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 臭男人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刘茹看到这一幕,再也忍不住了,再也承受不了,猛地抬手抹了抹眼角,转身走向房门,猛地拉开,沿着楼梯,向楼下而去。

    “好了,这么大的人了,跪什么跪,站起来,跟我走。”

    出现在林育群面前,刘茹言语生冷,气恼的说道。

    但是那话中,却是满含着感情。

    话落后,刘茹转身,朝着楼上走去。

    “小茹。”

    林育群听到这话,猛地抬头,能够借着月光看到,有几滴洗脚水顺着他的脸颊,缓缓滴落。

    他脸色大喜,连忙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渍,不管恶臭,从地上站起了起来。

    看着前行的刘茹,连忙跟上。

    不远处的林威见此,嘴角淡淡一笑,亦是跟随着林育群,上了楼去。

    “去浴室清洗一下去,那里面有小阳的浴袍,你先临时穿上。”

    走进家中房门,刘茹一脸冰冷,朝着身后的林育群说了一句,便是抬步走到沙旁,坐进沙里,不再出一声,甚至,都没有正眼看林育群一眼。

    但是,林育群已经激动的浑身颤抖,面色潮红。

    他感觉,刘茹能够让他踏进家门,能够让他去浴室清晰身上的污渍,那就起码说明,在刘茹心中,依然记着曾经的感情,他林育群还有机会挽回。

    “好,好,我马上去洗一洗。”

    林育群连忙说道。

    然后回头,朝着林威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就是转身,一声不吭,朝着浴室走去。

    整个房间之中,变得寂静无声。

    “刘茹女士,其实,您错怪育群了,他当年的做法,不是要抛弃你们娘俩,而是保护你们娘俩啊!”

    林威自然懂得林育群那一眼的意思。

    所以此刻,看到林育群走入浴室,他便是开口,朝着刘茹说道。

    “呵呵!”

    刘茹冷笑。

    “可能刘女士您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当初,老爷子拿你的生命威胁育群,他若是不娶周燕珍,你的性命,就要断绝,为了你能够活下去,他不得不妥协,而且,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暗中保护着你们,要不然,你和林阳早已经被周燕珍那个贱人杀害了。”

    看到刘茹冷淡模样,林威摇了摇头,知道刘茹一时之间,不可能接受。

    不过,他相信,刘茹肯定能理解。

    “周燕珍?就是那个所谓剑道宗师周康剑的女儿?”

    刘茹忽然抬头,朝着林威看去,冷漠说道。

    现如今,凭借雅美的财力,凭借林阳的修为,京城林家、周康剑,都可以等闲视之。

    “不错,就是她。”

    林威点了点头,解释道:“周康剑乃是华国少有的剑道天才,在剑道上的成就,非常不凡,已经站在了华国的最巅峰,而且他的修为极度恐怖。

    不过如今,他正在闭关,恐怕出关后,世间更是少有人能敌,即便是华国武道第一人秦无锋,也不一定能够力压周康剑了。”

    “那你们如今找我,恐怕是看上了雅美的实力,看到了林阳的实力吧?难道你们林家,想要把我们吞并吗?”

    刘茹冷笑。

    十八年都没有找来,却是在这时找来,很明显的,现如今的她和林阳,不管是身份,还是地位,都与十八年前有了巨变。

    “刘茹女士,不可否认,您和林阳如今的身份地位都已经不同,而正是因为这个不同,所以育群才敢和你们接触,才敢生出接你们回林家的想法,不然,你感觉以周燕珍的恶毒,能够容下你们母子吗?”

    “好了,不要说了,这些事情,我不想听。等他洗好之后,你们立刻离开我的家。我们母子的仇,我们自然会报,我们母子的公道,我们自然会讨回,你们林家就等着吧,我们京城见。”

    刘茹抬起手掌,摆了摆手,制止林威继续说下去。

    如今林阳正在闭关,等到林阳出关之日,就是前往京城之时,那周燕珍,那林轻阳,那所有当年暗害他们的人,一个都不放过。

    “好吧。”

    见到刘茹这样,林威犹豫了一下,便是点了点头,不再多说。

    毕竟,刘茹和林育群之间是十八年的纠葛,不可能因为一两句话,就能够抛开前嫌,和好如初,这需要时间,大量的时间。

    半个小时后,林育群裹着浴袍,从浴室之中走出,朝着林威看了一眼,便是凭借着多年经验,知道林威与刘茹的沟通,没有丝毫的结果。

    但是,他没有气馁,来到刘茹面前:“小茹。”

    “闭嘴,这两个字也是你能叫的。既然已经洗好,现在就立刻离开这里,我不想见到你。”

    刘茹冷哼。

    “好吧,那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林育群看着刘茹冰冷的面孔,心中叹了口气,说出此话之后,就是转身,穿着浴袍与林威一起,走出了房门,踏入黑暗之中。

    整个房间,再度恢复寂静。

    刘茹坐在沙里,久久没有动作,就那么静静坐着、想着、哭着。

    直到晚上十点,她才一抹眼睛,从沙上站起,甩掉脚上的高跟鞋,光着细嫩白皙的脚掌,走进浴室之中,打算洗漱一下。

    却在走入浴室的瞬间,她整个人都定住了,眼睛看向浴室的晾衣架上,久久不能移开。

    在衣架上面,放着一套衣服,朴素的样式,散着淡淡脚臭味道。

    正是林育群洗澡换下来的衣服。

    “臭男人,臭男人。”

    刘茹怒哼一声,抬起手掌,一把抓住林育群的衣服,就要甩手扔出浴室。

    然而,抬起的手臂,却是没有落下。

    片刻之后,她垂下手臂,把手中的衣服,狠狠的扔进浴室的一只洗衣盆中。

    然后,两眼含泪,朝着洗衣盆中注入大量的清水,倒入洗衣液,不自觉使上了修为力量,咬牙切齿,用力的揉搓、揉搓

    “刺啦!”

    一道撕裂声音,在某一刻,忽然从刘茹的双手之间响起,在这狭小的浴室空间中,显得极为清晰。

    刘茹咬牙切齿的脸上,猛地一怔,低头看去,现林育群上衣后背的位置,已经被她的一双手掌,揉搓出一道长长的口子。