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章 护法堂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生死擂台?”

    林阳眼眸轻轻眯起,嘴角慢慢勾起冷笑,心中暗暗决定,万武山死亡之地,就在生死擂台。

    不过,在这之前,他还需要做一些准备,把先天境界彻底稳定,并炼制一件趁手的法宝,因为鱼肠飞剑已经完全崩碎。

    于是接下来的路程,林阳带着秦无锋二人,默不作声,跟在常清风身后,来到一处开阔的山谷。

    山谷入口之处,有一块巨石,银钩铁画的写着“镇星阁”三个血红大字。

    “林护法,镇星阁到了,在镇星阁之中,非长老、护法以上弟子,不允许高空飞行,你是新晋护法,自然不在此列,我们直接去往镇星阁主峰的护法堂,在那里,你将领取你的令牌、衣物、洞府。”

    来到山谷入口上空,常清风踏剑飞驰的速度,慢下来许多,朝着林阳介绍一些镇星阁的规矩,其实更多是说给林阳身后的秦无锋二人。

    “多谢常阁主提醒。”

    林阳点了点头,朝着常清风抱了抱拳,然后带着秦无锋二人,跟随着常清风,从广阔的山谷上空,横空而过,立刻引起下方镇星阁普通弟子的注意。

    “快看,常副阁主带了人回来,穿着黑色奴仆长衫,难道是常副阁主新找的仆从?”

    “若是我能够成为常副阁主的仆从,该有多好!”

    “不知道是谁,有这么大的运气,真是令人羡慕,要知道,星阁主峰拥有整个灵界排行第二的灵脉,一旦居住在星阁主峰,将会获得巨大的好处。”

    ……

    许多弟子仰望天空,目送着林阳等人朝着正对山谷入口的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飞驰而去。

    转瞬之后,林阳几人身影,便是成为几颗细小黑点,消失在视线之中。

    星阁主峰,虽然是山峰,但体积浩大,如同一头猛虎,匍匐在大地之上,而山峰,就是猛虎的头颅,虎身是蜿蜒的山脉。

    整个星阁主峰,给人以浩大威严之感。

    在主峰之上,亭台楼阁密布,弟子穿梭其间,看起来一派祥和景象。

    “林护法,我们下去吧,在星阁主峰之中,不许任何弟子凌空飞行,即便是副阁主,也不行。”

    常清风忽然开口,大袖一甩,把脚下的飞剑收入储物袋中,凌空踏落而下。

    林阳见此,没有多说,跟随在后,身体一晃,带着秦无锋二人踏落在山脚下的一条小道之上,手掌一挥,收去笼罩在秦无锋二人身上的先天灵力。

    “走,我们去护法堂。”

    轻轻瞥了一眼落地的林阳,常清风没有丝毫停顿,直接抬起脚步,朝着半山腰而去。

    半山腰处,有一座殿宇,气派辉煌,进出之人来来去去,看起来十分繁忙。

    殿宇门楣之上,挂着“护法堂”的匾额。

    “副阁主!”

    “副阁主!”

    ……

    一路之上,遇到许多镇星阁弟子,看到常清风,均是停止脚步,站立一边,躬身抱拳行礼,看起来十分恭敬。

    在常清风走过之后,这些弟子脑袋偏转,目光落在林阳三人身上,眼中露出好奇之色。

    林阳三人,身上的黑色长衫,无不表明,这是三个最是低贱的仆役,连镇星阁的普通弟子都不如,更比不上他们这些护法、长老的童子地位。

    要知道,在镇星阁主峰,并不是所有弟子都是护法、长老,还有一些护法、长老招收的童子,负责处理长老护法的日常杂事。

    这些童子的地位,比之山谷中的普通弟子,要高出许多,而且在修炼资源上面,因为是接近长老、护法的亲近之人,资源也有所倾斜。

    不然,也不会有许多山谷中的许多普通弟子羡慕秦无锋二人。

    跟随常清风踏入护法堂大殿之中,立刻,一名身穿青色长袍,留着八字胡,眼睛细小的中年男子,从大殿之中快速走出,来到常清风的面前。

    “常阁主,您怎么亲自来了?有什么事情,传唤一声,让属下前去拜见,怎敢劳烦您的大驾。”

    八字胡中年躬身抱拳,脸上露出讨好之色。

    话落之后,他目光轻轻一转,不着痕迹一般,在林阳三人身上扫了一眼,最后,目光在林阳身上稍稍停顿,便是收了回去。

    “孙寅,这位是护法堂新晋的林护法,你帮他把应该走的手续办了,顺便带他领取衣物、洞府、令牌等各种物事,明白吗?”

    常清风看了眼八字胡中年,淡淡说道。

    此话一出,八字胡中年连连称是,保证一定尽职尽责,安排好林阳。

    见此,常清风点了点头,转身和林阳说了几句场面话,便是离去。

    “林护法是吧,真没有想到,你竟然如此年少,也正应了那句话,年少有为。”

    孙寅看到常清风离去,消失不见,便是转脸,朝着林阳笑面说道:“既然入了护法堂,那么从今以后,我们就是同僚的关系,还请多多指教。”

    “孙护法客气了。”

    林阳目光一眨,深深看了一眼孙寅一眼。

    刚刚孙寅不动声色的扫视,让他感觉出一些异样,但说不上来,不由淡淡回道:“还请带我走一下程序,也好早些适应星阁生活。”

    “好,理当如此,请随我进入大殿之内。”

    孙寅抬手间,朝着林阳请道。

    话落之后,竟是转身,带头走入大殿。

    林阳见此,露出沉默,没有多言,抬步间,跟随着走入护法堂大殿之中。

    在护法堂大殿之内,犹如世俗界中的公司,有一处宽阔的区域,以一定的规律,摆放着各种古朴坐具,看起来像是护法聚会的地方。

    而在四周,却是有着一个个房间,上面挂着门牌,是办理各种日常事务的地方。

    “魏婴。”

    孙寅走入殿内,朝着四周扫了一眼,立刻叫住一名青年男子,抬手招了招,让之过来。

    “管事大人,您叫我?”

    名叫魏婴的青年,来到孙寅面前,恭敬的弯腰,等候孙寅发话。

    “这是新晋的林护法,你来见过。”

    孙寅指了指林阳。

    “是,魏婴见过林护法。”

    听到孙寅的话,魏婴眼睛里露出一抹惊诧之色。

    从来没有见过身穿黑衣的护法。

    不过,他还是连忙,朝着林阳恭敬见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