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8章 二位爷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不好,这小子要杀我们。”

    “他不仅是先天中期,更是能够斩杀先天后期的尤长老,那么我们这些先天之下,必定不是对手,若是不逃,今天必死在此地。”

    “你们不逃,我逃。”

    看到林阳扭头看来,所有千行宗黑衣弟子,全都心中一凛,感受到令人窒息的生死危机,他们焦急之中,互相低声询问。

    突然,一名黑衣青年怒吼一声,身体一转,化作一道黑光,朝着山林远处掠动而去。

    这名青年的行动,宛若连锁反应一般,五十多名黑衣弟子,全都行动起来,朝着各个方向,化作五十多道洪流,闪掠而去。

    如此多人的逃遁,若是其他人,恐怕就束手无策,即便能够追杀,也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但是林阳,拥有金丹巅峰的神魂之力,早已经在五十多名黑衣弟子身上,留下了灵魂印记。

    所以,这些黑衣弟子,想要逃遁,只是痴心妄想。

    凄厉的惨嚎之声,在黑夜的山林中,此起彼伏,久久不断。

    终于,一个时辰之后,林阳脚步走出横断山谷,脸色虽然苍白无血,但是身体上,却是气血旺盛,散发着强烈的能量波动。

    吞噬了尤兵和千冷泉的修为,又炼化了五十多名黑衣弟子,他体内的气血,已经充盈的四溢。

    “找一处地方,炼化之后,再启程。”

    看了眼四周环境,林阳深吸口气,找准一个方向,身体猛地掠动,疾速而去。

    十天之后。

    炼化了体内全部能量,他继续朝着西北方向,在山林里闪掠,速度极快,一日千里。

    一路之上,历经三个月时间,他又遇到了几波截杀,但是这几波截杀,出动的却不是镇星阁的护法、长老,而是沿途的小门小派,甚至还有一个中型门派。

    不过,这些门派,无一例外,全部成了林阳修为增长的肥料,使得林阳在到达西北之地,出现在虎云山范围之后,修为达到了先天中期巅峰。

    虎云山下,虎仙镇。

    林阳在山脚下,一座靠山的小酒馆里,点了几碟小吃,要了一壶老酒,靠着窗户,边吃边喝,并不时抬头,看向虎云山上,他在思考。

    “我如今的修为,已经达到先天中期巅峰,只差一步,就可以突破先天中期,达到先天后期,一旦成就先天后期,苍星七步,就可完全发挥出第三步的威力,即便是先天巅峰,也可斩杀。

    而且,虎云山地处灵界西北,应了那句话,天高皇帝远,拖欠镇星阁的上供,已经好几年时间,历年来此催收之修,都是无功而返,甚至半路被杀,所以,虎云山,不能这么着急登上去。”

    轻轻抿了一口老酒,林阳眼睛轻轻眯着,神思飘飞,在考虑着对策。

    “一路而来,斩杀杨晓天、尤兵,以及一些小门小派,掠夺他们所藏,如今我的储物袋中,拥有足够多的药材,足够多的炼器材料,甚至一些,还属于珍品,那么,就在虎云山下,寻找一处所在,突破先天中期,再将龙鳞剑炼制一翻,做好准备,再上虎云山。”

    放下手中的酒杯,林阳做出决定。

    却在这时,他猛地一抬头,凝目朝着酒馆门口看去。

    赫然看到,有两名修士装扮的青年,走入酒馆之中,鹰眼环视,四处打量,忽然目光,落在林阳的身上,他们二人,径直来到林阳面前。

    这样的一幕,引起酒馆内所有人的注意。

    立刻,所有人屏气凝神,不敢发出一声,似乎对于这两名青年修士,有着深深的忌惮。

    “外地人?”

    其中一名络腮胡子的青年,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朝着林阳问道。

    “不错,有什么贵干?”

    林阳眼皮都没抬,伸手抓住酒壶,轻轻倾斜,朝着酒杯里倒满一杯,端起来时,淡淡说道。

    “你是修士?”

    另一名无须青年,看到林阳的做派,眉头一皱,眼中露出愠怒之色。

    眼前此子,太托大了,竟敢如此对他们无礼,难道不知道他们代表的什么吗?

    “是修士,又怎样,不是修士,又能怎样?”

    林阳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重重放在面前桌子上,冷哼道。

    此二人连续问出他两个问题,但是对于他的反问,却丝毫不予理会,真是好张狂!

    “是修士,跟我们走一趟!”

    络腮胡子怒声喝道。

    对于林阳的态度,他根本无法忍受,若是林阳再敢废话,他恐怕要爆发。

    “滚。”

    林阳眼眸一斜,冷哼出声。

    一个“滚”字,传入两名青年修士的耳中,直接让得他们二人,面色阴沉,眼眸之中露出杀意。

    立刻,络腮胡子青年狞笑一声,手掌猛地抬起,直接搭在林阳的肩膀上,五指猛地弯曲,狠狠扣在林阳的肩膀,十分用力,似要刺入林阳皮肤之内。

    “给老子走。”

    以为擒拿到林阳,络腮胡子青年脸上狞笑更甚,爆喝一声,便是猛地用力,欲要把林阳从椅子上拽起,提溜出去。

    然而,片刻后,他却是面色一怔,眼中露出震惊之色,竟然发现,他施展出的巨力,宛若石沉大海一般,根本没有发挥丝毫作用。

    林阳依然坐在椅子上,突然,肩膀一抖,一股巨大力量轰然传出。

    立刻,络腮胡子青年面色大变,感觉手掌中抓的不是林阳肩膀,而是一根风雨飘摇中桅杆,瞬间,他就有种抓不住的感觉。

    然后,身体就飞了出去。

    砰!

    重重砸在地上,剧烈的疼痛,从后背传来,络腮胡子青年才明白,自己被林阳给摔了。

    “小子,你找死。”

    他怒吼一声,从地上站起,就要再度朝着林阳冲去。

    却在这时,酒店小二惊恐大叫着跑来。

    “爷,二位爷,消消气,消消气,这是个外乡人,不懂得规矩,不知道您二位的背景,我来告诉他,让他知道知道,您二位不好惹,不然,您二位打了他也白打不是。”

    店小二朝着络腮胡子青年二人点头哈腰,说出的话语,如沐春风。

    本章完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