黄皮肤,东亚人种。

    院落中,人头济济,噪杂的议论声音,如同蜜蜂嗡嗡乱叫一般,不绝于耳。

    同时,在宅院正堂之中,有七八名化气境巅峰汇聚一堂,秦无锋和黄代山的身影,赫然在其中。

    “秦宗师,林护法真的如临渊阁的尚武志所说,已经陨落了吗?您能不能联系上他,确定一下真实的情况?我们紫竹林成立才刚刚一年时间,可不能缺少林护法这位靠山呐。”

    一名胡须发白,化气境巅峰的老者,开口朝着坐在最上首位置,代表了林阳的秦无锋开口问道。

    他的脸上写满了担忧。

    毕竟,紫竹林这个组织是因为林阳而生,他们这些从华国而来,生存在灵界的遗老遗少们,本就是希望能够有个依靠,可以存活下去。

    然而,一旦林阳真的陨落,以灵界生存的残酷性,会有许多落井下石之人,恐怕他的灵界中的生存环境,比之紫竹林成立之前,还要凄惨。

    “郝宗师不要担心,那尚武志只是想要瓦解我们的斗志,瓦解我们的团结之心,他胡说而已,以林护法少年英才,绝世修为,怎么可能陨落。再说,镇星阁也没有发出确切的消息,临渊阁又如何能够知道。”

    秦无锋看了这名老者,沉吟了一下,笑着说道。

    但他的内心,却是有些担忧。

    这段时间,林阳殒命西北的消息甚嚣尘上,在整个镇星阁中都有流传,至于真假,没有人知道。

    “但愿如此吧,不过,临渊阁似乎要对我们紫竹林动手,逼迫我们给他们交保护费,否则,他们就要把我们紫竹林灭掉。可是,我们紫竹林库房之中,早已经空空如也,即便内部弟子的修炼,都成问题,哪里可能经受他们的勒索。所以此事恐怕很急啊,我们该如何应对?”

    郝姓老者听到这话,叹了口气,说道。

    紫竹林是镇星阁中一个新组织,除了林阳之外,再没有其他背景,所以在整个镇星阁中,紫竹林生存在夹缝之中,十分艰难。

    “临渊阁?他们怎么可能有这样的胆子,敢得罪林护法,难道他们不知道林护法的狠辣手段吗?”

    黄代山坐在秦无锋身旁,皱眉冷哼说道。

    “怎么可能不知道。”

    一名坐在椅子上的化气境中年冷笑一声,说道:“可是人家好运,竟然攀上了一名副阁主,虽然这名副阁主在镇星阁中排行末尾,仅仅只有先天巅峰的修为,但毕竟是一名副阁主,身份高贵啊!”

    “可恶,不就是副阁主嘛,难道他敢对我们紫竹林大开杀戒?”

    “我们来自华国,脊柱不能弯曲,若是怕了他们临渊阁,上交了保护费,恐怕从此在镇星阁中,在灵界之中,不能抬起头来。”

    “一定不能交,若是临渊阁敢对我们动手,我们亦是不怕,大不了厮杀一翻。”

    正堂之中,其他几名参与会议者,一个个义愤填膺,撂下狠话。

    一时间,整个房间中,气氛热烈。

    “秦宗师,您代表林护法,这件事您怎么看?”

    郝姓老者看着身周几人的激愤表情,叹了口气,朝着秦无锋问道。

    此话一出,整个房间中一下子寂静,所有目光,都是落在了秦无锋身上。

    立刻,秦无锋感觉压力山大,沉吟了很久,最终,一咬牙,下定决心,猛地抬起头来。

    “我们不能坠了林护法的名头。当初,林护法初入灵界,就敢与杨晓天对抗,敢斩杀万武山于生死擂台之上,豪气干云,何等气魄,我们面对临渊阁的这些黑衣弟子,怎么能够心惧,他们只要敢来,我们就杀!”

    “不错,一定不能坠了林护法的名头,不然,等到林护法回到镇星阁,听到我们懦弱的表现,恐怕会很是不喜,所以我们必须强硬起来。”

    那名化气境中年斩钉截铁的说道。

    其他主事之人,亦是开口,表现出强硬,没有一个人愿意退缩。

    因为在灵界装孙子,他们已经装了几十年,早已经不耐,也不想再装下去。

    “好,此事就此议定,我们紫竹林,绝不会在临渊阁面前妥协,必须挺起脊梁,堂堂正正跟随林护法,在灵界趟出一条血路出来。”

    见到房间中众人一个个表态,秦无锋面色坚毅,猛地从椅子上站起,一锤定音说道。

    几乎就在他的话音刚落,一名黑衣弟子面色慌张,快速冲进正堂之中,朝着众人拱手抱拳:

    “各位主事,那临渊阁的尚武志带着大量人员,包围了这里。”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