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章 一场盛事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然而,与尤兵二人所想天壤之别。

    环绕在玉床四周,潺潺流动的灵泉水中,滔滔不绝的灵气,如同飞蛾扑火,朝着盘坐在玉床之,浑身黑洞漩涡密布的林阳,涌动而去。

    而林阳的修为,以可以感知的速度,缓慢提升。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

    平时人迹寥寥的生死殿前,破天荒的,聚集了大量人员,有镇星阁长老,有镇星阁护法,有镇星阁普通弟子,各色衣衫,摩肩接踵。

    而生死殿特意开设的赌生死的一个盘口,更是人头汹涌,推挤不动。

    “三百培元丹,压万武山护法胜利。”

    “一颗中品灵石,压万武山护法胜!”

    “十万培元丹,压万护法胜。”

    一个个镇星阁弟子,手中抓着玉瓶、储物袋,大声呼喊,争抢着下注。

    没有一个人压林阳获胜。

    “呵呵,我万武山先天中期巅峰的修为,斩杀区区一个刚踏入先天的毛头小子,定然手到擒来,只是可惜,我不能下注买自己赢,白白浪费了大好机会,让这些混蛋,占了大便宜。”

    “地”字擂台,建造的古朴厚重,擂台表面,雕刻着繁复的阵纹,四角竖着金色铜柱,均有一条盘龙雕刻,盘旋在铜柱表面。

    万武山负手而立,站在擂台之,眼眸轻轻扫过争先恐后下注的人群,嘴角不由一撇,心中有着十分的惋惜,按照规矩,他身为打擂之人,不能下注。

    随着太阳升空,时间推移,越来越多的镇星阁弟子,汇聚此地,人头黑压压一片,把整个生死殿殿前广场的所有空间,全都给占据了。

    期间,孙寅来了,杨乐来了。

    尤兵、卫科也都来了。

    他们看到如赶集一般的场面,全都吃了一惊。

    但是想到这是十年以来,第一次先天境界的生死擂台,就释怀了。

    日三竿,林阳还未到。

    “怎么回事?那个叫林阳的小子,还没有出现,难道他因为害怕,已经潜逃了吗?”

    有人看了一眼太阳,不耐烦的低吼道。

    “绝不可能潜逃,若是潜逃,他将得到的惩罚,就不仅仅是死亡那么简单了。按照生死殿的规矩,只要生死擂台逃走,抽出灵魂,用灵火万世灼烧,在生死殿的鬼蜮之中,可是有不少的例子还在。”

    一名青年弟子,嘴角冷笑,回应刚才那人。

    “呵呵,可惜了,身为一个护法,好不容易晋级先天,却要就此陨落,这就是没有背景的下场,若是有背景,有人脉,在长辈的调和之下,私下达成谅解,就不会有这种生死场面了。”

    “没有背景,没有人脉,还不知道夹着尾巴做人,活该今天必死。”

    “这就是很好的榜样,想必那些从世俗界而来的杂碎们,今天之后,就知道如此在镇星阁中生存了吧。”

    更多的镇星阁弟子,七嘴八舌。

    而在此时。

    生死殿二楼,面朝天、地、人三座擂台方向,摆放着多把古色古香、花纹繁复的木椅。

    这些木椅,都是为镇星阁高层所准备,不管这些高层是否来此观看生死擂,都有他们的位置。

    “咻!”

    天空中,忽然有一道残影,横贯天空,疾射而来。

    立刻,许多镇星阁弟子抬头有所感应,抬起头来,朝着那飞来之人看去。

    能够在生死殿这里凌空飞行,只有镇星阁高层,才有此权利,想必,这就是一位高层。

    然而,此人速度太快,修为低浅之人,根本无法看清此人的真正模样。

    不过片刻后,此人射入生死殿二楼,现出身影。

    赫然是常清风。

    “竟然惊动了常副阁主。”

    “据说,那林阳就是常副阁主带入镇星阁的,莫非,那林阳与常副阁主有关系。”

    “还听说,当初在升仙试炼中,万护法眼看就要将那林阳毙于掌下,是千钧一发之际,常副阁主救下。”

    看到常清风出现,各路小道消息,甚嚣尘。

    顿时,站在人群之中的尤兵、卫科,对于林阳的了解,有些立体起来。

    但是,随着了解越深,他们越是嗤之以鼻。

    “我还以为此子有什么特殊之处,没想到是下界之人,而且刚刚踏足先天,想必资质是不错,在下界也是天才一般人物,所以就难免自傲,但是他根本不知道,在灵界,天才遍地走,哪容他猖狂。”

    尤兵勾着嘴角,嘲讽说道。

    “呵呵,必死之人,我们只当是修炼之余,凑个热闹。尤兄,要不要也下个注?”

    卫科在尤兵的肩膀拍了拍,随意的说道。

    “嗯,也好,五十万培元丹,买万武山吧,那林阳小子,必死无疑,谁下注在他身,谁亏死。”

    尤兵点了点头,傲然说道。

    “我感觉,没有人会脑袋被驴踢,买那个林阳吧。”

    卫科笑道。

    几乎在他话音落下,太空之中,再是一道身影掠空而来,直接射入生死殿二楼。

    镇星阁阁主孔舟。

    “阁主竟然也被惊动,真是没有想到。”

    “看来这场生死擂台,有些别样的意味啊。”

    “不说还想不起来,那万武山乃是阁主的嫡系,而那林阳,却是常副阁主带进镇星阁,莫非,这是两位阁主之间的斗法?”

    看到孔舟,许多镇星阁弟子精神一震,互相对视一眼,想到了更甚之处。

    “常副阁主,这个林阳,是你带进镇星阁的吧,似乎听说,他是星主指定的护法?”

    踏入生死殿二楼,看到站在二楼边缘,负手而立,俯视下方的常清风,孔舟嘴角轻轻一笑,似乎很是随意的问道。

    但他的内心,却是凝重。

    若林阳真是星主看中之人,事情就复杂了。

    “哦?此事阁主不知道吗?我还以为阁主乃是星主心腹,星主必定会将此事告知,既然星主没有告诉阁主,那么我常清风,自然不敢忤逆星主的意思,哪敢多说。”

    常清风回头,看了眼孔舟,淡淡一笑,说道。

    “你好,很好,既然你不说,那么我也不想知道,等到今天擂台之,林阳横尸之时,就是不知道你常清风,如何向星主交代,哼”

    听到此话,孔舟双目欲裂,死死盯着常清风的面孔,咬牙切齿的试探。

    然而,话出口后,常清风竟无丝毫的表情变化,无法捕捉到丝毫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